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7 越想越气

战国万人敌 作者:鲨鱼禅师

      和老李其余小老婆不同,美嫱很少提高要求,最后也就是梳了个双马尾,然后要了一发马后炮。
    节操秉性,都是上上之选,当真是让老李感动不已。
    想当初,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就用了二十匹布,然后就死心塌地跟着老李过日子,实在是难能可贵,难能可贵啊。
    是夜,陪同李解会见晋国上卿魏操的女人,不是最近在新郑有了“是十栋不是十套”楼台的秦国夜月公主。
    一身男装的女嫱是以李解佐官幕僚的身份入席,倒是更让晋国上卿刮目相看。
    “李君,今后‘魏不负李,李不负魏’,老夫敬李君一爵。”
    场面话说得很好听,大概就是那种两家的友谊天长地久,然后如何如何,这种屁话哪怕落字成文,李专员也清楚得很,就是厕所擦屁股的命。
    不过魏操的确会做人,这时候也没有提吴威王,反正爱咋咋,吴国内部有什么猫腻有什么狗咬狗,他晋国上卿是不会给李某人添堵的。
    要是不懂事的小年轻,这时候吹一句李专员忠君爱国,搞不好李某人就恨上这个人了,你这么能说,你就去死一下好不好?
    “魏子请!”
    李解很爽快,直接手握铜爵,一饮而尽。
    他这卖相,饶是魏操一次次提醒自己,还是情不自禁觉得这家伙是个莽夫是个傻叉。
    好在晋国上卿脑子一直清醒着,跟李解这个“面带猪相”的家伙打交道,他是一直小心小心再小心。
    这次夜宴,还是传统分席而坐,不过李解和魏操的座位相当靠近,双方说话,也没必要大声嚷嚷。
    随着各种伶人歌姬上场,时不时还有楚国来的说唱艺人在那里逗趣,夜宴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声音嘈杂之后,晋国上卿看了看对过的“老朋友”云轸甪,这个曾经的楚国州来大夫,到底投靠到李解什么程度,魏操也只是推算一下,云轸甪可能投降得很彻底。
    只是有没有把云轸氏陷进去,晋国上卿吃不准,现在楚国的时局很微妙,一个女人呼风唤雨,而且还是他们晋国的女人,照理说,晋国现在应该对楚国有着极大的政治干涉能力。
    实际上并非如此,作为晋国现在主政之人,魏操是有苦说不出,晋国周边国家,都因为赵姬的“疯狂”,而反过来忌惮晋国的恐怖影响力。
    但魏操其实根本没有借用赵姬资源的能力,甚至赵姬这个臭女人,居然把和晋国的联系,全部斩断。
    也就是说,即便是作为晋国的上卿,魏操也只能和楚国太后赵姬公对公,别的招数,那是一点用场都没有的。
    而赵姬能够坐稳,有他魏操出的一份力!
    也就是说,楚国赵太后,彻底把娘家人玩了一通,白嫖了助力上位之后,又反过来赚了一波楚国内部势力的支持。
    楚国内部那些争抢上位的新贵巨头,一个个都成了极品舔狗,争相服事赵太后。
    说到底,赵太后的儿子,是楚王啊!
    楚国的舔狗们还对自己的行为特感动,这种自我感动的逻辑自洽,就在于他们自认为是忠于楚王忠于楚国,而现在楚王年纪还小,又需要妈妈的怀抱,妈妈的支持。
    那么,舔狗们当然要先舔好楚王的妈妈啦。
    妈妈快乐了,自然楚王也快乐。
    楚王快乐了,大家也都一起快乐。
    来啊,快活啊……
    成为晋国上卿的魏操,他不是没有想过赵太后可能会反水,他有过预案。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楚国的舔狗们,会如此的毫无下限!
