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非要疯疯癫癫往我身上爬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要ch0烟吗?”

    这时已经晚上十点钟,锦鸿身上的衬衣已经有些褶皱,不过面上还算jing神。

    玉真说谢谢:“我ch0不惯男士香烟。”

    锦鸿笑一下,掏出一包薄荷来,是她常ch0的那种,玉真诧异地看他一眼。

    男人的手指在打火石上滑了一下,一簇柔软的火苗冒出来,锦鸿隔着桌面倾身过来给她点火:“别跟我客气。”

    玉真捏了一根到手里,又含到唇边,锦鸿笼着火苗,脸庞悬在她的上面,一点点气息洒了过来。

    她点了火,正坐回去,锦鸿同样坐下,两个人对着喝咖啡,或者ch0一根烟。

    大约一刻钟后,玉真朝他正视过去:“阿sir每天都要忙这么晚吗?”

    锦鸿撇嘴:“做警察的随时待命,这有什么办法。不过谢谢邵总关心。”

    玉真抿一下唇,换了个话题:“我相信琎不会做这种事情。”

    锦鸿端着马克杯,半压这头看过来,小抿一口咖啡:“是吗?”

    他那种神se,显然是不怎么信,有点慵懒的敷衍。

    不过锦鸿心里很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说警察不会lan用职权?

    玉真笑了笑,很镇定的模样:“不用我相信他,他根本就不用做这样的事情。”

    锦鸿放下杯,十指交叉着放在x前,身t往后靠在椅背上:“这谁说的准,对于某些人,钱永远都赚不够。”

    “不过,”他很好说话地,笑纹扬起来,眼睛看似微微地眯着:“我们警察也是看证据,不会空口栽赃别人。”

    玉真捧着已经冷掉的咖啡杯,汤匙在里面搅了一圈:“我觉得或许是有人栽赃。”

    锦鸿哦了一声:“你说我们吗?”

    “怎么会呢,阿sir怎么会知法犯法?”

    她说这话时,眼睛里有点光,像是挑衅,又像是tia0q1ng。

    这时门口有人敲门,锦鸿喊了声进,一位便衣进来跟他低语两句。

    玉真起身:“看来我们可以走了。”

    锦鸿作出一个无奈的表情,顺便耸下肩膀:“是的,感谢你们作为良好市民配合我们调查。”

    便衣已经离开,督察绅士地拉开门,等着玉真过去。

    两个人的肩头离碰上还有分寸之距,锦鸿的手在她的腰上扶了一把,也像是绅士的动作,然而玉真顿了一下,腰后的位置过电般麻了一瞬。

    金琎从审讯室里出来,跟玉真迎面碰上,脚步便慢了下来。

    他在外面不叫她阿姐,叫她邵总。

    玉真是第一次看他穿西装,黑西装版型一流,男人身材一流,脸蛋英俊得刺目,像是古堡里走出来的x1血鬼。

    金琎的头发斜侧往后梳理过去,鬓边一根碎发都没有,仿佛完全换了一个人。

    他也是很久没见到玉真,多看了她两眼,便沉默地往前去。

    到了外面,李英杰拉开车门,玉真叫金琎进来说两句话。

    “你对这件事有头绪吗?”

    金琎偏头往窗外看:“不排除有几个可能,还要回去查。”

    玉真的视线则朝着前方,司机还在外面,封闭的车厢里只有他们两个。

    可是很多事情都变了。

    “会不会是我们自己人,私下在场里卖药。”

    金琎显得有些不耐烦,浓眉紧蹙着,烦躁地掏烟点烟:“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直到一分钟后,玉真才道:“琎,不用这么认真,我不是这个意思。”

    然而金琎已经推门出去,警察局门口停下一辆出租车,何佳丽慌张地从里面跑出来。

    他快步的过去,握住她的肩膀,说了两句话。

    玉真坐在车里,看他抱住了焦急的何佳丽。

    手机滴的一声,进来一条短信,是华庭酒店顶楼的某个房间号。

    玉真对着短信看了很久,叫司机和李英杰上车。

    玉真告诉李英杰,她要去天台上吹吹风。

    当然她没有上天台,而是摁下了房间的门铃。

    深棕se的厚重木门敞开,锦鸿还是穿着那件皱巴巴的衬衣,微笑着迎她进去。

    “不好意思,我看着是不是很狼狈?”

    玉真直直往里走,他的外套扔在床上,浴室里还放着热水,一瓶红酒放在桌上正准备开封。

    她走了过去,握住开瓶器,啵的一声ch0来了橡木塞。

    男人从后面搂住了她,柔软的唇落在她的耳垂上:“是不是我不找你,你永远都不会找我。”

    玉真倒出两杯红酒,转身给他一杯:“督察也会质疑自己的魅力吗。”

    锦鸿拿鼻哼笑一声,轻推着她的肩膀一齐走到落地窗前:“这里的景se真不错。”

    玉真喝下一整杯:“你是不是太大胆了一点。”

    锦鸿在落地台灯旁的沙发椅上半躺下来,两腿交叠着,一面盯着她一面慢慢地喝酒。

    很快,他的笑已经不大明了,单手拧开衬衣上头的两粒扣:“那就要看是谁在暴雨天,非要疯疯癫癫往我身上爬。”

    太yanx是激烈地跳了一下,玉真深x1一口气,想要再喝酒,这才发现杯里面空了。

    锦鸿慢慢地说:“过来,喝我这一杯。”

    玉真发现自己的呼x1局促起来,她甚至听到自己起伏的呼x1声,一g无形的力量g引着她走了过去。

    锦鸿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玉真扑倒在他的身上,酒杯也掉在地毯裂成了几份。

    她努力的往后仰着身t,两手撑在他的x口上:“别碰我。”

    男人揽住她的腰,压制着她的挣扎:“你既然来了,也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轻轻地在她的唇角处吻了一下,复又愉快起来,大拇指上粗粝的纹路刮擦她唇上的口红:“在警察局的时候,你为什么那样看我?”

    玉真退无可退,面无表情着:“你想多了。”

    男人翻身把她压下去,饮一口红酒,捏着她的下巴灌过来。

    暗红se的酒水沿着两人的唇缝蜿蜒流下,玉真的脖里sh漉漉地,内心也是cha0sh的,而她的舌头已经跟锦鸿的接上,很自然地被他带动着缠绕起来。

    长长的一吻过去,锦鸿ch0开片刻:“还说我想多了?你在g引我,知道吗?”

    ————————

    咱怎么错觉这俩人配一脸???lt;/divgt;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