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你不知道自己在饮鸩止渴吗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由整修的名义,高级会所进行了短期七天的简单停业检修。

    谁都没有放在心上,所有人都知道金文琎对待自己的场子jing益求jing的态度。

    一个礼拜后,柯桂昌的tye、血ye、毛发等等被消除的一g二净。重新开业后,又进行的大强度促销活动,陌生人的指纹、痕迹一层又一层的覆盖。

    叶兆伟陪着黎美珠过来,送了一瓶珍藏的红酒,要跟金文琎拉拢关系,向他取经。

    金文琎陪着他们,偶尔也让何佳丽来参与。何佳丽很不自在,黎nv士t贴地问起来,金文琎就笑:“我想她能融入我的圈子,也好让她放心。只是上次的事情给她留下了y影.....”

    “发生了什么事吗?”

    “也没有,当时不是在陪着柯总吗?阿丽就看到我....”

    叶兆伟搂住情人的腰肢:“那个玩意儿,总是不做好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最近跑到泰国鬼混去了,在那边刷了一大笔钱。”

    金文琎一副包涵的姿态:“泰国也不错。amp;quot;

    他们玩到半夜,喝喝酒、打打台球,凌晨了还要约着去吃海鲜。

    何佳怡无聊之极,昏昏yu睡,金文琎顺水推舟地拒绝了叶兆伟,叶兆伟跟着他去厕所一趟,两个人聊了点合作的事情。

    何佳丽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到自家楼下,车窗是开的,金文琎在外面的灯柱下ch0u烟。

    “阿琎,”她叫他,金文琎过来拉开车门,相当于把她抱出去,两人缱绻着亲吻了一会儿,何佳丽面se为难:“以后这样的活动,就不用叫我了吧。我真的不习惯。”

    金文琎m0她的的脸,额头抵住额头:“你不喜欢,就不去了。”

    何佳丽上楼前,犹豫了又犹豫,还是鼓起勇气道:“我是说如果,假设,嗯....以后阿琎会不会改行呢?”

    金文琎r0u她的头发:“早点回去睡吧,明天还要上课。”

    等何佳丽从家里打来电话,金文琎这才把车子开出去。

    次日他难得出现在投资大厦,小田面对他的时候很紧张,实在是年轻的金先生,一日b一日更有气势,俊美耀眼。

    他张狂的时候,会有种刺目的刺激x,而他不张狂的时候,平静冷漠得骇人。

    玉真喊了一声进,见到是他,食指撑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想了想又摘了下来:“文琎,你怎么来了。”

    金文琎在这里漫无目的地转了一圈。

    邵玉真看他的背影,知道河叔的愿望估计很快能实现——他的翅膀y了。

    这句话没有任何贬义。

    玉真没有打扰他,内心短暂地一片荒凉。

    小田把咖啡送了进来,玉真陪着金文琎坐到待客沙发那边。

    金文琎ch0u着香烟,咖啡不碰,直抒来意:“叶兆伟找我合作,他想办个超级娱乐场出来。”

    玉真认为这是小事:“他想与你进行私人合作?可以的,你有意向的话我没意见。”

    金文琎不冷不热地笑一下,起身要走:“怎么没看见你那位秦副总?”

    邵玉真的太yanx,莫名地跳一下:“他出去了,等会就回来,你找他?”

    金文琎垂头,长睫毛笼住了眼神,右手抓在门把手上:“没有。再见。”

    秦政从电梯里出来,跟金文琎擦肩而过。

    他们两个,谁也没看谁。

    秦政接了小田递过来的毛巾,擦着身上的零碎的水珠,敲进邵玉真的办公室里。

    她立在落地玻璃前,环抱着双臂,背影萧索,手指上夹一根不ch0u的细烟。

    秦政从后靠了过去,近在咫尺的距离,但没有贴上她的身子,只是ch0u了她手上的香烟放到自己的唇上。

    玉真闻到男人从外面带来的cha0sh,明知故问地:“下雨了?”

    秦政几乎半遮住她的视线,楼下的金文琎大步快走着,弯身进了汽车。

    他也看到了。

    秦政单手撑在玻璃上,朝邵玉真吐出一口青烟:“你在想什么?”

    玉真将他吐出来的烟雾x1入肺腑,唇角习惯x地g着,不置一词。

    几分钟过去后,她转身就走,抓了外套和手机要朝门外去。

    秦政仍旧靠在玻璃上,视线粘沉地落在她的身上:“去找金先生?”

    玉真转过头来,脸上的笑意带着一点冷漠的克制:“阿政,你知道世界上有个词叫move  on吗。”

    秦政大步的走过去,步伐萧杀,玉真差点以为他要抓自己的手,秦政却是把右手抄进口袋里,立她很近,居高临下:“如果不是找金先生,那就是找那个人。”

    玉真的后背颤一下,瞳孔瞬间放大。

    “不用猜了。我知道他是谁。”

    男人黑洞洞的眼睛,直s着她的  眼睛:“邵总,你不觉得自己是在饮鸩止渴吗。”

    邵玉真的脸寒得像一块冰,抬手要扇他:“我警告你.....”

    秦政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不用你警告,我知道自己的本分和职责,但是——你知道吗?”

    玉真坐在车里,x口里装着一gu浓浓的郁气,仿佛天地给她撒下一片大网,永远都挣脱不开。

    她没叫司机,李英杰代替司机开车。

    雨滴淅淅沥沥地落在玻璃上,天气y了又y,邵玉真可以看见自己倒影在玻璃上的轮廓。

    她的睫毛颤了又颤。

    她叫李英杰在一个街口放她下来,玉真撑开手里的黑se雨伞,顺着匆忙的人流走在马路边上。

    走了一会儿烟瘾犯了,口袋里又没有,于是钻进一家七十一士多店里。

    “麻烦你,给我一包薄荷。”

    nvx店员说好的,转身ch0u了香烟递过来。

    邵玉真拿出钱包翻找,发现只有大钞,正要对店员说声不好意思,问她收不收,身侧有人把五十块的纸币放到桌面上:“好巧,我也要一包薄荷。”

    玉真吃惊的抬头,就见叶锦鸿半sh着白衬衣,笑yy地立在她的身侧。lt;/divgt;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