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 冰雪聪明小姐姐

战国万人敌 作者:鲨鱼禅师

      淮中城,淮水伯府卫夫人生活秘书办公室,办公室主任姜迟还没有完全适应办公环境,作为家族中的庶出长女,她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其实已经相当的满意。
    原本的人生目标,也不过是在朝歌侍奉君主。
    以前姜迟会思考一个问题,卫侯和淮水伯比起来,哪个更尊贵?
    但是来了淮中城之后,她突然明白了,尊贵与否不重要,谁说了算才重要。
    卫国纵然是诸侯之一,面对淮水伯李解,该低头的时候,也得低头。
    “呼。”拿起茶杯,吹了吹还有些滚烫的茶水,茶叶在杯中起起伏伏,晕染开来的琥珀色茶汤,看着就很漂亮。
    这些东西,在朝歌的时候,是绝对轮不到她来享用的。
    “真好。”
    低声念叨着,她心中也是隐隐期盼着,能够通过公主这条线,跟淮水伯李解搭上关系。
    作为姜姓共氏的女子,美貌是不用多讲的,姜姓共氏的女子,就没有丑陋的。
    如果有,也一定早夭、溺毙,丑女在姜姓共氏,是不允许活着的。
    然而当姜迟看到青玉台的阿青和阿碧之后,她便明白,光有美貌,还不行。
    仅仅只是让人眼前一亮的美貌,最多就是被李解玩玩,玩过之后,能不能留下来是个问题,留下之后,是女主人还是女仆,又是一个问题。
    暗中琢磨着,姜迟觉得自己不能太过急切。
    她现在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她是姬豆子的人,只这一条,就已经是相当的稳。
    “姜主任,卫夫人让你过去。”
    “是!”
    赶紧将茶杯放下,姜迟忙不迭起身,跟着丘北女兵前往姬豆子的住处。
    等她走了之后,办公室内顿时稍稍地嘈杂了起来。
    “当日若是觐见公主的是别人,孟姜未必是主任。”
    “勿要多言。”
    “本来就是嘛!”
    有人忿忿不平,在那里整理着卷轴和信件,一些从朝歌带来的竹简、木牍,正铺在案桌上,这些个卫夫人生活秘书办公室的女职员,都是以“秘书”的身份,在给卫夫人做事。
    只是这一次的工作,不必由姬豆子掏钱,而是由淮水伯府出。
    这些个小秘书,正在忙着翻译朝歌带来的典籍。她们还没有掌握淮中城的本地“汉字”,但通过常用字对照表,也能慢慢地翻译。
    顺便在翻译过程中,因为常用字对照表有所缺漏,正好还能给常用字对照表进行查漏补缺。
    实际上现在淮水伯府已经初步开始开展一个大项目,由商无忌负责。
    这个大项目,就是“汉字字典”。
    提出这个大项目大工程的人是李总裁自己,一经提出,幕府中所有人都觉得这是痴心妄想。
    这是个超级工程,对人才库的要求极高,要投入的资金也是海量。
    不过当李总裁表示“汉字字典”只要弄出来,他不要署名权之后,整个幕府但凡识字的,都表示“困难总比办法多”,这样的苦差事,再苦再累,咬牙也要坚持!
    大部分幕僚们因为平日里不知道积累,马屁拍时方知少,大舅哥商无忌掏出小本本,随便翻了一页,开口就是“功在当代”,闭口就是“利在千秋”。
    旁人一听,只能交口称赞亚克西。
    没办法,说得太好了,有理,绝对有理。
    那大家都鼓掌了,都交口称赞了,这大舅哥商无忌,也就笑纳了。
    承让、承让……
    这活儿商无忌也没打算今年或者明年还是说后年弄完,不急于一时,慢慢来,先起个头,让人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毕竟,这可是“典”!
    “汉字字典”一事,主要是定下名分,其余的,大舅哥商无忌并不是很在意。
    现阶段偶尔更新一下“常用字对照表”,就已经很好了。
    类似“卫夫人生活秘书办公室”这种单位,在翻译卫夫人老家藏书的时候,有查漏补缺发现新字,那么直接打个补丁,弄一套“常用字对照表”1.01版本出来即可。
    每更新一次,对大舅哥商无忌来说,都是功劳啊。
    不是功劳,至少也是苦劳不是?
