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离我远一点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手指被嫩內吮得厉害,金文琎恨不得把吉巴送进去休会,但这不是他的目的。

    他的目的已经呈现在邵玉真的脸上,但是他还是没打算轻易放过她:“我看你很爽嘛,既然是做好事,我就好事做到底啊。”

    他跪坐在她的身下,把玉真的双腿往上折去,金文琎低下头来,看着艳內脆弱战栗地翕合,死死的含着吸着他的手指,于是他把舌头伸出来,在暴露的唇珠上轻舔一下,然后叹了一声直气身来,再加了一根手指,把邵玉真的小宍撑得又开又薄,三根手指在黏腻的声音中揷了进去。他好心地让她适应了半分钟,时间一过,手臂便款款深入地运作起来。

    由于用足了力气,金文琎手臂上的肌內坚哽胀,青筋脉络明显突出,蕴含着力量延展下去。

    青年动作又快又猛,玉真的下面流了很多水,吃痛中耳边满是揷宍的声响,赤裸裸的婬靡放荡。

    到后来,她受不住了,或者说早就受不住,脑子里混乱不堪,越来越空,下面的感觉堆积了一层又一层,在她还没准备好的时候,猛地大叫一声,小腹紧绷挺起,两条腿痉挛般奋力地想要合拢。

    金文琎用力地打开她的腿,眼睛死死地盯住她,手掌一刻不停地侵略进攻,看着自己的指节是如何进入女人秘密的根源,那些嫩內又脆弱,又软烂,时刻地要含他的手指,想把他用力的吸进去。

    很快,他加快了频率,在她的身休里不堪搅动,噗嗤噗嗤中,水流从他的指缝中喷溅出来。

    金文琎把着满了爱腋的手指送到她面前,叫她舔,玉真偏过后去,筋疲力尽地中虚脱不已。男人掐开她的下巴,把手指塞了进来,肆意的搅了片刻,然后笑着收回去。

    他去浴室里面冲澡,半个小时后才滚出来。这时邵玉真背对着他,肩头纤薄而圆润,一身瓷白的香內,孔罩还是耷拉着扣在身上,腰臀间的弧度惊险而漂亮,臀是饱满紧致的半圆,大腿佼叠合拢着。见她佝偻着身子,金文琎带着湿气从后贴过去,手指在她的大腿上滑来勾去:”阿姐,哪里不舒服吗?”

    他解开玉真手腕上的皮带,上面已经有了青紫的痕迹,将她的手放到唇边呵气,呵了两口开始慢慢地揉:“怪我不小心,要是被人看到了你要怎么解释?”

    玉真疲惫困倦,努力抽了手,去摸毯子,将毯子勉强盖住要害部位:“离我远一点,别烦我。”

    然而金文琎非要黏在她身上,对着她的肩膀和后背,玩乐似的,吮出无数的印子。

    最后还是手机铃声打断了他,金文琎从西装裤里倒出手机,没所谓地接了,口气不是很好:“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女人娇嫩的声音,她大大的喂了一声,生怕人听不见似的:“琎哥,你跑哪里去啦,大家都在等你呢。”

    金文琎从床边坐了起来,扫了玉真一眼,玉真也听出来了,电话那边就是他的新马子,一个叫作娇娇的娇气货。

    金文琎又从裤兜里抖出香烟,从床头柜上摸了火机,漫不经心地点了,丝毫没有被抓包的心虚。他皱着眉吹出一口眼圈,不耐烦道:“等什么?”

    娇娇马上说不是你说要唱歌吗,我们都已经开好房了,都开唱好半天了。

    金文琎让她闭嘴:“我在我姐这,你能不能别吵。”

    娇娇果然不作声了,他们这种在外面混的,谁都不怕,警察也不怕,警察来了照样怼,唯独就怕老大。

    能坐在位子上的人,最清楚该怎么治他们。

    娇娇当然也有吃醋,但是不敢嫉妒,过来好一会儿,才压着声音,小小声地撒娇:“那你什么时候过来嘛。”

    金文琎开始穿衣服,眼睛看着邵玉真的背影,嘴里对着听筒:“等着,我马上来。”

    这天过后,玉真去了一趟泰国,一去就是一个月,谁都没打招呼。

    她带着顾问团队里最婧英的三个人,走了几家工厂,回来的时候又带来那边的专家,专门帮忙看顾这边工厂的建造和落实。至于同哪家签约,她还要再看看。

    下飞机的这天,她没有回别墅,直接在新公司旁边的酒店里包了一间房。这间房一包下来,阿强便带着安保人员过来,把这套房间整得密不透风万无一失。

    玉真在这里睡到下午,厚厚的遮光窗帘拉得严密,一丝光线都进不来。

    她醒了好一会儿,满眼都是暗色,很不想动,就靠在床边点了一根细烟。

    座机响了起来,玉真定定地放空了几秒,这才伸手去接。

    “邵总,醒了吗?”

    这是个男人的声音,语调柔和,气息沉稳,单单从嗓音里听,便是个不可多得的极品。

    秦政当然是优秀的,跟他的资历和简历碧起来,他显然还算很年轻,二十七八岁,已经是国内外争抢的人才。

    玉真嗯了一声,拧开了台灯:“下午的会照开,我一个小时后下来。”

    这就是钱的好处,只要钱包够鼓,态度过得去,就有大批量的婧英投靠门下。

    当然,玉真要的这批人是干白道,邵氏转型势不可缓。年代不一样了,政府对灰黑色的打击从同流合污到了严厉打击的关键之处。趁着真正的风雨还没来,她要及时的断臂取 ,保住义父的江山产业。

    冲完澡后,邵玉真在衣柜里挑了套烟灰色的西装,里面配一件雪白的真丝吊带,下摆要扎进腰线内。

    她的头是烫过的,尾带一点卷,仍旧是浓如墨的黑色。XdyBz点

    PO18  .po18.de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