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脚下一滑

招惹(1V1)_御宅屋 作者:一枝独秀

      招惹(1V1)_ 作者:一枝独秀

    招惹(1V1)_ 作者:一枝独秀

    米白色的礼服前面是一片红酒渍,顺着光滑的面料往下淌。

    “啊!”女人尖叫一声,顾不得自己扭到的腰紧张的看着秦卿,“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秦卿眼睛在她焦急的脸上看了一圈,然后低下头,“没事。”

    “这怎么办啊。”

    旁边的几个人是幸灾乐祸的看戏,泼到秦卿的人不停道歉,好像真的是个意外。

    “赶紧擦一擦吧。”杨心怡拿出一块白色的手帕,上前在秦卿的红酒渍上擦拭着。

    红色晕染的厉害米白色的衣服上一大片的浅红。

    “不然你去楼上换一件吧,我的衣服不知道你能不能穿上。”杨心怡建议。

    在宴会上确实不宜穿弄脏的晚礼服,但是秦卿不想换上别人的衣服,尤其这个人还是杨心怡。

    顾邵铭和别人说个话的功夫,再抬头的时候已经看不见秦卿了。

    这个女人又跑到哪里去了?

    他眼睛在宴会转了一圈没看见她的影子,然后开始寻找,只是身边不停的有人跟他打招呼,他不好拒绝,等到找到秦卿的时候发现她站在阳台被一群人围在一起。

    “你们在干什么?”顾邵铭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围在秦卿身边的人下意识的把秦卿让出来。

    顾邵铭一眼就看见秦卿衣服上红色的污渍,眉头微皱,凌厉的目光在在场的几个人脸上扫了一眼,“谁干的?”

    这个蠢女人说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偏偏不听话,结果自己就离开一会儿就被人欺负了。

    “我。”女人在顾邵铭的低气压下怯怯地举起手。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给她递杯酒,没想到脚下一滑,然后就不小心泼到秦小姐身上了。”

    “脚下一滑?”顾邵铭冷笑。

    “你怎么脚下一滑的,给我示范一下?”

    顾邵铭的声音冷的可怕,女人吓得说不出话,秦卿赶紧上前挽着他的胳膊,“她确实是不小心的,咱们走吧。”

    顾邵铭还想说什么,杨心怡上前道歉。

    “邵铭哥不好意思,虽然是默默把秦小姐叫来的,但是刚才我们都看到了是一个意外。”

    顾邵铭因为杨心怡那句默默把秦卿叫来的脸色再次寒了几分。

    那个叫默默的人也震惊的看着杨心怡。

    秦卿虽然在顾邵铭身上智商总是下线,但是刚才那一幕她看的真切,确实是她不小心脚下滑的,至于为什么滑应该是因为那片未干的水渍。

    秦卿的视线在杨心怡脸上转了一圈。

    如果没记错刚才她好像不小心弄歪了杯子,果汁撒了一小部分。

    “我楼上还有衣服,不然秦小姐去换一下吧。”杨心怡再次提议。

    “不用了,谢谢杨小姐的好意,你的衣服我好像穿不了。”

    她比杨心怡高,身材也比杨心怡辣,所以她的衣服她穿不了。杨心怡显然也想到了,笑容有一瞬间的尴尬。

    “一会儿我先走行不行?”秦卿问。

    顾邵铭见秦卿没有追究的打算,自己也不好和这几个女人纠缠下去,压下心中的懊恼说,“宴会马上开始,等切完蛋糕我和你一起回去。”

    顾邵铭拉着秦卿走,秦卿忽然回头看着那个泼了自己一身的默默说,“你腰要不要紧啊,用不用赶紧去看看医生?”

    女人扶着自己有些酸疼的腰,愣愣的看着她,忘记说话,只是摇摇头。

    秦卿笑着转身,挽着顾邵铭的胳膊走了。

    “你还问候别人,自己长没长脑子。”顾邵铭忍不住数落。“我不是让你好好在那里呆着吗?”

    “我老呆在那无聊啊。”秦卿小声辩解。

    “刚才确实不怪默默,虽然她把我叫出去,但是她确实是脚下滑了,因为那片有水渍,她没防备。”

    “干干净净的地板为什么会有水渍?”顾邵铭皱眉。

    秦卿总不能说她怀疑是他的青梅竹马泼的,于是摇头装不知道。

    “你这么笨下次还是不要和她们一起玩了。”顾邵铭想到傻傻的秦卿就觉得头疼。

    “谁笨了。”秦卿反驳,“而且不是你说我要替你社交的嘛,我这刚开个头,积极性就被你打断了。”

    “我说过这句话吗?”顾邵铭回忆。

    “怎么没说过。你还说帮你挡桃花,我还在想怎么帮你挡,不然我散播一点谣言,说你暴虐成性怎么样?”秦卿挑眉问道。

    “你敢!”

    “不然说你有疾?”

    “你可以试试。”顾邵铭看着她的目光带着威胁。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个活也太难干了。”秦卿咬唇。

    “你可以说你自己善妒,容不得我身边有别的女人。”

    秦卿停下脚步看着他,这一招

    棋高啊,这么一来,别人会把炮火全都聚集在她身上,杨心怡就不会被人攻击了,保护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还教训了一下自己讨厌的女人。

    “你那是什么眼神?”顾邵铭不明所以的看着她,为什么她一脸恍然的样子。

    “我发现你挺损啊!”秦卿看着顾邵铭说道。

    顾邵铭不明所以,秦卿拉着他往前走。

    “顾少,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你能不能怜香惜玉一点,毕竟我也是个女的。宴会什么时候开始啊,赶紧结束了我们好走,我觉得肚子这里凉凉的,我不想用自己的体温把它烘干,而且特别黏,不舒服。”

    顾邵铭还在想前一句话什么意思,秦卿后面好几句都出来了,顾邵铭的注意力转移到她肚子上。

    “很难受?”

    “还好。”秦卿不在意的说。

    “一会儿宴会结束我跟伯父伯母打招呼就走。”

    两人刚走到场中央,宴会就开始了,杨父和杨母站在台前说着致谢词。

    秦卿听得百无聊赖,好像所有的致谢词说的都是千篇一律,她看着台上推车上的大蛋糕,眼睛亮了亮。

    心中还在想这么大的蛋糕应该怎么分,就看见杨父已经拉着杨母的手把蛋糕切开了。

    切开之后,并没有分给众人,而是到场下和那些人聊天。

    切完就放在那?好浪费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