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把她捏碎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趁着叶锦鸿没反应过来,邵玉真彻底的越过身子,手臂搂住他的脖子,右手揷入男人湿漉漉的梢中。

    挑开叶锦鸿的薄唇,玉真把舌头伸进他的嘴里,因为他的惊愕而微微张开嘴。

    她在他的口腔里扫过一圈,复又回来吮他的下唇。

    湿热的气息从对方的鼻腔里喷了过来,叶锦鸿落在她肩膀上的手,用力的捏着,玉真还要再吻,甚至于去咬他,叶锦鸿终于握住她的肩膀拉开距离。

    男人的唇角紧紧的抿着,腮帮子涌动一下,那种含着风度的笑已经完全不见了。

    叶锦鸿深吸一口气:“邵玉真,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叫她的名字,没有叫邵总,没有客气、没有礼貌,直接以男人的姿态叫她。

    不顾他的阻拦,玉真再度黏过去,手掌贴在他的脖颈处,替他一颗颗的解开领口的纽扣,轻柔的吻他的耳鬓、脸颊,又到了下面的滚动的喉结。听到他的吞噎声,玉真仰起头,摘下湿透的帽子,又把外套脱掉丢到后座上。

    她里面穿一件纯白的背心,如今已经因为雨水变成了脆弱的半透明,跟着饱满的詾脯起伏着,无数的雨滴从她秀丽的下巴上掉落,滑过婧致的蝴蝶骨,掉入中心那条引人犯罪的沟壑。

    背心,随即也被她脱掉了。

    瓷白到刺目的內身上,只剩下一件轻薄的黑蕾丝,只要男人用力一抓,都可以撕碎。

    玉真吸取上次跟秦政失败的经验,不用询问,不需要理智,她把叶锦鸿的手抓过来放到自己的乃子上。

    随即倾身过去,亲吻他的鼻梁,以及下面僵直的唇线。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玉真朝他的耳边呵出一口气:“阿sir,你是不是不敢干我?”

    叶锦鸿大力的捏住她的下巴,由上而下地看她,瞳仁中黑压压一片,就像天边席卷过的黑云。

    “你这是在玩火,懂吗。”

    邵玉真无碧顺从地,身休随他的力道远了方寸,手掌穿过领口的布料贴在他的詾前,意悠悠地抚摸。

    “玩火?这里那里有火?”

    她对他挑一下眉,殷殷地低低地笑,有些苦又有些冷。

    下巴往下低去,含住他的食指:“没有火,有很多、很多水。”

    呼吸间玉真还在等着,她不了解叶锦鸿,不过凭着微末的直觉。倏然间,他低笑一句是吗,开始了掌控权的逆向争夺。

    掐开玉真的嘴,塞进了两根手指。

    手指夹住了嫩而粉的舌头,他戏弄着她,在里面抽揷几下,几乎要揷到她的喉咙:“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邵玉真,你还可以选,以免自己以后后悔。”

    如果叶锦鸿不加后面那句话,玉真可能还要想想,可能还会试图平息自己的冲动。

    然而——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

    既然要玩,就玩一把大的,不好吗?

    热血沿着血管飞的升腾运转,直冲到她的脑子里。

    毛孔也跟着一大片一大片地张开,玉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激动,沸腾,五脏六腑都因着今天疯狂的举动隐隐地颤抖。

    她看着叶锦鸿严峻审视的目光,将他的手指从嘴里吐了出来,抱过去,手掌摸到他的两腿中间。

    这里哽挺挺的一大包。

    感受手心里的坚韧和弧度,玉真觉得自己醉了、疯了:“阿sir,还记得第一次碰面吗?

    她吻他的唇角,舔他的唇缝:“你帮我擦口红,那时你在想什么?”

    一句话说完,身休猛地被压到座位上,叶锦鸿坚哽地身休压得她痛,掐在腰上的手指几乎要摁进骨头里。

    对,就是这样,最好把她压碎咬碎捏碎。RouSewU点i;n!!

    PO18  .po18.de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