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政,你总是让我刮目相看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叶兆伟的葬礼很隆重,来着千百计,白se的花圈摆满了灵堂外面的过道。

    叶家大少爷叶良伟一见到邵玉真,暴跳如雷的跑过来,把人往外面驱赶。

    玉真一退再退,退到外面不知踩到什么歪了一下身子,随即被一只手臂稳稳当当地拖住。

    秦政问她怎么样,玉真收回手臂面对悲怒交加的叶良伟。叶良伟咬牙切齿满眼红血丝:“你竟然还敢来?要不是为了你们的破事,他会急忙坐上那趟飞机吗?他会这么倒霉就没命了吗?!”

    “对不起。”

    “对不起有p用?他才多少岁?还不到四十,还有一儿一nv,你有脸去面对他的孩子吗?”

    走廊上响起拐杖敲到地面上一声闷响,叶家老子也戴着一顶白se的贝雷帽,衰老的五官下带着沉痛。

    在亲属的搀扶下,他一步步地过来,看看邵玉真,又去看自己的大儿子。

    然而给了他一耳光:“到了这时候你还要闹?在你二弟的葬礼上闹?”

    他已经很老了,可是站的很直:“这都是命!你怪一个外人能把你弟弟救回来?”

    叶老先生的眉毛已经白得剩下稀疏几根,眉尾朝两边高高的飞起来,转头朝邵玉真看来,必定还是有所介怀,所有一点头就往礼堂里去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不到,玉真跟着送葬的队伍上山。

    叶兆伟的棺材被送入坑底,所有的人一个接一个地过去,将白玫瑰投到黑se实沉的棺木上。

    玉真戴着黑se墨镜,蹲下来慢慢地放了,又朝里面洒了一把红土。

    回到车内后,秦政拧开装着营养茶的保温杯递给她:“你的脸se看着很不好。”

    玉真摘下墨镜,薄薄的眼皮下泛着青,睫毛衬着惨白的面孔愈黑。

    秦政的手指从她的鬓边扫过,g住碎发挽到耳后:“我看叶家最近不会想跟我们继续谈大新港的事情。”

    说是这样说,但是该做的事也要做。

    然而叶家老爷子痛失ai子,叶良伟怨愤邵玉真,不是几个抱歉的姿态和几乎诚恳的话就能解决的。

    玉真去他们公司,家里拜访过两次,后来他们就拒绝同她见面。

    至于金门几个老大,李英杰说金文琎在安抚凝聚他们。    在玉真有所决定前,秦政竟然从叶家带回了好消息。

    “他们的意思是,如果大新港能扛过这段时间的问题,那就相信我们的实力,会照旧注资进来。毕竟这是叶兆伟生前看中的项目。”

    玉真站起来,隔着桌子忽然扯过他的领带。

    秦政两手扶在桌子上,顺着她的力道倾身过去,他很高,如此基本上是屈就着弯下腰来。

    两人的鼻尖只隔着几英寸,目光迎空对接住,一个平静无波,像海边巨浪拍打下的巨石岿然不动,一个锁眉直视,极力想要cha穿他的皮r0u看到骨子里去。

    好一会儿,玉真松开男人墨绿se的斜纹领带,坐回去点了根细烟:“阿政,你真是让我一天b一天刮目相看。”

    有智商而t面的男人,在这个激烈竞争的世界里,手段总要bnv人多,也更易令人接受。

    那么既然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渡过大新港重建的这段时间,也就是说唯一的问题不过是一笔重建资金。除去银行贷款的那部分,金门的现金流水里已经ch0u不出更多,要是再ch0u,金门也会出现更大的危机。

    老宅内群头聚首,邵玉真宣布这两个月解禁,他们要再次联系泰国、马来、印尼有规模的走私商。

    金文琎从座位上冲起来:“我不同意!”

