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 顺应“天命”

战国万人敌 作者:鲨鱼禅师

      大摇大摆掀开门帘,绕过帷幔之后,双手一伸,自有宫婢上前为李解卸甲。
    皮带扣一拉,塞满了小玩意儿的战术背心也被挂在了架子上,这东西很好用,下工地视察,能随身带一点工具。至于应急作战,插两块铁板铜板,凑合用一下,也是不错的甲具。
    内衬披甲是反向缝合,比较贴合,也就没有脱下来。
    冬季之前的减脂成果已经不复存在,在郑国的这段时间,很容易就多长十几二十斤肉出来。
    春耕作业开始,又要重新减脂,直到秋季作战,再补一茬油水。
    “哈哈哈哈……可想死我了!”
    不等旦上前,李解大步流星,上去一把将她抱住,旦还没反应过来,李解捧着她的脸颊就是一通狂啃。
    “长高了?”
    搂抱着美旦,李解突然发现,旦的确是长高了一点点,旁人没察觉出来什么,但自己老婆什么手感他自己还不清楚么?
    李解琢磨着,旦应该长高了一两公分的样子。
    “这算是二次发育?”
    调笑之间,旦面红耳赤,轻声道:“人多、人多。”
    “都是自己人,怕什么?!”
    李解哈哈一笑,搂着旦的腰入座,此时宫婢们已经忙碌起来,原本分食的小桌都重新拼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张长桌。
    宽敞干净的绢布直接铺在上面,桌面之间的缝隙,自然也就看不清楚。
    “都不饿吗?”
    “等你呢。”
    “等个屁,我有什么好等的,饿了就先吃。”
    李解握着旦的手,见一旁嫱正在那里吃蜜饯,便问道:“小青呢?不是说找你练剑吗?”
    “两个大肚之妇,练剑?”
    白了一眼李解,嫱突然起身,绕过了旦,凑到李解身旁,然后咬耳小声地说着什么,说着说着,李解瞄了一眼旦,见旦一脸娇羞,更是哈哈一笑。
    右手离李解最近的,便是“桃花姬”妫夭,和旁人不同,她体香极为好闻,怀孕之后虽说有所衰减,但闻着那种香味,还是让李解觉得舒服。
    “在说什么?”
    等女嫱重新落座,旦大概猜到她跟丈夫说了什么,但还是娇羞地询问。
    “问阿解喽。”
    得了这个回答,旦便不再说话,只是低头红着脸。
    好在丈夫心思其实极为细腻,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一刻也没有要松开的样子,内心便彻底平静。
    抬头望去,左右女子,不论贵女宫婢,都是入眼的惊羡。
    唯有“桃花姬”妫夭,淡然自若,坐在桌子前,还是慢条斯理地做着细碎的活儿。
    有些事情,羡慕归羡慕,但羡慕是羡慕不来的。
    看不透还要强求,不过是自寻烦恼。
    “羽姬呢?”
    “帮阿雅带孩子。”
    商小妹一次生了两个,白嫮通宵护理,自然是热心帮忙。
    不多时,左廊传来嬉笑声,仔细一听,李解便听出来是蔡芙的声音。
    这小姑娘性格挺好,欢快活泼,跟蓼城小夏姬,居然玩得挺好,大概也有乡音近似的缘故。
    果不其然,当蔡姬进来之后,就一声惊呼:“夫君何时回来的?!”
    她正拉着蓼城小夏姬的手,两人姿容争艳,各有特点,尤其是眉眼之间的与众不同,让李某人很是得意。
    去年玩高尔夫球玩到虚脱腿软,但总算是成果斐然,如今高尔夫球进洞之后,也开始生根发芽,今年应该能生个能哭能叫的肉球出来。
    “我回来几天了,你怎么不去颖尾看我?”
    “那岂不是回过淮中城?”
    到了颖尾,没可能就光呆在颖尾啊,肯定回来过淮中城。
    “回淮中城干什么?秦国公主可比你这个蔡国公主好玩多了。”
    “……”
    听到这话,蔡芙顿时双手捂脸,故作娇羞,“听说秦国夜月擅长吹箫,可是真的?”
    “……”
    李专员万万没想到,这蔡国白莲花,居然还是个会玩的。
    伸手冲蔡芙竖起了大拇指,李专员不得不承认:小妞有进步!