    在“吴晋互王”的前期,魏操还没有正式掌控大政之前,他就感觉到赵姬这个臭娘们儿并非是懵懂无知的小姑娘,没那么好控制。
    做好翻脸准备的同时,也准备在“吴晋互王”的当年,就先试探一波楚国的行情。
    只是时局变幻太过夸张,李解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说要去打蔡国,打蔡国就打蔡国吧,他先打了楚国在淮水两岸的城邑。
    然后事情就跟脱了缰的野狗一样,完全失控,晋国在楚国埋的“长线”,全他妈报废。
    因为赵姬郢都拉一派打一派的前期,封锁了北方的通道,然后楚国国内的晋国“长线”们,只得听从最高指挥官赵姬,也就是这位楚国王太后。
    赵姬借用晋国在楚国的力量,先稳住了郢都局面,用完这些老家工具人之后,其中的三分之一,随手就被赵姬给卖了。
    靠出卖这些娘家工具人,赵姬反过来收拢了一批忠于王室的老臣。
    赵姬的利益核心是儿子,也就是新的楚王,老臣们的利益核心也是楚王,也就是赵姬的儿子。
    双方利益一致,自然是一致对外。
    这个“外”,可以是外国人,也可以是和赵姬、老臣不一块玩的外人。
    然后……然后赵姬就搞死了一批成天嘴炮喷她的菜鸡,靠着虐菜,建立了手腕高超的印象,又恰好遭遇李解大发神威,国内分成主战主和两派。
    这力量的分化,简直是老天送上门的,赵太后嘴上说着要给吴国野人一个教训,暗地里又拉拢一票底子薄的可怜虫,但大多都是王族五服之内,说是打仗要掏钱的,现在国家这么穷,理应共渡难关啊。
    在这个时侯,晋国其实已经重新和楚国“长线”建立了联系,可惜,狗子已经成了别人家的。
    当时在郢都的“国际友人”都在喷,说是遭遇大灾了,居然还要打仗,而不是想着坐下来谈判,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国家还会有好结果吗?
    也不知道是嘴炮发功还是怎么地,总之楚国以前在东北地区特能打的一帮人,都败在了一条吴国恶狗嘴下。
    然后……然后王太后不但清理了楚国在云梦泽一带的军阀世族,还反手重建了一支王师,整整两个军,一军陵师,一军舟师。
    只有编制,没有人,人从哪里来?
    人其实是最不缺的,而编制……难能可贵,于是乎,早先就跟赵姬勾搭上的国内外“友人”,都开始了前所未有的无下限操作。
    魏操在楚国抗灾之后,重建外交关系表示慰问的时候,居然发现楚国那些臭不要脸的,让赵太后自称“不榖”。
    这是楚王专用的谦称,当然也是从周天子那里学来的,列国也不是没有人有样学样,但绝对没有那个女子被人抬到这种地步。
    而赵姬,做到了。
    晋国上卿心情是相当郁闷的,一个晋国女人,跑去老对手楚国做到了实质性的“一把手”,然后偏偏在自己是上卿的时候,一点影响力都没有,简直是……恶心。
    恶心到爆棚!
    造成赵姬这么膨胀的主要推手,在内当然是楚国那些舔狗们,但是在外,就是眼前宴会上的这些个奇葩啊!
    甚至魏操还不无恶意地想着,有种你们楚国人,让赵太后自称“余一人”啊,看你们能舔到什么程度!
    “多年不见,魏子风采已久,真是羡煞人也。老夫敬魏子一爵。”
    见魏操时不时地打量自己,云轸甪也不知道这“老朋友”到底是有什么想法,反正他是无所谓的,拿起铜爵,就是先敬了一杯。
    “云轸君……请!”
    魏操心情复杂,心想这老东西要是在淮水咬咬牙,挺过来,那赵氏臭婊砸能狂到这种地步?
    会导致他魏操上位之后,在楚国半点力量都施展不开来?
    虽说魏操也心知肚明,搞不好这其中一多半还有晋国自己人在拖后腿,可拖后腿也得看机遇啊。
    要不是云轸甪这个老匹夫不给力,分分钟就被李解这头牲口给爆了,能让赵姬这么轻松抓住机会玩清洗?还洗得这么干净这么痛快?!
    越想越气,连被女兵震惊到的心情,这时候也是荡然无存。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