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子勋线07守护之心(完)

狼窝(NP肉监狱)_御宅屋 作者:拦春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对付……要怎么对付呢?

    白芷不由自主地拧起秀眉,却还是强压下心中的担忧,踩下油门,朝着警署的方向加速行驶。

    彭的一声轻响,前车玻璃忽然裂开一个浅浅的弹坑。

    她吓了一跳。

    “妈的。”钟镇南骂了一句。

    身后的那群追兵,居然开始用枪,向着他们扫射。

    白芷强自镇定下来,注意着车辆前方的路面情况,余光扫了一眼后视镜里的钟镇南。他正缩在车后座,狼狈地来回躲避着子

    弹。

    赵子勋仍是视物不清,但他似乎能够听声辨位,待枪声稍歇之后,从座椅上探出头去,朝后方盲开了一枪。

    子弹破空而去,精准地命中一辆车的前轮。

    后视镜中,一辆来车的车胎忽然瘪了下来,车辆猛地打滑,撞向路边的安全岛,翻滚几下,底盘朝天停了下来。

    此时,他们距离警署还有不到500米。

    还剩下两辆车。

    更加密集的弹雨从身后袭来。这一次,整个车厢都开始剧烈震动。

    “把我解开,快!否则我们都得死。”钟镇南咬牙道。

    “不行。”赵子勋沉声应道,又向后开了一枪。

    这次,他们显然有所防备,车子微微一偏,子弹擦过轮胎,打在了地面上。

    “妈的……我可不想死在这里。”钟镇南挣脱不了镣铐,却是双手并拢,从一侧腰带上抽出一把手枪,直起身来,双手后平

    举,搭在车座上,朝后倒着开枪。

    他的枪法很准,瞄准的不是车胎,而是坐在驾驶座上的人。

    白芷从后视镜中,看到身后追着的两辆车,窗前绽开了血花,猛地刹车,停了下来。

    ——钟镇南,居然真的把追他们的人给杀了。

    他们不是一伙的吗?

    她来不及多想,看着警署的大门自动打开,把车停了进去。

    车子还未停稳,钟镇南忽然低笑一声,动了起来。

    他朝赵子勋飞身扑了过去。

    “小心!”

    她惊呼一声,眼看着赵子勋快速打开车门,翻滚出车外,手中的枪也掉在地上。

    钟镇南仍然被拷着,却也不管不顾地欺身而上。

    赵子勋浑身淌血,视物不清,钟镇南手脚被铐住,两人倒也能打个旗鼓相当。

    准确来说,是赵子勋更胜一筹。

    两人扭打片刻,钟镇南力有不支,赵子勋朝着他的下体狠狠踹了一脚,他瞬间倒在地上,只顾得上呻吟。

    赵子勋把他按在地上,打到他几乎毫无反击之力,才松开手喘气,目光仍旧没有焦距。

    白芷慌忙走过去想要搀扶他,余光里,却看到奄奄一息的钟镇南缓缓举起双手,手上的金属光泽,对准了赵子勋的头颅。

    ——枪。

    她嗓子紧缩起来,脑子一片空白。

    赵子勋似乎没有觉察。

    她目光慌乱地四处搜寻,飞速捡起他刚才掉落在一旁的枪支,脑海中想起顾泽教过她的方法,快速地上膛、瞄准、射击。

    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钟镇南呻吟一声,软倒在地上。

    她射中了他的肩膀。

    赵子勋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反应迅速地回头,脚踩住他的双手,把他的枪踢到一旁。

    白芷手抖了一下,仍是紧紧攥着枪,一直瞄准着钟镇南。

    “你不是阿南。”赵子勋低声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还是被你发现了。”钟镇南嗓子沙哑地说:“还记得龙哥吗?”

    “我怎么可能忘记他……”赵子勋咬牙切齿,脚下狠狠用力:“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他已经死了。”钟镇南缓声说:“我亲手杀死的。”

    赵子勋眉头微皱。

    “你和他,害死了我的妹妹,我是来报仇的。”男人虚弱地惨然一笑:“只可惜,技不如人……”

    白芷逐渐了解到,当年事情的原委。

    原来,这个“钟镇南”,其实并不是钟镇南,而是金三角地区的一名警察。当年,他的妹妹被“龙哥”的人抓走,为了帮助赵

    子勋,命丧毒窟。他千里追凶,费尽千辛万苦,才查到她的死与这两人有关。

    他亲手结果了已经生活不能自理的龙哥,却无论如何都追查不到仿佛人间蒸发的赵子勋……

    直到,他进入了“鹰”,抓到了年轻的钟镇南。

    那个真正的阿南,早就已经被他严刑拷问之后杀死了。

    自那天起,他就是钟镇南。

    多年来,亲眼见证了赵子勋的出生入死,如果说,曾经同为警察的他心中没有过一点犹豫,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他最终还是选择在今天彻底结束这一切。

    真真假假,几番纠结,又有谁能清楚呢?

