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义胆营

战国万人敌 作者:鲨鱼禅师

      战国万人敌 作者:鲨鱼禅师

    簌簌、簌簌,又一场突如其来的雪,使得逼阳城中的屋檐上,都是白皑皑的一片。

    一觉醒来,门口积雪居然已经没过脚面。

    “第三场雪了。”

    原本下雪是个头疼的事情,但是现在下雪,却是大大的好处。

    这种天气下想要攻城,成功的可能性极低。

    不过进行军事恐吓的话,通过威逼利诱等手段,也还是有很大的机会拿下逼阳国。

    “首李!”

    “东,查探如何?”

    “宋军依然在逼阳以西,应该是等诸国士卒抵达之后,才会进击逼阳。”

    “逼阳以西,那就是薛国。”

    “是。”

    沙东想了想,点点头。薛国和逼阳国的交界处,此刻因为冰雪的缘故,车马反而不如步行。

    加上两国都是小国,只要做好御寒措施,问题就不大。

    自从有了盐城抢粮的经验,沙东的自信心相当强烈。带队侦查薛国边境,完全不在话下。

    “宋军出动战车多少?”

    “三百乘。”

    “好大的手笔。”

    三百乘,这年头野战的话,只要地形合适,三百乘干一个弱鸡国家的方阵,完全就是碾压。

    只有像秦晋燕齐吴楚等等大国,才能通过强悍的步兵方阵,来抵抗战车的冲击。

    晋国和齐国有一段时间交恶,还打了一场,双方出动的战车,总数也没有超过两千。

    对付一个逼阳国,整个国家就相当于楚国的一个县,居然动用三百乘,不用想这三百乘也不是为逼阳国准备的。

    “他娘的宋国肯定不是盯上逼阳国这一大片荒地啊。”

    李乡长略作思考,就大胆猜测,宋国这一次牵头,搞来鲁国、陈国、留国、薛国等等大小国家结盟,要是就为了这点土地产出,那就是赔本赚吆喝。宋国以商贸立国,本身就是“商人”,毫无疑问宋国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商业。

    抓住了本质,那一切就解释得通了。

    宋国盯上了逼阳国这个“交通要道”,想要吃下来。

    而且现在也的确是最好的时机,吴国内乱,又是冬天,纵使吴国或者楚国想要救援逼阳国,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等到来年春天再来救援,黄花菜都凉了。

    只是很显然,天气对援兵是个麻烦,对宋国也是个麻烦。

    单靠军事行动,是不可能在冬天打下逼阳城的,甚至很有可能一打就是一年半载。

    逼阳国只要撑到合适的气候,吴国或者楚国任意一个爸爸过来救场,逼阳国就彻底没事儿。

    “这宋国有能人啊,想了这么个招儿。”

    直接的军事行动不能成功,但里应外合的话,就很有搞头。而且联军一出,多国部队的声势相当浩大,逼阳国的国君只要心理素质差一点,稳不住国内恐慌,那内部稍微点把火,造几个内奸出来,难度很低。

    只是万万没想到,杀出一个猛男来。

    李乡长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城中宋国鲁国等等国家的大商人严(洗)格(劫)控(一)制(空),不但里应外合的机会彻底没了,还顺利稳定了国内人心。

    使得逼阳国内外,居然有了当年吴王勾陈正面刚晋国时候产生的“万众一心”!

    加上李乡长一通臭不要脸的“舍生取义”无下限吹嘘,居然让临近诸国的热血匹夫,纷纷聚集在了逼阳城,要跟着李乡长一起“锄强扶弱”!

    而且李乡长现在的招牌很硬,因为他高举了“义”这个口号,并且公开宣称,跟着他李将军扶持弱小,就可以称“义士”。

    对有些正义感强烈的游侠儿来说,他们平日里并没有太多这样的概念、想法,对于自己的行为,也仅仅是跟从着最朴素的“帮助他人”的想法。

    但是当李解把这种想法,以及由这种想法驱使的行为,褒奖为“正义之士”的“义举”之后。

    这种想法和行为,就立刻得到了升华,很是惊人地拔高了这群游侠儿的境界。

    一旦自己的行为有了指导思想,就会变得非常不一样。

    李乡长一开始其实也没想那么多,就是想着捞一把就走,而且这些游侠儿中到底有多少人是细作,他也吃不准。

    只是其中有些游侠儿的节操,实在是让人赞叹,倒是让李解有点惭愧起来。

    让他们出城版筑冰块,那真是矜矜业业屁话少。

    李解怎么安排他们就怎么做,总之逼阳城外面已经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冰块长城。

    虽说就是个“迷你”长城,还是这一段那一段的,但用来防备战车,已经绰绰有余。

    工程量其实也不小,人畜合力,是真要下死力气干活,才能成功。

    就这份苦劳,再怎么装瞎,李乡长也不可能装看不到。

    于是乎,李乡长也给了点实惠,干苦力的那几百号青壮游侠,每人来了一勺蜂蜜。

    除此之外,李乡长还让“运奄氏”帮忙在城内吹嘘一下,给这帮游侠儿,也是狠狠地刷了一波名声。

    “今有吴国‘忠肝’,入逼阳教化百千‘义胆’!”

    没错,李乡长就是吴王勾陈忠诚的小心肝,是吴国的“忠肝”,半点问题都没有。至于那些卖苦力版筑冰块的老铁们,都是由这块吴国“忠肝”感化出来的“义胆”。

    一颗颗“义胆”,不为吃也不为穿,就是听说有人以大欺小,所以过来帮忙。

    “运奄氏”这么一吹捧,逼阳城内根本没对手,因为潜在对手都被李将军洗劫一空。

    奸细嘛,当然要抢走他最后一块铜板,最后一匹布绢。

    敢怒不敢言的城中商人,只好忍着,眼睁睁地看着“运奄氏”这帮臭不要脸的在那里狂吹“忠肝义胆”。

    逼阳子妘豹一看“民心”可用,立刻顺水推舟,表示李将军何不将这些人都统合起来,结为一营,纳为己用呢?

    李乡长原本寻思着,让这帮家伙自生自灭也就算了,别妨碍他划水祈祷老天爷狂下暴风雪就行。

    现在一看,这些家伙整合在一起,还真是要比逼阳国自己的士兵好用一些。

    至少这些家伙卖苦力那是真没有掺假啊,可比逼阳国自己的士兵强太多。

    当了几天逼阳国的将军,李解太清楚逼阳国士卒的想法了,他们现在的念头就三个:一是吴国爸爸快来;二是楚国爸爸快来;三是两位爸爸再不来,我可就走了啊。

    连逼阳子妘豹自己也是怂得不行,现在要是春天,他早跑外国避难了。

    可现在不是冬天么,跑路也是艰难啊。

    “宋国有能人,我他娘的也不差啊。把这帮人弄起来,我就不信还能里应外合。”

    李乡长想了想,还真是把这帮游侠儿组成了一营,号曰“义胆”。

    “义胆营”的任务很轻松,主要工作就是肃清反逼阳国及怠工,确保逼阳城内任何一个坏分子,都没有兴风作浪的机会!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