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就是要干

战国万人敌 作者:鲨鱼禅师

      原本李解并没有打算深究刺客的事情,作为直接拍死刺客的当事人,李解很清楚当时刺客目标人物是谁。
    所以稍微猜猜,圈定的范围也就是陈国、蔡国、宋国这三家。
    宋国现在被他打得丧胆,肯定不会节外生枝,尤其是现在处于双方罢兵撤兵裁兵的关键时期,进入农忙期之后,大量劳力如果不事生产,玩脱了直接亡国的比比皆是。
    宋国急于恢复生产,急于恢复国内秩序,肯定不会选择跟李解继续互殴。
    更何况宋国也已经明白过来,军事上想要战胜李解,可能性不大。
    因为不管怎么打,宋国都只能在很狭窄的预设战场上作战,想要扩大范围,就要借用他国的国土。
    而逼阳国现在左青龙右白虎,根本不是宋国可以招惹的,不存在迂回作战大纵深,那么宋国的战车也好、方阵也罢,总归就是摆设。
    只要李县长没有脑抽,横竖还是“结硬寨,打呆仗”那一套。
    拼的就是钱粮,谁续命能力强谁就赢,没有其余选项。
    而宋国作为“不义之国”,看上去是跟逼阳国一家互殴,实际上明里暗里递送刀子挖坑放火的国家,大大小小四五十个总是有的。
    这要是宋国因此而亡国,估计千里万里都会庆贺。
    死一个宋国,得吃饱多少人啊。
    所以说,李解不用多想,也知道宋国没有理由来刺杀妫夭,然后还把自己得罪死。
    排除宋国,无非就是陈蔡两家,陈国可能性也不大。不纯粹是虎毒不食子,完全是陈国自己也是个菜鸡,需要不断地联姻才能保证在中原的独立完整性。
    这时候李县长风头无二,又没有真正利益上的仇恨,只要要死了妫夭失踪,谁也不能真的糊陈侯熊脸。
    因此即便许国人不说,李县长也能推断出来,是蔡国人干的。
    有理由、有动机,还有一定的能力,更何况最近几代蔡侯都是神经质,天不怕地不怕谁也不服的那种。
    还真未必就把联合国军总司令老李放在眼里。
    在老李把意大利面端出来给蔡侯尝一下之下,蔡侯是肯定不会服气的。
    “远是远了点,但还是要干它一炮的。”
    李县长手指在淮水上比划着,这年头的淮水有一个好,通航能力强。每次吴国要西进干楚国,多的路没有,就两条,一是扬子江,二是淮水。
    要说熟悉水路的老船工,别的地方可能少见,但是在吴国,基本每个城邑都有这样的好手。
    而蔡国,恰好就在淮水支脉上,真要点齐人马干它一炮,有点难度,但难度也不会比千里迢迢跑来逼阳国跟宋人打两回要高。
    只是现在吴晋会盟,瓜分徐国故土,淮水以北有一段土地,马山就要算晋国的,以后路过,不打招呼那是万万不行。
    想想就觉得麻烦,大军过境,怎么可能不让晋国紧张?
    不过,李县长还是决定要干蔡国一炮。
    没办法,他记仇。
    再说了,已经被许人这帮菜鸡知道了,他要是不收拾一下蔡国,岂不是显得自己很矬?
    于是老李就找上了老搭档,最早的“谋士”,六国公子巴。
    第二天,老李找来了公子巴,语重心长地跟他说道:“下柳啊,我想搞蔡国。”
    “……”
    公子巴一脸无语地看着老板,很想骂人,可骂不出口,因为老板搞事从来都是早早下定决心,然后走个过场来问一哈……
    “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我支持首李攻打蔡国!”
    “……”
    李县长顿时不爽了,很别扭的感觉,他明明希望公子巴反对,然后自己再反对公子巴的反对。
    现在公子巴不按套路来,就有点伤了。
    大概是以前做工头的时候,在工地上抬杠次数过多,导致了李县长有点后遗症,不做杠精会死……
    “千里迢迢的,你为什么支持我去攻打蔡国?难道你不怕消耗江阴邑的底蕴吗?你是不是想等我完蛋之后好上位?”
    “……”
    “好吧,我是想找个机会避开吴国即将出现的内乱。”
    “……”
    一时间有点没听懂,公子巴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了。他这次过来逼阳,也只是负责把物资运送到位,明后天就要返回江阴邑的。
    而且这时候正在主持江北开发工作,大量的土地要休整,他业务相当忙,不可能在逼阳逗留太久。
    加上舒龙国被灭之后,有大量免费劳动力攒在手上,又跟群舒剩下的瘪三们达成了劳务输入的协议,可以说公子巴现在的业务量大得惊人,这次来逼阳,也是忙里偷闲。
    和忙碌比起来,水土不服就是个弟弟。
    但此时此刻,公子巴感觉自己有点水土不服:“首李……首李是说吴国即将出现内乱?”
    “不错。”
    “理由何在?”
