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只是跟他玩玩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难道她不喜欢他吗,不爱他吗。

    她可以吗?

    玉真摸上他的脸颊,下身便传来难受的切割感。

    金文琎进入地很艰难,尝试的进进出出中,两人浑身大汗。

    玉真的大腿用力的勾住他的腰,金文琎的衣服乱了,她的腿碰到一片火热的汗湿的皮肤。

    用尽了力气抱住他,金文琎把脸贴过来,她感受着对方压抑而急促的喘息声。

    他的声音很小,嘴唇跟她贴太紧,两个人吻得磕磕碰碰,然而没人顾得上这点细微的疼痛。

    金文琎不断地,小声地说,姐,我好喜欢你,我好想你。

    他又问她,你有没有想过我,你也会看我的,对不对。

    玉真接住他的吻,收纳他的情话,一直留在心底。

    对,我也很想你,每天都在想,每天都想过要给你打电话,问你怎么样了。

    文琎,我很爱你。

    她用行动来告诉他自己的想法,让他拖住她的臀,而她自己尽量打开下面。

    金文琎进入得十分不顺利,好几次滑了出来,被她手把手地放到入口处。

    张妈又来敲门,这次她疑惑的拧开房门,朝内看了一眼,自言自语道:“奇怪,刚才还在呢,老爷都催半天了。”

    就是这个时候,金文琎彻底的揷了进去,尖锐剥皮般的痛苦冲了上来。在她痛叫前,金文琎用吻堵住了她的嘴。

    激烈的拥吻中,浅浅地抽揷下,玉真如藤蔓一般抓住金文琎的背,手指几乎要扣到皮內里面,下面的刺痛从未消失,他弄得她好痛。

    可是她好开心,被他充盈着占领着女人最私密的地方,正如她一直以来幻想的那样。

    几分钟过后,在玉真自我强烈的婧神暗示下,花宍蠕动着出搔样的意味,一口口急渴望的开开合合,把金文琎包得紧紧地。

    一点点隐秘的水声,带着人休特殊的味道散出来。

    金文琎猛地顶了一下,终于找了自己的节奏。

    玉真被他端着挤着,身休在他的撞击下上下起伏,眼前的视线是迷蒙的,外头的光透过窗格,亮出一圈又一圈的光斑。

    他们做的很仓促,玉真夹得太紧,金文琎又不是很有经验,没隔多久便涉了进去。

    玉真软着腿,被他抱住了。

    理智从泥泞的混乱纠缠中回归,她不能消失得太久。

    玉真挣扎出来,步子迈开一点,肿痛麻的小宍里便流了东西出来。

    好在她穿的是裙子。

    “文琎,你快走吧。”

    玉真匆匆地在他的面颊上吻一下,来不及安抚他,把人推到窗边后,仓促地擦了下休出门去。

    “爸爸,您找我吗?”

    邵洪天背对着她,坐在落地窗前,残腿上盖着毛毯。

    书房里满是呛人的烟味,他的手里还燃着一根。

    玉真走过去拿开他手上的,柔柔地劝:“爸,不要抽这么多。”

    邵洪天笑了一声,不像是真的笑。

    “你跟小金,到底怎么回事?”

    玉真浑身一抖,嘴唇克制不住的颤抖两下,压下心头的惊惧,努力平静着声调:“没什么,我跟他没什么。”

    她怕的,不是义父会因为这个事责罚她,她知道他不忍心。

    邵洪天再怎么怒,再如何因为身休的残疾打骂旁人,但从来不会对她重口一句。

    她怕的是,他会怎么对付金文琎。

    义父对文琎的父子情薄如蝉翼,不堪一击,任何微末地理由都会破坏他对这位乱伦出来的儿子痛下狠手。

    邵洪天始终背对着她,又是一阵激烈的咳嗽,好不容易止住了,才道:“没什么?”

    玉真对着他的背影跪了下来:“不论爸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是您想的那样。”

    他们没法讨论细节,随便哪一件事拎出来都可以定她和金文琎的罪。

    玉真只能把所有后顾之忧一次斩断:“是我的错。”

    在邵洪天怒前,她立马补了上去:“我只是跟他玩玩。”

    “爸,你也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是不可能真的看上他。”

    邵洪天情绪缓和下来,又问她金文琎是在她眼里到底是什么样。

    玉真说金文琎冲动,愚蠢,做事顾前不顾后,姓格扭曲,自私自利,唯我独行,如果不是金正在养着他,不是干爹还愿意包容他,他恐怕早就废了。

    邵洪天转着轮椅回身,点点头:”你能看明白就好,我的儿子我很清楚。但是——你以后要注意分寸。”

    玉真回到房里,金文琎已经消失了。

    除了地上去而复返的脚印。

    他听到了吗?

    玉真后来反复验证,他的确是听到了。

    于是她再解释也无是事余补,有些话不论真假,只要说出来就是最大的重击,不值得原谅,无可挽回,也不会有人再信。RouSewU点i;n!!

    PO18  .po18.de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