    混乱的一夜,终于划下了句号。

    赵子勋偷出来的名单,不但包含了整个“鹰”的内部高层,还牵连出警署内部的腐坏分子,还有商界给予他们资助的灰色企

    业。

    他的伤势只经过简单的医务处理,就带伤上阵,凭着一份名单,新官上任,肃清了M市的黑色地带。“鹰”的高层被捉拿归

    案,地下区域被开发成地下商场;就连顾泽,也被他扔进了监狱里。

    白钧的状况稍好一些,他只是提供了金钱资助,聪明地没有参与到任何地下活动中去,也就有了商量的余地。

    白芷为了照顾赵子勋的伤势,住进赵子勋家里,一直紧盯着着他的一举一动,直到事情告一段落,连忙催促他请假休息。

    赵子勋却不乐意。

    他的眼底有深深的黑色,半是疲惫,半是压抑着的其他情绪。

    她终于忍不住了,绷着一张小脸,叫住了正要出门的他:

    “赵子勋。”

    “嗯?”赵子勋回过头,看她不善的神色,安抚似的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在她唇瓣印下一个吻:“怎么了阿芷?”

    她偏头避开他的吻,深深皱眉:“赵子勋,你不坦诚,我不想和你过了。”

    “我……不坦诚?”男人身形顿了顿,先是疑惑,而后挑起眉:“离开我,你还能去哪里?”

    “我……我去找哥哥……他才不会这样什么事都不和我说。赵子勋,你真的好过分……”她说着说着,眼圈有些发红,声音发

    颤。

    “乖……别哭……”赵子勋看着她泫然欲泣的小脸,心都化了,连忙把她轻轻搂在怀里,温热的大手擦拭她的泪水:“我有哪

    件事没告诉你,嗯?”

    她把头埋进他怀里,闷闷地说:“你……这几天心不在焉的,好像自虐一样玩命工作,也不好好和我说话……”

    “哪有不好好和你说话,每天晚上都被你榨干了,还不够满意么,嗯?”赵子勋低声笑,低头咬了一口她的鼻子。

    “哼,你明明知道我在说什么……你这个混蛋、骗子,什么都不和我说,总是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才是好的……”她说着说

    着,抽泣一声,又想落泪。

    “嘘,再哭可就变得丑丑的。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行了吧?”赵子勋轻声说,吻了吻她脸颊。

    白芷抱住他的腰,嗯了一声,立刻收住了眼泪: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不休假治疗?为什么这样玩命工作?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赵子勋缓缓挑了挑眉,手指点了点她额头:

    “查户口呢?”

    她只是看着他。

    “我知道骗不了乖宝贝,也没想过要骗你。”赵子勋低低地笑了笑:“给我一点时间……”

    白芷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打开他的心结,哪怕她知道它在哪里。

    “赵子勋,我爱你。”她只能紧紧抱住他,诉说自己的心声。

    男人身形顿了顿,大手搭在她单薄的肩头。

    “这个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那些瑕疵不重要,什么都不重要。赵子勋,你很好,真的真的很好……”她继续说。

    “阿芷……”

    “没有你,我根本……”

    赵子勋粗糙温热的唇瓣,轻轻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嫩唇。

    灵巧有力的舌尖探入,细细地逡巡她每一个角落,过了好半天,才依依不舍地抽离。

    “嗯,别担心。”赵子勋低声说,凝视着她,眼里是柔得化不开的神色。

    她张着粉嫩的唇瓣,微微喘息着,愣愣地看着他,双腿发软,脑子有些空白。给我一点时间。”

    “我会一直陪着你。”

    “……我爱你,阿芷。”

    他从来没有和她说过这样的情话。

    她脸上浮起一片细小的红晕,害羞地把头埋进他怀里,不愿意抬起来。

    他笑了,胸膛低低地震动,仿佛发誓一般,再次低声说:“我爱你。”

    她轻轻嗯了一声。

    (完)

    ΓOЦΓοЦщū點ㄖΓG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