    这厅堂之中,本就有不凡绝色,之前宫婢们还不觉得如何,等到陆续进来的女子,都是惊世姿容之后,宫婢们这才无比震惊,纷纷自惭形秽。
    原本还想着自己或许也能入淮水伯之眼,以后变奴为主,享尽荣华富贵。
    现在看来,不过是自以为是、白日做梦罢了。
    春耕之后,世外千花齐放,这淮中城中,亦是争奇斗艳。
    姿容之外的气质,更是超凡脱俗。
    而原本为宫婢们内心小觑的阴乡夫人,依然是这般的处之坦然,这才让宫婢们服服帖帖。
    “你要学吹箫啊,我帮你跟嬴莹说一说?”
    见丈夫笑容猥琐,蔡国白莲花扬了扬下巴,冲他做鬼脸吐舌头,然后拉着蓼城小夏姬,跑到左边,坐在了妫夭一旁。
    高尔夫球现在也没多大,坐在“桃花姬”一侧,更是显得妫夭的肚子很大。
    蔡芙打量了一会儿,小声问正在绣花的妫夭:“姐姐莫不是跟女夏一样,一次生一双?”
    “……”
    一脸无语地将手中的活儿放下,然后递给了站在后侧的宫婢,妫夭瞪了一眼蔡芙:“你便好好坐着用膳罢!”
    和商小妹一样生两个?
    光是听人描述过程,都觉得惊心动魄,“桃花姬”只是想一下,都觉得无比艰难。
    “可真是大。”
    蹲在一侧,伸手摸着妫夭的肚子,“圆圆……噢,动了!”
    妫夭肚子里的孩子胎动相当规律,基本上就是饭点的时候开始活动,动起来就没个停,“桃花姬”想要和人一起用餐,都成了一种奢望。
    关键是她和妹妹有点不同,现在食欲大增,见什么都能吃一点。
    可惜美食不分享,吃起来也没什么意思。
    “我少待再来。”
    笑着摇摇头,妫夭起身,又去旁边软椅上坐着,重新拿起了手中的活计,任由怀中孩儿翻滚。
    “夫君,淮水女神不来淮中城吗?”
    好奇地眨着眼睛,占了妫夭的座位,蔡芙很是兴奋地问李解。
    “怎么?真要学吹箫啊。”
    “嘻嘻。”
    双手托腮捂脸,蔡国白莲花眨眨眼,樱桃小嘴儿伸出舌尖儿舔了舔,随后俏皮连抛几个媚眼,“夫君若是愿意,妾去学习,又有何妨?”
    “你说的啊,回头我就跟嬴莹说,正好让她跟你亲近亲近!”
    “听说夜月公主性情火热,会不会训斥我?”
    “不但训斥,还打人呢,把你脱光了绑起来,用鞭子狠狠地抽。”
    “……”
    被吓唬了一下的蔡国白莲花,顿时往右边一缩,抱着蓼城小夏姬的胳膊一刻也不放手的样子。
    只是夏姬听到刚才的话,情不自禁眼神流露着好奇、兴奋,眼眸看向李解,也是跃跃欲试的模样。
    和别人不同,这妞在“高尔夫球场”可谓是战果辉煌,王命猛男只能扶墙出去,这就是明证。
    正说话间,又见两个宫婢进来,入内先是行礼,接着道:“禀君子,豆子、昭娘到。”
    “赶紧进来,没必要通禀。”
    “是……”
    宫婢嘴上这般应着,却没有当真,到了门外,传来了宫婢们的声音,姬豆子和魏昭娘,这才穿着一身锦袍入内。
    厅内本就争奇斗艳,乍然再来两朵绝色,更显光彩。
    本就热闹的厅堂,一时间竟是有些火热起来。
    正坐之上,阴乡夫人旦内心极为高兴:若非“受命于天”,阿解岂能坐拥如此之多天下绝色?
    原本紧张、忐忑、不安、纠结,此时此刻,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李解搜罗来的女子越是绝色,越是让旦觉得自己丈夫乃是“天命加身”!
    既然是“天命”,那么当初她在溪边捡来丈夫,也应该是顺应了“天命”,她也是整个“天命”的一部分,又有什么好计较、担忧的呢。
    更何况……
    旦的手掌温热,甚至还出了一点点手汗,因为丈夫粗粝毛糙的手掌,始终握着她的手,见面之后,便不曾松开。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