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 又是美谈

战国万人敌 作者:鲨鱼禅师

      在白邑的原蔡国平舆司寇蔡夕,见到了同样也在白邑的原楚国州来大夫云轸甪,两人其实属于老交情了,此刻再见……分外尴尬。
    不尴尬不行啊。
    真要打招呼,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总不能见面就说:哎哟,你投降了啊。
    是啊是啊,你也投了?
    人生已经这么简单,又何必互相伤害呢。
    “云轸子不若对弈一局?”
    “请。”
    云轸甪也不客气,受邀就来呗,反正是消遣。
    曾经的州来大夫,目前主要工作就是管理蔡国俘虏,然后顺带盯着那些个成天哭哭啼啼的楚国贵族。
    看到蔡夕的时候,云轸甪就寻思着,自己的工作量可能会减少不少。
    毕竟这阵子的相处,云轸甪也发现了,李解这头吴国牲口,那绝对是物尽其用。不把人压榨干净,他是不会停歇的。
    尤其是李解这个畜生,手段极为歹毒,根本不给楚国人自己合谋的机会。你想玩苦肉计?好啊,往死里玩,李某人一定会眼睁睁地看着你一个楚国人,把另外一个楚国人往死里打。
    现在……终于也要轮到蔡国人了吗?
    云轸甪心中不无恶意的想着。
    之前看到上蔡大夫的时候,云轸甪简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
    结果一听说是新编义士五大队大队长陈安歪打正着,在野外随便抓了两下,就找到了这么一个糟老头子,更是让云轸甪风中凌乱。
    此时州来大夫也后悔的,当初州来城,你说他要是咬咬牙,不弃城跑路,挺过来……这不还是大楚忠臣,国家栋梁?
    哪里会沦落到这般地步,被李解打了个三战三捷,连柏举斗氏的斗士,都死在了州来城下。
    噢,对了,现在不叫州来城了,李解那个吴国畜生,把州来城改名为淮中城。
    呵呵,土包子!
    两个大夫一言不发,一边喝茶一边下棋,住处很是凉爽,凉亭大树过堂风,要是还觉得热,冰块还是管够的。
    尤其是李解还常备绿豆汤、酸梅汤,这种极品消暑之物,让云轸甪和蔡夕都十分的受用。
    见到李解的时候,要说不震惊,那是假话。
    早就听说吴国猛男形貌魁伟,但真的见到之后,才知道这种牲口在战场上宛若一头猛虎,的的确确是有道理的。
    难怪吴王赏识,也难怪只有吴王赏识。
    换成云轸甪,这种怪兽,当然是拿来当保镖啦,哪里舍得扔出去当陷阵武士。
    原本一开始呢,总觉得会遭受无比屈辱的折磨,结果无比屈辱的折磨倒是没有,金银财宝倒是给了一大堆,而且李解还承诺,只要云轸大夫能够把战俘营管理好,“大红01”管够啊。
    你要说给美女呢,云轸甪还真不一定瞧得上,夏氏说要送他美女,他一点心思都没有。
    但是你李某人居然跟老夫聊这个……那咱们就可以详细谈谈。
    然后云轸大夫就知道,原来“赤霞”这么漂亮的名字,它的真身,居然叫“大红01”,知道真相的云轸大夫,当时就眼泪就流了下来。
    总感觉有一种美好的岁月被暴力撕扯的感觉,总之,心中的柔美婉约,都成了李解这条恶狗的扒了猛干……
    “大红01”!
    更绝望的是,还有“大紫01”!
    最绝望的是,还有“大红02”!
    总之,云轸甪认命了,反正他怕死,反正他已经一把年纪了,反正郢都的人也不至于杀他全家,最多就是云氏、云轸氏败落一下,但熬过去两代人,不还是能崛起么。
    只要有“大红01”“大紫01”“大红02”……或许还会有“大紫02”。
    心态平稳之后,云轸大夫看到了平舆司寇,其实只要不说破,也没什么尴尬的。
    喝完了一壶茶,双方都有了尿意,这才封盘。
    此刻,云轸甪心情好了不少,面带微笑看着蔡夕:“君何必前来白邑?”
    “上蔡大夫乃是蔡国智叟,吾生性愚钝,不过是以愚就智。”
    神色很坦然的蔡夕目不斜视,同样正视着云轸甪,“无力旧时为奴隶,若非上蔡大夫提携,亦无今时之位。至白邑,闻义士开掘井渠,有云:吃水不忘挖井人。无力,深以为然。”
    云轸甪听罢,嘴巴微张,久久不能平静,最终一句话都没有说,站起身来,冲蔡夕行了一礼。
    蔡夕面色依然坦然,还了一礼。
    两人皆是笑了笑,就此别过。
    离开蔡夕这里,云轸甪回到自己的办公地点,这才对左右感慨道:“昔日司寇夕为蔡姬臣,蔡美举其才,方有蔡国小司寇。如今司寇夕封于‘东曲’,良田美宅多不胜数,又毗邻蔡国之都邑,可称之为‘贵’。”
    说着,云轸甪喟然一叹:“人之贵,所以为‘贵’者,非良田,非美宅,非司寇之俸爵,乃蔡夕之德也。”
    “善。”
    “敬受大夫教诲。”
    “云公所言甚是……”
    对蔡夕行为的点评,还没有从云轸甪这里传扬出去,街市和工地上,先流传起了从黄城传来的一个“断屐相迎”的故事。
    倒是让不少人津津乐道,连食肆也热闹了不少。
    “江阴子听闻上蔡大夫至,小衣在身而出门相迎。有云:贤人来访,不知屐断。”
    “上将军听闻蔡夫子前来,竟是将足上木屐踩断亦不知晓,一足踩屐,一足精赤,实乃尊崇蔡夫子之至啊!”
    “今闻‘断屐相迎’之故事,便是无酒,亦可佐餐,更可醉人!”
    “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小小的事故,变成了一个小小故事,但又因为故事的双方身份特殊,倒是更加的具备趣味性。
    尤其是李解在时人的传扬中,已经是几经妖魔鬼怪,此刻有了这种另类的反差表现,反倒是让人错愕不已的同时,又觉得大为改观。
    淮上列国的商人,此刻只要还在白邑之中混口饭吃的,都是暗中琢磨,是时候巴结巴结江阴子了。
    以前局势还不明朗,但随着大别山的战事逐渐流传出来,商人们顿时抓住了“商机”,淮上大地,唯李解独尊!
    这时候不赶紧巴结李解,还怎么在恢复生产的过程中,大赚一笔呢?
    更何况,李解有掌握着很多阴乡特产,只要一个承诺,哪怕只是贩卖这个承诺,都是十倍的利,即便不知道这个承诺是什么,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与此同时,随国的行者们,也刚刚好到了白邑,在白邑的食肆之中,便听到了“断屐相迎”的故事。
    咋舌之余,也不得不感慨,这得多大的劲道,才能把木屐给踩断?
    吴国王命猛男江阴子,果然是勇猛非凡超乎想象,恐怖如斯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