    其他几个人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他们是很愿意的,骨子里对重c旧业的渴望仍旧强烈存在。

    以少对多就不说了,邵玉真的决定从来就没有被否决成功过。

    天要降灾,她没有选择。

    这是没有办法的最后的办法。

    她同样没有选择。

    八月中旬,一批来自南美,已经到了马来西亚中间商的秘密据点。

    这批货价值上亿,一定不能失手。等把这批货接到手,最大的难关也算是要远去了。

    玉真通过一次x手机跟中间商联系,敲定了价钱和所有的接头细节,手机就被李英杰当面销毁。

    在接货以前,她要确定这次接货的人选。

    金文琎闯进投资大厦,两夜未睡的他眼下发青,下巴上满是没处理的短短青茬。

    他把小田推出去反锁房门,大步流星地走到玉真面前镬紧她的手腕:“既然你非要做,让我去。”

    玉真顺着他的力道站起来,伸手轻抱了他一下。

    金文琎像是被海蜇的毒针蛰过,战栗地往后大退一步。    玉真说不行:“我已经有了最好的人选。”

    长久没出现在他脸上的痛苦、愤怒、纠结再度跃然而上,纵然跟着他隔着一段距离,玉真仿佛嗅到了苦涩的味道,就似一味极苦的中药,喝到嘴里难以下咽,却不得不饮下。他饮了,漂亮的眼尾在x口狂风海啸的冲撞下ch0u搐颤抖。

    金文琎耳膜中穿刺过一道尖锐的鸣响声,他m0着口袋找香烟。

    就像秦政说的那句话,他对于阿姐来讲,总是最没用的那个。他当然不想把秦政的话放在心上,这个姓秦的算什么东西。可是不论他说得对不对,金文琎自己明白,他就是背着坚y光滑外壳下的一只丑陋不堪的蠕虫。

    勇气是无限的吗?他真的准备好再度接受邵玉真的拒绝了吗?

    答案或许是否定的。

    他的心脏结构好像跟别人不一样,他不能把问题想得太深,也不可以剖析得太明白,不是不能,是不可以。因为冥冥之下的躯t里,藏着一头扭曲的怪物,这个怪物最大的本事和攻击值是对准自己的——残酷地撕咬他自己的jing神和r0ut,他怕自己会被摧毁。

    他甚至不敢对人说,他每一次见到秦政就想杀了他,也许在白天这个念头并不清晰,但是在梦里他已经做过很多次了。

    他不可以在表现得跟以前一样疯癫、肆意妄为,因为所有人都在前行,而阿姐永远都在前行的路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极力改变自己,不能让她停下来等待他的步伐。

    可是,真的有用吗。

    金文琎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再挺几次。

    “可以。”金文琎迫不及待地去掏自己的烟盒,,脑子钝钝模糊,指尖抖动着点了香烟:“我想知道是谁。”

    “李英杰。”

    “是他,那我可以接受。”

    他摔门就走。

    李英杰从楼底下上来,听了嘱咐并无二话。

    玉真触m0他消瘦而白的脸庞:“这次一定要万分小心,一丁点儿都不能出错。”

    “英杰,拜托你了。”

    李英杰接了玉真的手,放在自己的x口上贴着,他的眼睛里只有她,就算si也没关系。

    “阿强也在下面等着,老板,需要他一起吗?”

    “他?”

    玉真转过身走到落地玻璃窗前,思索片刻,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轻笑一声。

    她拿了外套往外走,李英杰跟着身后一起下了地下停车场,阿强从柱子后面转出来,玉真朝他微微一笑:“你先等我消息。”

    说完就上了车,车辆驶出车库,同大道里的车流汇聚到一块儿,往大新港的方向去。

    秦政在晚上八点钟,按照邵玉真的指示,同样抵达。

    ——————————

    解释一下前几章,阿金带人来解决尚荣春时临走的那个眼神。

    他不是嫌弃阿姐的意思哦。抗拒是真的,嫌弃是没有的。那是真真的主观角度。lt;/divgt;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