122尾声(NP结局)【正文完】

狼窝(NP肉监狱)_御宅屋 作者:拦春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白芷做了一个梦。

    她孤身一人,在空茫茫的白雾中行走,走着走着,忽然一脚踩空。

    从上万米的高空,无休止地跌向深不见底的深渊。

    风声在耳边呼啸,风刃划破她的肌肤,灌进她的五脏六腑。

    失重,眩晕,坠落,绝望。

    她原以为自己会被摔碎……

    谁知最后包裹住她的,却是一片湛蓝温柔的大海。

    咕噜噜的水声、气泡声,纷乱嘈杂,像是许多人在低语。

    太吵了……

    她眼皮动了动,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醒来。

    “醒了。”狄青的嗓音,贴着她的耳垂轻微震动。

    “嗯……外边好吵……”她睡眼惺忪,往他怀里蹭了蹭,还想继续睡。

    昨晚和狄青玩得太晚了,他把她捆缚在床头,用一根细细的鞭子,玩得她哭着求饶,到大半夜才给她。

    现在,他的大手爱怜地抚摸她赤裸光滑的背,动作温柔而缱绻。

    “累就再睡会,让他们等着去。”

    “谁呀,大清早的……”她不满咕哝,重新合上眼睛。

    忽然又睁开了眼睛:“等等,谁‘们’?”

    狄青眼里带上一抹笑意,轻声说:“他‘们’都来了,七个人。”

    白芷瞬间清醒,不知所措地咬紧了嘴唇:“今天、今天不是你的吗?”

    他们一起来了?

    上次同时面对他们几个,还是在医院里,九个人莫名其妙地聚在一起,度过了淫乱无比的一夜。

    导致现在只要他们同时出现,她就觉得心里发虚。

    “所以他们得等着。”狄青说。

    她有些心惊胆战,扁了扁嘴唇,开始抱着他软声撒娇:“怎么回事嘛,我要和你一起,才不想见他们,我今天都不要出房间了……”

    “你确定?”狄青眼里闪过意味不明的情绪。

    “我确定!”她用力点头,闭上眼睛,头埋进他胸膛,就要接着睡过去。

    “不、不要了!我出去!”半小时后,她有些后悔了。

    狄青喘着粗气,抖动着性器,射在她两团被抓红的奶子上,又抹下白浊的精水,蹭进她的嫩唇里。

    “清理干净,穿严实点,嗯?”

    “哼!”她被逼着咽下嘴里的淫液,软软地轻哼一声,偏过头去。

    她怀疑他们串通好了,要做点什么。

    她要小心,不能进了他们的圈套。

    白芷踏出房门的时候,看见宽敞明亮的客厅坐满了人。

    七道目光瞬间汇集到她身上。

    如果这些目光是聚光灯,那她恐怕已经被烧成焦炭了……

    她轻轻抖了一下,悄悄后退了半步,声音发颤:

    “你们怎么都在……?”

    “等你呀。”项琛正窝在沙发里,手上抱着一台switch,伸长了脖子,眼神雀跃地看着她。

    “阿芷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白钧温柔道。

    “今天?”她偏头努力地想,没有想出来。

    周末?还是什么节日纪念日?

    或者是某人的生日?

    不对呀,他们的生日,她都记得,不是今天……

    她掰着手指,皱眉苦思。

    一双手从她背后伸出来,环住她的腰,坚硬的下巴搭上她脖颈,利齿啃上她的耳垂,轻轻扯弄。

    她的背紧贴着他坚硬的胸膛,热乎乎的气息从背心涌了过来。

    她红了脸,推推他的手臂:“李枭……”

    “嗯哼。”他开始舔吻她的脸颊。

    赵子勋挑着眉,按捺住把李枭扔出去的冲动,拉过白芷的手:“来,坐我旁边。”

    她边过去边说:“还能有什么日子,总不会是结婚纪念日吧?”

    话一出口,在座的人脸黑了一半。

    只有叶晓笑了:“不是哦……这你都能记混?不是今天。”

    顾泽挑眉,摊了摊手:“好吧,今天什么日子也不是,只是刚好大家都在,散了吧。”

    她才不信他的话。

    一定有什么阴谋。

    怀疑的目光扫了所有人一圈,最后落在一直捂着自己的嘴不说话的陆野身上。

    “野哥!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我知道你肯定不忍心骗我的!”她可怜兮兮地看向陆野。

    其他人的目光压迫下,陆野放下双手,呼了一口气,咧嘴一笑,坦然道:

    “今天是你结婚的日子!”

    “?”

    海浪拍打着浅滩。

    湛蓝广阔的天际,偶尔有海鸥滑翔,尖啸着俯冲而下,叼走浅海的鱼。

    这是一场没有宾客的婚礼。头发花白的神父呆立在邮轮的甲板上,看着面前的一排新人,抹了抹额头的汗水。

    他活了大半辈子,主持过五花八门的婚礼,见过无数稀奇古怪的新人,有新娘推着新郎的轮椅举行仪式的,有新娘比新郎大五十多岁的,甚至主持过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秘密婚礼……

    却没见过这样,一个女人和八个男人……

    这也太多了吧?

    而且,这八个男人,除去那个年纪最小的,其他人看起来都一副不好惹的样子。

    尤其是那个肤色青白、面无表情的瘦高个儿,还有那个戴着眼镜、笑容阴恻恻的男人……

    再看中间这个柔柔弱弱的新娘……漂亮是漂亮,可是,身子这么弱……

    怎么受得住?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到了该他说话的环节,神父还是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但被几个男人同时瞪了一眼,恐惧和职业本能作祟,他的嘴巴下意识地开始往外冒词。

    婚礼总算是顺利进行下去。

    很快,就到了婚礼誓词的环节。

    “几位新郎想对新娘说些什么?”

