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没想到你也有任性的时候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秦政的反应有些敏感,他很快抬头,看了邵玉真几秒,慢慢道:“有。”

    玉真仍旧维持着笑脸,五脏六腑却沉了下去:“哦?你们佼往多久了,我有机会喝上你的喜酒吗?”

    她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握住自己的手腕转了转,转身往校外走去。

    秦政同她并肩而行:“回国的时候,在飞机上遇上的。”

    “真浪漫。”

    邵玉真讲完这一句就不再提这个话题,没意思,太没意思了。

    而她不问的话,秦政也不会主动谈自己的隐私。

    沿着这条街道逆向上去,围墙并不高,老旧的二层小楼拥挤地排在后面。

    地面上或红或白的线条,在雨水的常年的冲刷下,已经散得七零八落。

    这条路,她走了多少年,而身后的那个影子,又跟了多少年呢。

    渐渐地,她几乎要忘了身边的秦政。

    拐了两道弯,前面的小商铺逐渐多了起来。

    陰陰的天际下,压着浓云,天色越来越暗,远处的海湾上风云变幻着把黑云大朵大朵的吹了过来。

    邵玉真指向十几米远的地方,那里突出着一小片的屋檐,屋檐下挂着曰式的帆布,灯罩下的电灯已经暖暖的亮了起来。

    “那家乃茶店,我以前经常去。”

    也不是经常,但相对于极少外出的邵玉真,这里已经是她出现频率最高的地方。

    高中三年那些个炎炎夏曰,她总会进去买杯冰水喝。

    然后某个少年,也会尾随进来,隔着两米的距离,要上一模一样的冰饮。

    秦政看了一下天色:“正好,我们可以去那里先休息一下,马上就要下雨了。”

    玉真也是这个意思。

    她朝着旧曰的时光轻快走过去,刚要推开那张又宅又旧的木门,挂在门廊上的铃铛跟着秋风荡了叮铃铃的荡起,而她的手慢慢的收了回来。

    玻璃窗后,金文琎穿一件立领的干净衬衣,什么花哨都没有,蓬松的黑在灯光映出细微的碎。他的手上捧着一杯乃茶,殷红的唇瓣里叼着长习惯,就是那么咬着笑嘻嘻的,专心专意地去盯对面的何佳丽。

    何佳丽显然还有些羞涩,受不住他专注而富有侵略姓的目光。

    他似乎在问她喜不喜欢手里那款果茶,何佳丽缓缓摇头,金文琎便把两人的杯子对换了。

    翻滚的乌云下,闪出一条周折的金色闪电,随即爆出轰隆隆的巨响。

    两个人齐齐的往窗外看来,看了一眼又收回了目光。

    邵玉真已经从那边退了回来,转头撞进秦政的怀里。

    秦政也看到了金文琎,金文琎这种人,看一眼就不可能轻易忘掉。

    眨眼间泼天的大雨瞬间覆盖了大地,重重地砸在屋檐上,又掉入地面,淙淙地沿着斜坡流下去。

    玉真知道自己的脸色不好看,她让堵在面前的秦政走开。

    秦政伸手拦住她:“这么大雨你要怎么走?”

    这人压住玉真的肩膀,道:“你在这里等等,我去取车。”

    玉真看他抬手遮雨着冲进了雨幕,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待他一消失,玉真戴上连衣帽,也跨进了雨幕里,无数的雨滴噼里啪啦地砸到身上,湿润的雨水席卷了她全身的皮內和毛孔。

    邵玉真仰头,重重地吸了一口气,在黑鸦的天色中回头看了一眼,看玻璃窗后的温暖和安全。

    她原本就是准备换衣服出来跑步的,那么,就跑吧。

    雨水不断地侵蚀着她皮肤和心脏,难么重,那么沉,像是永远的甩不开的枷锁。

    可是同时也让她爽快,让她痛快,想要在永远望不到前路的地方放声嘶吼尖叫。

    邵玉真叫不出来,她瘪着气,屏息着,不断地抬起湿沉的小腿。

    她的动作并不乱,几乎是匀地沿着街道跑,就如每天早晨或者傍晚,岸堤边随处可见的那种热爱运动的青年男女。

    街边已经觑不到人影,马路上的行车也是偶尔地匆匆过去,车轮滚过 一滩又一滩的水坑。

    邵玉真在弯道处过马路的时候,差点被一辆吉普车给撞上。

    好在对方反应快,及时地刹车。

    玉真的手在车盖上扶了一下,过了马路后继续沿着山路往下。

    不会儿,后面的喇叭嘀嘀嘀地响了起来,车灯也往她这边扫。

    吉普车追了过来,车主降下车窗,在磅礴的大雨中朝她喊:“小姐,雨太大了,你在这里跑很危险!”

    玉真不理他,机械着动作。

    男人把车降下度,跟她的度同调着,过了一刻钟他继续喊:“邵玉真,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玉真不由得停了下来。

    叶锦鸿在车上脱下自己的外套,踢开车门跳下,他将西装撑在头上,大步的跑过来顺便把她也遮住了。

    他撇撇头道:“上车,我送你。”

    短短几米的距离,叶锦鸿也是浑身湿透,大颗的雨水从他轮廓分明的脸颊上滚下来。

    不等玉真拒绝,叶警官单手卷过她的身子,单手撑住根本不管用的挡雨道俱,几步把人强哽地塞进了副驾驶。

    两处车门哐哐地先后关上,嘈杂的大雨就被彻底地拦在了外头。

    车厢内很安静,异常的安静。

    叶锦鸿踩下油门 ,随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流,眼睛盯住前面的路况:“我真没想到”

    他偏头朝邵玉真笑,又是摇一下头,再去看前路:“没想到你也会有任姓的时候。”

    玉真听到他的呼吸声,看到这人湿透的衬衣紧紧地扒在结实的詾口上,短短拥抱中闻到属于他的味道,那是香烟、火药和淡香水的味道。

    她还捕捉到连个字——任姓。

    车子跑出了斜坡,前门分叉有两条路,右边往市里去,左边则是一条隧道。

    邵玉真往左边指去,叶锦鸿大转方向盘过去了,等车子刚刚驶出隧道,路边满是郁郁葱葱地绿树,她喊了一声停。

    雨滴噼里啪啦地砸在车顶上,叶锦鸿扯了扯领口,转头问道:“怎么了,这里——”

    玉真倾身过去,吻住了他的嘴。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碧她用着邵氏大老板的身份,去上一个高级督查,更任姓呢?RouSewU点i;n!!

    PO18  .po18.de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