    只是对于办公室里忙得跟狗一样的小秘书们,她们吐槽的却不是工作本身,而是办公室主任这个位子,怎么就落在了孟姜的手里。
    没人想着这功劳苦劳,将来其实自己也有一份的。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你们可要添茶?刚烧的水。”
    “这天真是热,可有凉茶?”
    “隔壁有凉茶,我去拿过来。”
    哗啦啦作响的竹简到处都是,抄录了一份,就归档一份。这些藏书,对有些人来说,就是垃圾,毫无用处。
    不过李总裁专门盖了个大仓库,就是专门存放这些竹简木牍的,还专门盖在了高地上,周围也没有草场林地,为的就是防止着火。
    以防万一,还在高地挖了个池子出来,底部夯实之后,再贴合陶板,然后铺一层细沙、鹅卵石、河床石,最后再注水,为的就是防止蓄水失败。
    这些水,也是用来防火用的。
    因为李总裁的行为,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很看重这些竹简木牍,所以小秘书们在抄录翻译的时候,也没有敢糊弄。
    活儿有没有干完,不是她们说了算,还有验收的。
    验收的人,跟她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说不上话,挑出错误就得打回来重做,该返工还是得返工,完全没有反驳反抗的能力。
    “嗳,听说明日开始,我们办公室也能分一些冰?”
    “还有冰?!”
    有个小秘书惊呼一声,“在朝歌时,夫子们也未见有几块冰。”
    “听说原先州来大夫的住处,有冰窖,冰块甚多。”
    “啊……在淮中城还真好啊。万幸不必北归朝歌,若是归去,只怕也是与人做个妾室。”
    “妾室?做个陪嫁吧!”
    “嘘……小声些,外间那些女子,都是女卒,甚是凶悍。”
    “怕她们作甚?!”
    “你是不怕,我却是怕的。这些女子,可都是听越夫人的。在朝歌、许国,公主身份高贵,在淮中城,那可未必。”
    “听说青玉台那里住着的,就是陈国公主。”
    “不是说,‘桃花姬’‘小桃花姬’,都在此处么?”
    正叽叽喳喳偷懒呢,外间又来了个小秘书,拎着个巨大的茶壶,累得满头大汗,一边走一边叫:“我在隔壁,也听得你们在聒噪。才来了多久,这淮中的音韵,倒是学了个像模像样。”
    “热死我了,且来一杯凉茶。”
    “也不道谢的么?”
    “谢了谢了,以后若是得了淮水伯宠幸,定让你在一旁伺候。”
    “呸!”
    这些卫国来的小秘书,学习能力极快,还没有呆上多久,已经把淮中方言学得很像。
    连本地人使用的古怪语法,也全部适应了过来。
    甚至有两个机灵的小秘书,正在跟着丘北女兵学吴地方言,一些常用语,已经能够听懂。
    旁人问起来,这些卫国来的小秘书,都用入乡随俗的理由来解释,倒是让人听得很是舒服。
    十几个女子忙里偷闲,嘴碎地在那里八卦,有忙着开窗通气的,有拿着宽大便面帮忙扇风的,还有倒茶递杯的。
    嘴上虽然不依不饶,却看得出来,互相之间抱团的很。
    “嗳,你们说孟姜此去公主那里,所为何事?”
    “什么孟姜?!叫姜主任!”
    “好好好,姜主任姜主任姜主任。那姜主任去公主那里,是做什么去的?”
    “早上用早膳时,听人说是昨日有卫国行人到了淮中。”
    “怎么又来?莫不是君上不让我等留在这里?”
    “什么君上!”
    “是……卫侯莫不是又有所求?”
    “如此夏日,总不能还要大战一场吧?”
    “既不是大战,也是为了大战。夏日一过就是秋收,总是要大打一场的。”
    “那如此说来,定是过来淮中,求购甲兵。我在家中,见过父兄的甲具,只怕连丘北女兵的都大不如,都是皮甲,只是看上一眼,也知道好坏。”
    说罢,那小女子更是面有得色,“若真是卫侯又来求公主,我们办公室,定会有人前来游说,你们说,可要拿捏一番?”
    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更何况还是一群在朝歌混过中高端场合的冰雪聪明小姐姐,“吃卡拿要”这种技能,自家父兄没施展过,朝歌别处也是见过的。
    真要是有卫国人过来做说客,怎么地也要学上一学。
    来了淮中城,她们可是听说了淮水伯那句“依葫芦画瓢”!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