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一群狗等着T她B吧(二更)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总统套房里,邵玉真和叶良伟握手,还有黎美珠。

    黎美珠不见得有多漂亮,年纪也不小了,三十三岁,胜在气质温婉善于应酬。

    他们在中间的沙发上坐下,主要还是闲谈、喝酒,建立双方之间的友谊。

    柯桂昌没派上用场,被排挤到一边去了。他拿了红酒去唱歌,眼睛却一直往邵玉真身上扫,带着ch11u0lu0的猎yan之心。

    黎美珠注意到,跟情人交耳讲了两句,叶良伟很不快,起身踱步到表弟跟前让他出去玩。

    柯桂昌很没面子,又不好当场发脾气,抓了一瓶洋酒就出去了。

    金文琎过来时,就见这人si皮赖脸地抱住一位送酒的公主,说自己是谁又如何如何。

    知道他是邵玉真的客人后,金文琎把人迎进走廊尽头的包房,叫了一排陪酒的进来。

    柯桂昌哈哈哈大笑:“你们这里的nv人真新鲜!真带劲啊!”

    他左拥右抱着,把酒水泼到nv人的rufang上,低头去吃,吃完了抹嘴:“金先生不要人陪吗?这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金文琎身穿标准的西装三件套,听了这话,懒洋洋地脱了外套,白衬衫外罩一件高级灰的v领背心。他给柯桂昌点上一根香烟,再给自己点上,对旁边的nv人作了个手势,那人便靠了过来。

    何佳丽等了很久,还是自己坐出租找了过来,透过门上的圆玻璃口往里望,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眼里登时有泪下来,她在走廊里给他打电话。

    金文琎起身接电话,也正好透过玻璃窗看到了她,何佳丽转身就跑,他要追出去。

    柯桂昌在后面说话了,不是对他说的,是对他身边nv人:“你们的邵总,有没有男人?”

    他笑得肮脏下流:“要我说她这样的nv人,裙子下面应该有一群狗等着t1anbc她吧,越是看着正经的nv人,在床上越是个langdang货。”

    nv人哪里敢讲邵玉真的闲话,窝进柯桂昌的怀里,m0他的x:“哎,这我哪知道啊。”

    她把酒杯送到客人的嘴里,柯桂昌却是不耐地推开她:“没意思!滚远点!”

    金文琎收了电话,代替nv人的位置坐过来,慢条斯理地挽起了袖子,亲自倒出两杯洋酒,递了一杯过去:“她不懂事,柯总,你别跟nv人一般见识。”

    柯桂昌喝了好几杯,脸上一片赤红,一把扯下旁边nv人的一字领,抓了满手。

    他抓也就抓了,转头又是叹气,眉目流转中朝金文琎靠过来,已经有些醉了:“邵玉真,光是听名字就像玉nv。还是禁yu的那款。你看她穿的裙子,从脖子开始密不透风,就露点胳膊小腿.....”

    “这种nv人”柯桂昌往裆下抓了一把,询问旁边的男人:“你g过她吗?怎么样?”

    金文琎往后靠去,两腿优雅地交叠着,仰着下巴朝上吹了一口香烟,声音也是慢吞吞地:“你不知道吗?我跟她关系不好。”

    烟雾缭绕后的那种脸,白得像x1血鬼,长直的睫毛被头顶的暗灯照着,落下一片y影。

    柯桂昌的pgu往这边挪,仿佛找到统一战线的同类:“tamade!这个臭娘们!看都不老子一眼!她能坐上这个位子,不知道被她的好义父g过多少次!还在那里装清高...如果是我....”

    金文琎的身子抖了一下,很快平复下来,把自己的耳朵送过:“是你又能怎么做呢?”

    柯桂昌以为他嘲笑自己,歪着嘴邪笑,伸手搂过金文琎的肩膀:“我总有办法收拾那个nv人...”

    金文琎点头,弹着烟灰洗耳恭听。

    柯桂昌搓着手指:“只要下点那种东西,老子让她跪着求我c。就在你们后面的巷子里,撕烂她的衣服,抓着她的头发把ji8塞进她的嘴里。让她尝过一次好货,下次就会求我。”

    他的手已经伸进了k裆,金文琎打了个手势,让人都出去。

    “柯总,您稍等。”

    金文琎施施然地起身,手里端着洋酒,踱着步子走到音响旁边,躬身把扭了一下音量键。

    重鼓点的音乐像海啸一般充斥着整个房间。

    他转过身来,柯桂昌因为酒jing、音乐和幻想,直接敞开了k裆,一边撸着命根子一边大声地辱骂。

    金文琎静静地看着他,慢慢的仰起头来闭上眼睛,头顶的s灯投下投下金se的直线光芒,s在他的脸上。

    五指松开,酒杯落地四分五裂,酒水溅到k脚。

    音乐的鼓点越来越高。

    金文琎睁眼,流星般朝柯桂昌走过去,路过茶几的时候抄了桌面上的水果刀。

    男人正要ga0cha0,忽的被人掐住了脖子。

    金文琎将他sisi的摁进沙发里,右手嗤嗤嗤十几下,t0ng烂了柯少爷的下t。

    ch0u刀,再度树下cha进他的肚子。

    柯桂昌si得很快,眼珠子要从眼眶里瞪出来,金文琎往后退一步,男人的肠子从肚子里落出一大半。

    他把刀子在柯桂昌的尸t上擦g净,丢开,便在茶几上坐了下来,脚下踏着腥热的血,叮地一声点了根香烟。

    ——————

    跟着咱说三遍,小金是壁花,是壁花,是壁花。

    一说高能就想到r0ur0u,你们....你们还是社会主义新时代好青年嘛??就不能学学咱脑子里都是baba????

    好吧,下一张,高能预警,哔哔。lt;/divgt;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