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她是被捕猎的那个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玉真住院期间,都是秦政守在身边,他把公司堆积如山的文件带到这里来处理,向病床上苍白的nv人口述内容,经过她的同意之后签字盖章。

    男人走路的姿势有点怪,特别是从座位上起身的时候,腰仿佛打不直。    自从前天金文琎来过一趟,跟他出去谈了一次,就再也没来过。

    玉真的jing神恢复了不少,经常会长时间地把目光投注到秦政的身上,有的时候看的时间过长,她自己好像进入恍惚的状态。

    秦政收拾完了文件,又把大新港抢救的进度复给她,玉真嗯嗯点头,什么都没说。    当他细致温柔地把姜丝瘦r0u粥喂过来时,玉真的脸se仍旧没有缓和。

    她看到他,看到他做的一切,都只觉得危险。

    仿佛她是被捕猎的那个人。

    邵玉真有自己对人的评判系统,更有自己的直觉,也或许是怀疑的因子早已经种下,秦政不论伪装的再好,她能闻到这个骄矜克己的男人面皮下渗透出一张无形的带着毒g的大网。

    但是她观察他的时间太过漫长,能确定的是,秦政可以忍常人所不能忍,所有的情绪都被他自己收拾得gg净净。

    以上种种觉察只有心态相当的人才能品味出来,才能窥伺一二。    他做的一切无可挑剔,无可指摘。

    你能想象一个人若能忍下所有的屈辱,只是为了寻常的一份应得的薪资吗。    那天文琎叫他出去说什么,基本上她猜得到,但是文琎再也没出现。

    这证明什么?

    文琎完全不是秦政的对手。

    她的阿琎,还是太简单了。但是这并不能怪阿琎,也非她情感上的偏袒。有些人的脑子天生就是用来使用谋略争权夺利,有些人天生重情义,这跟他们本身的意志没关系,是上天的选择和偏ai。

    在出院的前一天,一个穿着圆领短袖浅绿se连衣裙的nv人来造访。

    何佳丽左臂弯里抱着粉se的康乃馨,右手提着一只家用的保温桶,这只保温桶上贴着的白se纸张已经泛h泛旧,但是洗得很g净。

    她很紧张,话音里带着颤音:“姐姐,听文琎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

    秦政就如男主人般,接过她手里的花束,道了一声谢谢。

    佳丽是那种圆脸盘大眼睛很无害的nv人,她的善良和关怀一目了然。

    玉真从来都不反感她。

    秦政主动把空间留给两个nv人,出去后带上房门。

    佳丽拧开保温桶的盖子,添了一碗加了很多味中药的乌j汤:“姐姐,可能味道有点不好闻,但是对身t很好的。”

    玉真慢慢地喝了半碗,其实味道还不错。

    何佳丽从进门来之后就没有放松过,就怕自己做错了说错了,当邵玉真牵起她的手时,她忍不住抖了一下。

    玉真很温和地笑,叫她不用紧张,何佳丽低头间脸已经红了大半。

    “你跟文琎交往多久了?”

    “两年多了....”

    “他对你还好吗?”

    何佳丽快速地瞥了她一眼,低低地说:“对我很好,对我爸妈也很好,经常会去看他们,有时间也会带我们一起出去吃饭。”

    一种难以名状的羡慕涌上来,玉真觉得她很简单也很可ai:“我相信你也会把他照顾得很好,他有时候会有点冲动....”

    何佳丽立刻、慌慌张张地  解释:“啊,他现在不一样了....阿琎,现在很成熟了...”

    她们之间再没别的可说的,玉真道:“谢谢你。”

    谢她给阿琎一个可以泊停的温暖港湾。

    真情厚ai如此醒目直白,玉真说累了,欢迎她改日再来。

    医生嘱咐要继续住院,玉真不可能听他的,真在医院待上一两个月。

    一个礼拜她就预备出院,因为叶兆伟快要出殡。

    秦政接手了大新港目前繁杂的事物,这天早上送来营养餐就过去现场,李英杰如一片幽影飘了进来,对着她的耳旁低语两句。

    在医院后门一道花木掩映的铁门后,玉真钻进一辆低调的黑se日本车。

    还没看清人影,叶锦鸿已经伸手将她抱了过去,动作小心轻柔,仿佛她是一块易碎的玻璃。

    投入男人的温暖的怀抱后,玉真竟然瞬间放松了自己,从心灵到r0ut,都如被一片温水给包裹住了。

    她从来没像现在这般确定,叶锦鸿是真的ai她。

    这个从立场上来说最不适合她的人,是真的ai她。

    这种确定无疑的ai,跟海洋深处散发着璀璨光芒的水母一般,张开无数的触角,从四面八方把她裹起来。

    密集渴望的亲吻,温柔急切的抚m0,x口和x口贴住的心跳,这些向她昭示着一个崭新的世界,这是一个不需要动任何脑子还能安全的世界。

    叶锦鸿吻了她很久,让她趴在自己的怀里,眷恋地抚m0她的发丝。

    从邵玉真第一次扑进他的怀里开始,他就已经失败了,往后只是失败得更深更彻底。

    玉真懒懒地趴着,m0他没刮g净的下颔,手指上刺刺的感觉很不赖。

    叶锦鸿苦笑参半,两天没回去换衣服,脸也没刮:“我现在看着是不是又老又丑?”    玉真摇头:“很英俊,很落魄,也很有魅力。”

    手指跟手指扣了起来,紧紧的,叶锦鸿bsp; 一只手掏出纸张。    这是一张崭新的支票。

    “我把警局附近的房子卖了,好在房子大、地段好、小区也好,还临近校区,急着卖也能卖个好价钱。加上一辆车,还有一点积蓄,也只能凑出一千万。”

    “我知道一千万远远不够,但是救急应该没问题。”

    “真真,我求你,不要拒绝我。”

    玉真把头深埋到他的颈窝里,鼻尖拱入他的皮肤,眼皮贴上的温度,她吻他的喉结和筋络:“为什么要这样做。”

    叶锦鸿搂住她的腰,唇角g了一g:“我不想说,但是我知道你知道。”

    他低下头来贴她g涸的唇,眼里闪着明朗的笑:“以后你想去哪里生活?听说瑞士不错,地方小生活慢,还有雪景可以看。就是可能有点冷....”

    玉真回到投资大厦,员工们大松一口气,然而到处弥漫着不安紧张的气氛。    小田把热咖啡送进来,玉真说一句最近辛苦了,小田一副要哭的样子。

    把人打发出去后,她呆呆地坐了很久,之后终于动了下胳膊,把保险柜打开ch0u出一个金属盒子,将叶锦鸿的支票和戒指都放了进去。

    不知是不是他心有感应,进来一条短讯:我什么都不奢望,就希望你不要为了大新港的事情再做冒险的事情。

    准备出发去叶兆伟葬礼前,秦政终于赶到了公司,面上带一些隐着光的兴奋。

    在他跟好友甘志峰的努力下,甘志峰做中间联系人和担保人,从本地的世纪银行里贷出一笔五千万的款子。

    只是邵玉真表现得平淡,秦政雕刻般的面庞上,那点兴奋化成了无形的东西深埋下去。lt;/divgt;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