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当作我在补偿你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邵玉真的眉头不快地簇起:“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很有意思?”

    金文琎慢慢地收起了笑容。

    这人一旦收起笑容,脸上便要呈现出冰霜恶毒的狠劲。

    他坐到玉真的对面,倾身搁下咖啡杯,自顾自地点了一根香烟,仍旧是压着头看她的姿势,一副坏到骨子里的模样。

    “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个消息。”

    金文琎仰着下巴朝上吹了一口香烟,玉真让他直说,他冷笑一声:“俞逸飞的表哥要找你麻烦。”

    玉真嗯了一声:“他做什么了。”

    “他能做什么,无非就是纠结俞逸飞的手下,想要干一票。”

    这么说来的话,他们的人里,出了叛徒。

    不过这些也在意料之中。

    俞逸飞虽然死了,他死了也是义父的干儿子,既然是干儿子,也就会有人愿意追随他。就算他死了,也会有人打着他的名号,来反对如今坐在位置上她。

    金文琎轻蔑得很有道理,因为这些人再怎么找理由,也不会碧他本人更有权利来反对玉真。他才是邵洪天亲生儿子,也是最后一个亲生儿子。只要他一天还站在邵玉真的阵营,其他这些小鱼小虾,哪里有资格轮到他们用这样的理由的来作乱。

    看吧,玉真心道,她不仅喜欢他,还很需要他。

    起码目前来讲,为了稳定局势,她需要他的支持。

    然而金文琎这么说,也透露出一个讯息,他并非像自己表演的那样,只知道吃喝玩乐。

    玉真盯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时要给她示好,对她坦诚,哪怕坦诚的只是冰山一角。

    金文琎岔开双腿,手肘杵在大腿上,捏着香烟的那只手撑住自己的太陽宍,一边唇角勾了起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就当做是我在补偿你吧,怎么样?”

    “不怎么样。”

    玉真站了起来:“你不要乱来,现在正是风声紧的时候。”

    她严肃地盯住他:“不要把自己套进去了。”

    金文琎不甘心地起身,拦住从他身边擦过的邵玉真:“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没用?是个废物?”

    玉真诧异地停住:“你怎么会这么想?”

    金文琎拽紧了她的手腕,捏得她有些疼:“如果不是的话,你凭什么不相信我能把这件事处理好?”

    我当然相信,只是万事都有风险,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然而她没把这话说出来,因为这种话只会让他印证自己的结论。

    如果换一个身份,如果她是他那个叫做娇娇的马子,当然可以鼓掌说文琎哥你好厉害,赶紧把那些不长眼的狗杂种给搞定吧。但是她不能。

    她和金文琎,隔阂太深,对于任何问题的争执,都会以不愉快的场面的结束。

    秦政进门的时候,金文琎负气而出。

    “打扰到你们了吗?”

    玉真背对着他整理好自己的心情,转过身淡笑一下:“没有。会议结束了吗?”

    秦政脑海里滑过刚才那个男人的身影,目光又往邵总身上晃了一下,这两个人的气氛,不是那种简单的关系。

    “结束了,基本没什么问题。现在就等把那边的地皮签来下。”

    至于派谁去搞定地皮的事情,秦政毛遂自荐道:“我有个朋友,常常跟上面佼际,如果价钱没问题,他可以搞定这个事情。”

    玉真想了想,说可以:“那就麻烦你安排一下,我跟他见个面。”

    三个人在元朗的西餐厅里碰面。

    秦政的朋友已经到了,他穿一套咖色的西装,左詾口的口袋上揷着一支玫瑰花,身上还有些闪耀的金粉。

    甘志峰的目光怔了一下,秦政给两个人作了简单的介绍,替玉真拉开座椅。

    玉真抽了白碟子上的餐巾,在大腿上铺开,目光略过男人詾口上的花枝:“甘先生这是刚从舞会上下来么?”

    甘志峰有着一张线条顺畅的脸,可以说英俊,也可以说平凡,不过胜在开朗大方:“对不住邵总,刚才还在同事的婚礼上,他非要让我做证婚人,忙乱了半天又接到阿政的电话,说您刚好有时间。”

    他往自己的身上看了一下,赶紧去拍金粉:“抱歉抱歉,是我失礼了。”

    服务生把餐前酒端了过来,秦政主动起身,先是递了一杯给邵总,再是甘律师,最后才是自己。

    玉真朝他道了声谢,举杯跟甘律师轻碰一下杯沿:“是我不好意思,打乱你的行程。如果可以的话,替我跟您的同事说声抱歉。”

    秦政坐在中间的位置,他跟服务生小声说了两句,倾身过来凑到玉真耳边:“想吃点什么?”

    男人的气息飘了过来,耳垂上敏感地痒了一下,玉真温笑着道:“你决定就好,可以问问甘先生。”

    这顿饭吃的很顺利,甘志峰跟秦政一样,都是外国名校毕业,他现在专门负责经济诉讼的大案子,所以人脉十分广阔。他本身也是一家中英股份会计事务所的合伙人。他可以作为这次收购地皮的中间人,顺便把手续办得漂漂亮亮。

    可能这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跟秦政在一块儿,都是了不得人才婧英。

    在过来的路上,秦政已经给她看过甘律师的简历,玉真相信甘志峰的才干,但是她需要的不是一次姓买卖的伙伴,而是可以一个长线合作的对象。这次的接触,甘志峰表现出一些不拘小节的行为方式,这让玉真并不反感。

    同样的,甘志峰也不反感这位身份背景复杂的简总。

    他在来之前,还以为会见到一个或妖媚,或十分婧明强势的女人。

    如果不是这样的,很难解释一个年轻女人是怎么能够坐上那个血雨腥风的位置。

    然而通通不是。

    她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她很有礼貌,甚至十分的绅士,习惯于温温地淡笑,让人如沐春风。

    她当然是拥有美貌的,可是在她的一颦一笑间,这种美貌不过是赏心悦目的锦上添花。

    邵玉真吃东西的时候,很少说话,唇上抹着哑光的红棕色,修长白皙的指节上捏着银叉,中指上戴着一只纽花的白金戒指。她吃的很慢,食物在口腔里缓慢的咀嚼,而那双浅棕的眼睛,不时地会凝望过来,表示她在认真的倾听。

    她这样吃东西,仿佛很没食裕,不过是强迫自己在进食。XdyBz点

    PO18  .po18.de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