    “有高手布局,准备行刺吴王。我已命人先行前往姑苏,将猜测转达给吴王。”
    “首李为何这般做?”公子巴一脸震惊:“有人欲刺吴王,诚乃幸事啊!”
    和大舅哥商无忌一样,听说老妖怪可能被人捅死,他真的是爽到不行。虽然从老妖怪那里捞了不少好处,但这些好处和将来的地位比起来,根本不值一哂。
    现在老板的小作坊已经越做越大,还炒作了一个“正义”的概念股上市,一起来炒股的股民有很多,好些个已经打算炒股炒成股东……
    而有些一开始炒了但是又没坚决下去的,则是成了韭菜,被庄家李解给噶了。
    这一茬的韭菜,一个叫薛国,一个叫戴国。
    “我若顺水推舟,将来如何自处?”
    就算真的要干,那也不是干勾陈,怎么地也是干新王,反正互相之间没啥恩情,玩起来就是进入身体不进入生活的那一套。
    现在?他要是搞了老妖怪,那以后别人也能有样学样搞他,还一点压力都没有。
    心理优势这玩意儿很微妙,关键时候就能起到作用,可能一念之差,就会扭转局势。
    “唉……如此良机,可惜了。”
    公子巴一声感慨,然后轻拍大腿,看着李解,“首李,若如此,公子巳处境,甚是险峻呐。”
    “不错。”
    老妖怪要是嗝屁,这公子巳就是典型的煮熟的鸭子到嘴边也飞了。
    内战是必然的,只是规模大小的区别。
    而且更让李解感觉有点蛋疼的是,就算他提醒了老妖怪,大概率老妖怪自己也是呵呵一笑不当一回事。
    没办法,勾陈是真的老了,就算现在嗝屁,对他本人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
    真正影响到的,是后人。
    此时要是老妖怪死了,那么公子丑这个在姑苏的公子,瞬间就会掌握一部分先发优势,捧他臭脚的大臣立刻就能翻身。
    而公子巳能够依靠的,大概就只有手中的王师、晋国在钟离、宿南的驻军,然后就是李解。
    其余吴国腹地的母族,根本靠不上。
    到了那个时侯,内战不用什么一触即发,直接就是全面爆发。
    即便公子巳军事上的账面实力要强,但求生欲强烈,以及为了家族不得不继续厚颜无耻的山头豪族们,肯定会帮公子丑拖延时间。
    至于期间会不会出现楚国越国发骚这种事情,已经不重要了。
    大概率就是越国先看着吴国怎么自己发骚的,然后再搔首弄姿过来撩一下吴国老汉,最后反手一刀,捅他个半死不活。
    “首李支持哪个公子?”
    “我支持个屁啊支持,我哪个都不支持。”
    李解横了一眼公子巴,“下柳啊,我找你过来,是让你献计献策的,不是聊天的。”
    “首李,攻蔡一事,总得师出有名吧。”
    “蔡国无礼,行刺于我。”
    “……”
    理由很充分,可以的。
    “战罢宋国战蔡国,只怕诸侯愤怒,不利于首李啊。”
    “现在吴晋会盟,其实是个好机会。”
    “士卒疲惫,岂能战而复战?”
    “说人话。”
    “打了逼阳之战,鳄人、勇夫肯定需要修正,候补鳄人、候补勇夫要不要编入正选,也该进行考核。这时候再出兵,鳄人、勇夫就是再强,也会疲惫。”
    “我不打算用鳄人、勇夫。”
    “……”
    李解一言既出,顿时让公子巴有点震惊,连忙道:“首李,切不可恣意犯险!”
    “我要选拔‘义胆营’以及薛、戴两国降卒,然后讨伐蔡国。”
    “这……”
    要说打仗,其实在公子巴看来,这时候老板天天打仗最好,因为吴王给的支援是相当丰厚的。
    战场一天没有停歇,吴王一天没死,这援助,轻易不会停。
    对现在的吴王来说,钱粮还有啥意义?
    反而李解帮他开疆拓土,打出赫赫威名,才是让他最满意的。
    “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现在伐蔡,钱粮管够,兵卒管够,士气管够。等逼阳之战的影响彻底消退,还想再从姑苏拿到现在这样的支持,可能性微乎其微啊。”
    “此时攻蔡,的确是个好机会。”
    只是,公子巴还是相当的担忧,跨境作战,而且才刚打完一个宋国,就要去面对蔡国,胜就罢了,输了怎么办?
    但是看到李解风轻云淡的模样,公子巴心中暗忖:其中莫非还有深意?
    于是姬巴小声地问老板:“首李可是还另有因由?”
    “听说陈侯嫁女息侯,此女陈国绝色,既然被我知道,自然不能放过。”
    “……”
    而且李县长已经想好了,等明天就跟列国大夫和将军说,自己准备攻打蔡国,还要当着宋国使者们的面这样宣布。
    理由就是现成的,蔡国欲图破坏逼阳之战后来之不易的和平!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