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小感动

战国万人敌 作者:鲨鱼禅师

      曾经的平舆司寇蔡夕,早年以“治典”闻名,最后官至“小司寇”,主要负责平舆郡县的司法刑名,业绩相当出色。
    蔡国诸郡,平舆一度承担过战时国都或者“陪都”的角色。
    不过蔡夕能够起来,却是有点问题的,他是奴隶出身,是上蔡大夫姬美出使陈国的时候,从陈国买回来的蔡国人。
    原先蔡夕的身份,是“陈侯次夫人蔡姬臣”,典型的陪嫁品,是陈侯次夫人的私人财产。
    不过上蔡大夫眼光独到,将蔡夕从奴隶中挖掘了出来,然后带到蔡国,不断学习不断努力,最后成为中大夫。
    这是一桩美谈,但是当年上蔡大夫姬美,并没有拿这个当资本,跟蔡夕的往来,也非常的寡淡,只是偶尔提出一点人生经验,蔡夕几十年以来,很是受用。
    先君嗝屁之前,蔡夕就听从了“钓叟”的建议,不住新蔡,而是运作了一下,前往新蔡郊外住着。
    “东曲邑”其实是个小地方,但住在这里,远离了新蔡政治中心,可又没有特别远离,该有的消息,也是能够打听到的。
    此刻,蔡夕正迎接着又一次的老前辈人生经验传授,只是这次有点古怪,老前辈显然就是打算带着他一起做“蔡奸”。
    “夫子以为,吴国江阴子,当如何?”
    “李解估值郯庄子,云:大器晚成。”
    上蔡大夫神色淡然,看着前方还在流淌的汝水,“蔡国大器甚多,当告之于天下。”
    “善。”
    行了一礼,蔡夕没有多说什么,他不是盲从姬美,这么多年以来,他对姬美的判断,是建立在姬美始终超然于大政之外,更加清醒理性的基础之上。
    姬美的决定,还有姬美的眼光,能够让他在一定的范围内极具权威,不是没有原因的。
    吴人又一次来到了淮水,上一次,还是吴王勾陈,但这一次,却成了一个野人。
    野人似乎比奴隶要好一些,但野人鲜有前途,而像他这样的“陪嫁品”奴隶,反而还是有机会的。
    “汝可知老朽意欲何为?”
    七十六岁的姬美精神矍铄,指了指不远处正在调度舟船的陈安,“此等壮士,于李解麾下,不过末流之上。”
    说到这里,姬美很是感慨:“倘使李解以鳄人、勇夫攻蔡,只怕一月可灭蔡国社稷。”
    “那……夫子欲图何事?”
    “老朽岂能让李解灭蔡?”
    七十六岁的上蔡大夫一脸淡然,“老朽先行灭蔡。”
    “……”
    “……”
    站平舆司寇身旁的几个士人,差点闪了腰。
    有人心中想着,是不是去告密啥的,但是一看老大夫一点都不介意的样子,又见自家司寇也是一脸信服,便想着其中必有深意。
    然而上蔡大夫此刻想着的,有屁个深意,他就是想告诉陈安,他的面子威力很大。
    是真的大啊。
    第二天收到白邑消息的李解,一脸懵逼的问姜文:“阿文,你在齐国的时候,听说过这个上蔡大夫没?”
    “上蔡大夫?蔡美?此乃蔡国名臣,听闻数十年前,甚得蔡安侯赏识。其余的,属下不知。”
    “蔡安侯是什么时候的猴儿?”
    “五十年前?四十年前?反正属下还没生呢。”
    “卧槽……这么老的老家伙?!这他妈不是把同期的政治对手都熬死了吧。卧槽,牛逼,苟到最后就是胜利啊。不愧是姬姓蔡氏,这‘含姬量’就是高,吃鸡高手啊。”
    不过更让李专员震惊的,居然是这个老家伙,看上了陈安,想要让他做孙女婿。
    李解寻思着就陈安那卖相……好吧,是还行,总归是比他长得好看。
    五个大队长,以贾贵为“丑度”标准,至少五个大队长是依次衰减“丑度”的,到陈安这个新编义士五大队大队长,颜值其实还凑合。
    “上将军,可是这上蔡大夫还活着?”
    “当然还活着啊,他看上了陈安。”
    “??????”
    新编义士二大队大队长姜文当时就震惊了,什么鬼?!看上了陈安?
    不过很快,听了老大的解释之后,姜文也明白过来,感情上蔡大夫这个一把年纪的,居然还想着把小孙女嫁给陈安。
    “如此看来,倒也是好事。”
    拿着水杯,喝了一口凉白开,姜文微微点头,“小安若得上蔡大夫赏识,于我军进出蔡地,当有便利。”
    “这个倒是不用担心,这个蔡美已经投降了。”
    咳嗤!
    “咳咳、咳咳咳咳……”
    很是强壮的姜队长,现在有点虚。
    早该知道的,老大一向习惯性把重要事情放在后面说,而且是当一件小事儿来说。
    “你怎么这副鬼样子?老子当然更看重兄弟们的个人幸福啊。人生大事不过三件,升官、发财、死老婆……不是,事业、家庭和人生。蔡美投降不投降,这蔡国都是要打的,难道没有蔡美,这蔡国,我李某人就打不下来了吗?”
    “上将军武功盖世,蔡国自然不在话下。”
    “是喽。所以蔡国不足为虑,上蔡大夫是姬美也好姬丑也罢……诶?姬丑好像是公子丑嘿,你说这些人姬家人的名字。”
    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李专员很是兴奋,乐了一会儿,又接着道,“上蔡大夫,又或者说蔡国的勋贵高官来投,都只是锦上添花。你们自己也要明白这一点,列国公卿士族,愿意真心实意来投效我们的,很少,最多就是投机。”
    顿了顿,李解语重心长地看着周围听他说话的手下们:“我们用人,固然是捉襟见肘,处处艰巨。勤修甲兵的猛士,让他去管理奴隶和野人,大概是不行的。但是,一个人的才能,除了天生的能力之外,还有后天的自我努力。只要我们共同努力,不断学习,一天不行,那就一年,一年不行,那就十年。”
    手握成拳,李解目光坚定地看着众人:“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诸君皆是有心猛士,敢战先登,难道就要输给那些天生的贵种吗?!”
    “是!”
    属下们听罢,一个个站起身来,冲李解躬身抱拳。
    “谢上将军教诲!”
    “谢上将军教诲!”
    “谢上将军教诲!”
    军将激动,都觉得自己受到了重视,要说自卑,肯定是有的,让鳄人、勇夫、义士、义从出身的土鳖们去管理地方,基本就是乱成一锅粥。
    但李解显然不介意,不会就学喽,不会就练喽,这让土鳖们很是感动。
    不过感动还没有五秒钟,李专员又咂嘴得意道:“不过这个上蔡大夫来投,还是挺好的嘛,里里外外省了不少事情,也省得让你们去管的时候,动不动就砍人,把人砍死了,还薅屁个羊毛,割屁个韭菜。”
    “……”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