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流满了他的手心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玉真想要收回自己的脚,可是秦政抓着不松手。

    她的笑快要维持不住:“瞒一天是一天,你为什么要这么急着拆穿自己?嫌自己的命长?”

    “还是那句话,”他冷凝着脸,顽固地控制着她的身t:“打从我跟着你做事的第一天起,我跟你就剥不g净了。”

    秦政带着那样顽固而冷酷的神态,低头吻了她的脚腕,玉真不自觉地抖了一下:“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就因为这样,你要上我的床。”

    秦政终于往前一步,抵在了她的身前,将邵玉真的右腿往后环在自己的腰上,大手张开握住她的脖子,危险而不含q1ngyu地下滑,刮过翘挺的rr0u,沿着平坦柔韧的下腹再往下,两根手指重新cha进她肿胀的xr0u里。

    他低下头来,呼x1打在她的脸上:“我只是想告诉你,跟叶锦鸿ga0在一起,对我们很不利。”

    手指往里探了又探,用力地顶到软r0u的尽头:“一旦东窗事发,你要怎么处理?”

    玉真撑住他的x口,在男人的动作下,rt0u在空中不安稳地晃荡。

    到了这时候,她简直恨si他了。

    “我的事想要怎么做,还要争取你的同意?”

    怒不可遏中,她又打了他,扇一巴掌远远不够,手臂往后m0索着,抓了瓶子就往他的头上砸。

    秦政脸白似鬼的,额头上见了红,她还要抓东西,就被他一把握住了双腕反别在她的腰后。

    “邵玉真,”他连名带姓地叫她:“如果你有需要,找我就可以,犯不着找姓叶的。”

    为了证实自己所言非虚,秦政的手指用着刁钻的角度刮过sh软的nengr0u,在她的身下快速的进进出出,邵玉真被他cha地咬牙闷哼,双眼冒火中,更多的是即将面临ga0cha0的躲避、忍耐,每一根毛孔里都散发着q1ngyu盛开的yan丽。

    流满了这人的手心后,玉真短暂的放空了几秒,虚弱着软倒下来。

    秦政把人抱到床上,转身去浴室给她放洗澡水。

    一天之内多番的ga0cha0,几次的心理激荡,令着玉真疲惫而昏昏yu睡,到了这时便任秦政动作。

    秦政复又将v人抱进浴缸,他跪在边上卷起袖子,给她洗澡。

    等她早上在床上醒来,这人还坐在她身前不远的单人沙发上,单手撑着太yanx看她,手里捏着一根快燃尽的香烟。

    玉真还没睡够,身上到处都疼,拉上x口的被子哑着嗓子叫他走。

    秦政起身,嗓音粗粝低沉:“你先睡,午饭的点我再叫你。”

    邵玉真以惊人的克制力,再睡了两个小时就起来,她把李英杰叫了进来。

    玉真穿着睡衣趴在床上,李英杰搓着手心的香薰jing油,规矩地拉开老板的衣服,由她青紫的腰肢往上推去。

    半个小时候,玉真冲了一次澡擦着sh透发出来,李英杰像个无声的感应器,同她保持着一米内安全又安心的距离。

    邵玉真面上带一点烦躁的冷淡:“秦政最近半个月不要出现在我眼前。”

    说完后又接了一句:“从今天开始,盯紧他。”

    李英杰点头离开。

    秦政中午到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场,人从车内出来,弓腰去副驾驶拿自己熬的艇仔粥,就被人一圈围住。

    他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跟着这群人到了si角处,x口立马被人砸下一拳。

    他被这些人围着踢打,扭着身子在地上翻滚,嘴里sisi的咬住闷哼,单是护住要害之处。

    一刻钟过后,有人把他踹平,皮鞋碾着他的x口:“算你识相,自己做错了什么清楚吗?”

    新鲜出锅的热粥泼到秦政的身上,有些飞溅到下巴和脖子上,那里的皮肤立马烫成了鲜yan的粉红se。

    秦政不看他,缓缓地撑住石柱,要站起来。

    说话的那人过来摁住他的肩膀,朝他的肚子上狠狠凿了一下,秦政几乎要吐出来。

    领头不屑地嗤笑一声。

    这些人来无影去无踪的消失,秦政原地缓了很久,这才重新上车往医院去。

    护士见他一身狼狈,不忍直视,主动送来消毒的毛巾递给他。

    秦政久坐在走廊的长椅上,说了声谢谢,眼睛也没看护士,把身上黏糊的米粒擦去,当然是擦不g净的。

    好不容易等到他的号,医生过来看他的伤势,疑窦丛生:“先生,如果你遇到了什么事,可以联系警察。”

    在医生眼里,很明显的身前这个男人刚刚经历了一场残酷的殴打,他的左手手腕轻微骨裂加脱臼,x前青紫嘴裂开。

    秦政弯腰把旁边的垃圾桶踢过来,对着里面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

    他很冷淡地说不用:“谢谢,不是你想的那样。”

    从医院里出来时,他的左手已经挂上了绷带。

    秦政在门口把病例撕得粉碎,丢到垃圾桶内,有人从后面追出来,是位面容白皙满脸担忧的护士。

    她刚刚给他送过毛巾。

    “您开车来的吗?您这样开车很危险,要不我叫人.....”

    秦政不顾医嘱,长身玉立地站着点了根香烟,他看了  一眼护士,然而根本没把这人的脸看进脑子里。

    护士忍不住抖  了一下,跟他说对不起,打扰了,转身就跑。

    秦政靠着右手开车,去了一家老字号的跌打药师那里,两下就把手上的绷带扯掉。

    药师感叹连连,不过见怪不怪,拿了自家秘制红药油在男人手腕上推来推去:“会有一点痛,忍着啊。”

    秦政听了这话,倒是笑了笑。牙齿咬住烟头,右手撑在大腿上往水波纹的窗口上看。

    随着咔嚓的一声,刺骨的镇痛蹿到心口,烟头几乎要被他咬成两截,医师甩甩手道:“好了,我给你开个药方,自己回去熬着喝,过一个礼拜再来看看。”

    ————————

    这个文大概会有一百多章吧,应该会b较长,追妻会在十三四万字左右的时候开始分裂时空。

    想阿政吃r0u的也不用心急,到了可以吃的时候,他会吃很多r0u。

    但是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so,可以再坚持一下吗?

    ——————

    有人说阿sir的r0u已经很腻,但是到后面你就会知道他于真真来说到底有多可贵。

    现在也只有他才有资格跟真真r0ur0u,像秦政这样想要y上的,下场.......lt;/divgt;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