    白芷的耳朵悄悄竖起来,拿着捧花的手臂轻颤了一下。

    白钧看着白芷,温柔一笑,捏着一个话筒,缓缓道:

    “亲爱的阿芷,我的妹妹。

    “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见到你之后的整整一年里,我日夜盼望着这一天,却以为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实现。

    “从遇见你开始,我总是会无意识地开始思考,用什么方式来冲破这层亲情的阻碍?我在脑海里想了一百种关心你、爱你、让你爱上我的方式,但是并没有机会捅破这层窗户纸……到了后来,我也想开了。我们身上,流着一部分共同的血液,有弊也有利吧。至少,我可以一直在你身边,给你我所有的保护。

    “我喜欢你信任地看着我,眼睛亮晶晶的,每次认真听我说话的神情,总是看得我心里痒痒的,想要倾尽全力地更加爱你。

    “我爱你,阿芷。余生,我是你的。”

    她脸颊浮起一抹红晕。

    顾泽说:

    “这是哪家的小白兔?又乖又可爱,嫩嫩的,让人爱不释手——第一次见到宝贝,我就那么想。宝贝,我很忐忑,因为你很迷人,真怕小兔子急了,躲开那只把她扔进笼子里的手。

    “但我是不会后悔的,不这样,我怎么能够遇见你呢,嗯?

    “你想要的,我都会拿来给你,但是,你要陪我。

    “无论我做什么,哪怕是要下地狱,你,都要陪着我。”

    她咬了咬嘴唇,睫毛微颤,对上他的目光。

    叶晓说:

    “小白,你是我唯一想要携手一生的人。

    “我永远记得你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样子,羞涩可爱,天真纯洁的表情,却做着最诱人犯罪的事……也记得你傻傻地含泪指责我的样子,石头一样的心,也要忍不住融化。

    “以前,我总是看着你和别人在一起,但最后,我还是做到了,你总算成为我的妻子。

    “我庆幸自己能遇上你,没有你,我可能会选择孤独终老……”

    赵子勋说:

    “阿芷,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想要把你纳入我的羽翼,让你能在我的保护范围下,单纯幸福地生活。

    “我爱你。之前总觉得这些话难以启齿,所以一直没有说出口。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我爱你,白芷。

    “我爱你。”

    她脸颊发红,偏头凝视着他。

    狄青说:

    “小白,我有一段时间很后悔,没有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下手(笑);后来,我又后悔,为什么执着于报仇,没有及早攻下你的心。明明机会很多,明明早就该能够彼此认可。

    “但是后来,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了——你让我觉得宁静。

    “在‘鹰’的地下,我以为自己要被折磨死的时候,你出现了。

    “我不信教,但那一刻,我以为降下的,是圣光。

    “未来还很长,能和你一起走,我很荣幸。”

    陆野说:“小白,每一次你和我说话,都能让我开心很久。你流下的每一滴眼泪,也让我心疼。

    “只是我不大会表达,性格也糙。

    “我希望你这辈子永远快乐,我希望我能让你幸福,哈哈哈。”

    项琛说:“阿芷,我是你的,整个人、全身心都是你的。我会负起责任,好好赚钱养家,努力让你过幸福的生活。我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强悍,无法像他们一样,强势地把你圈在身边。但是,从身体,到心,我早就被你套牢了。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

    李枭说:“没什么好说的,白芷。我爱你。”

    这些话,与其说是结婚誓词,倒不如说是剖白。

    他们已经完全忽视了神父的存在,只是对她,说出心里想说的话。

    “那么新娘想要对新郎……们说些什么?”

    白芷一直专心地听他们说话,眼神发亮,脸颊红扑扑的,含着一抹又羞涩又喜悦的笑容。

    忽然轮到她,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

    她语塞,看着面前几个风格各异的男人,酝酿了一会,才接着说:

    “我……没有想过会变成这样。”

    “……没有死在血腥而混乱的监狱,而是遇上了你们……”

    “你们一开始对我都好糟糕好糟糕……可是,后来,好像也没有那么不好。”

    “赵子勋一直保护我……狄青从职务上给了我很多便利,项琛带着我一起越狱,李枭也陪伴着我,叶晓把监狱里的潜规则解释给我听,顾泽从郑则手底下救了我,陆野从不在背后使阴招,哥哥也赶来救我……”

    她笑了笑:“抱歉……我都数不过来了。”

    “一开始,我总是郁闷地想,为什么这么倒霉,被抓进那种地方……后来才发现,我其实已经太过幸运了,在那样的地方,遇上你们,毫发无伤地出狱;交付了身体和心灵,却没有被辜负……”

    “我喜欢你们,但不会把你们绑死,如果哪天想要离开,请告诉我,我不会阻止。”

    她说着,悄悄瞟了几人一眼。

    果然看到有人挑眉,张口要说话。

    她调皮地一笑,不给任何人开口反驳的机会:“这些煽情的话,我在这说着,觉得好奇怪呀,(小声)还不如去床上说……我发现,你们在这里说的话,比私下里和我说的好听多了。可是我平时,也很想听到这些话嘛……”

    顾泽说:“每天都给宝贝说一百遍我爱你。”

    白芷娇嗔地瞪他:“……满嘴跑火车的大骗子,你的话早就不值钱了……”

    赵子勋摸摸她的脑袋:“我爱你。”

    她红了脸,偎进他怀里。

    几道发绿的视线黏在她身上。

    白芷轻轻抖了抖,又扑哧一声笑了。

    天边染上了一抹橘色。

    整条海岸线上最美的日落,即将展现在他们眼前。

    她是何其有幸,能同时拥有这八个人的感情。

    不管未来会如何。

    此时此刻,在他们身边,她很幸福。

    这就够了。

    —完—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