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白白送上门,就看人要不要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玉真翻过身来快快地爬走,脚腕被人拿住,她的手抓在滑溜溜的床单上,把床单揪了一大片起来。

    秦政把她翻了过来,玉真身上的睡衣狼狈地敞开大半,圆润的左肩彻底暴露在灯光下,漂亮的蝴蝶骨下是一片水荡的r白。

    玉真抬腿踹他的肚:“秦政,你疯了?!”

    因为她的动作,两条修长的白腿从睡衣地下溜出来,肌肤白如玉,腿心上包裹着蕾丝的布料,yhu上微微地拱气弧度。

    秦政压下去,捧住她的tr0,鼻往下抵过去,在她的下腹深深的x1了一口,这才爬上来握住玉真挥打的双手。

    “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玉真急促的呼x1着,秦政则b视着她:“邵总,你不是想要我么?”

    玉真头皮一痛,所以他以为她要潜规则他,所以这才自动送上门来?

    她之前——的确是有这个意思啊,该si的!

    玉真的手腕被他擒得很紧,两腿在男人身侧被迫敞开,小腿踢动两下她只能厚着脸皮说:“你误会了。”

    男人慢慢的哦了一声,脑袋埋到她的肩窝处,缓缓的t1an慢慢地咬:“我误会了什么?”

    “如果我没有记忆错乱的话,”他半撑起身,“你从这里,吻到了这里。”

    他抓着她的手落到自己的唇上,到下巴,再落到喉结上,最后往下一滑,他松开她的手,解开自己的衬衣扣,几秒钟的时间便把自己的衬衣丢开了。

    邵玉真一度幻想过,在男人得t的衣装下,会藏着一具什么样的r0t。

    如今真的ch11u0l0地暴露在眼前,跟他的脸一样,他的r0身同样无可挑剔,结实、坚y、肌理分明。

    秦政还要解腰带,玉真猛的惊醒,低头间看到自己身上的吻痕,连忙扯着睡衣盖住。

    话已经说得这么明白,秦政也没必要继续强制她,他也不可能真的强制她。

    说到底,这就是一个愿意白白地送上门,就看另外一个要不要。

    玉真从他的身下退开,整理着浴袍:“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她从床上下去,背对着他:“就当做我之前胡来,现在跟你扯平了。”

    她去冰箱里找水喝,大口大口的饮了几口柠檬水,冲去嘴里男人留下来的触感。

    玉真转过身靠在冰箱上,而秦政则已经在床边坐起来,皮带仍旧是解开的状态,拉链已经往下扯了一半,窄瘦的腰下几根耻毛从内k边沿冒了出来。

    那里还拱起一大块。

    他弓着背,埋头点了根烟。

    规整的发型已经错乱,秦政半抬起头看她一眼,复又低下去。

    看他这样,玉真有些不忍。如果非要为这件事找个负责任的,肯定是她的责任要多些。

    秦政ch0烟ch0得凶,一口去了三分之一香烟,三口就解决了一根。

    他站起来背过身去穿衣服,最后打好了领带走到玉真跟前:“如果你觉得尴尬的话,我可以过几天再来上班。”

    玉真很诧异,他显然已经整理好自己,快得惊人。

    她说看你。

    第二天两人照常在公司碰面,不知道是不是玉真的错觉,秦政虽然秉持着以往的态度和面貌,她总觉得两个人之间多了什么。

    转眼离农历新年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所有人都忙得像狗,争取过年能够潇潇洒洒地耍上几番。

    在金狮旗下的酒吧里贩卖违禁药品的线索已近找到,是某个不入流的竞争对手眼红,故意来砸场,事发之前,他们就已经匿名拨了报警电话。

    金琎的声音从电话线那头传来,电流兹兹地,那头很安静:“证据确凿,人已经被警察抓到了。”

    “确定吗?很难讲后面有没有人在c纵。”

    金琎从车里钻出来,何佳丽在对面的花店里选花:“我会派人继续跟下去。”

    他挂了电话进入花店,佳丽把花束送到他面前:“你闻闻,香不香?”

    金琎连人带花的搂进怀里,却是有些心不在焉:“香,你也很香。”

    事业和ai情的双重作用,果然会改变一个男人。

    玉真恍惚觉得自己或许并不像以前那样ai金琎,她ai的,是她记忆的那一个。而不是在她眼皮底下,在何佳丽面前温柔稳当的青年。

    她和秦政就坐在花店对面的茶楼里,秦政给她续了一杯茶水。

    玉真询问旁边的李英杰:“他们待会儿要去做什么。”

    “金少爷要陪她去医院看她爸爸。”

    何佳丽的父亲风sh病发作,如今在医院里躺着。

    又坐了一会儿,眼见金琎拉开副驾驶的座位,左手搭在nv人的头顶上送她进去。

    车开了出去。

    秦政看看手表,道:“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玉真拒绝了,她说自己还有点事。

    秦政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如果是公事,她向来不避讳他。

    除非是私事。

    玉真跟秦政在路口分开,她想了想,给锦鸿发去短信,问他在忙什么。

    他们两个人,偷情次数越来越多,开始是锦鸿在一味地邀约她,慢慢地,玉真也会主动约他。

    两分钟后收到短信,锦鸿道:“还在开会,要到很晚。家里钥匙就在消防栓后面,如果你没事,可以先去坐坐。”

    玉真拿了钥匙开门,公寓里很整洁,窗户是半开的,丝丝的凉风吹动着窗纱。

    她在玄关处换了拖鞋,这是一双l0粉的nv士棉拖,没有花里胡哨的点缀,玉真的脚塞进去,是刚刚好的尺寸。

    台面上的果盘里放着g净苹果香橙,旁边还隔着一只环保密封盒。

    玉真在沙发里坐下,打开了电视机,就着电视里发出的笑闹声,把密封盒拿过来打开,里面放满了水灵灵的新鲜樱桃。

    每一颗樱桃形状圆满,暗红的颜se十分漂亮,上面还有没有g掉的水珠。

    锦鸿今天应该来过一次了。

    玉真踢掉了拖鞋,蜷着腿,把樱桃一颗颗地往嘴里送,唇齿里全是甜腻的滋味。lt;/divgt;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