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乱来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她从来没有觉得会这么冷,冷得牙齿都在打颤,浑身的寒毛都一片片地竖了起来。

    似乎被人突然扔到了冰山里,被石头压着沉到了海底。

    脑子里面既混乱又泥泞,ch0u象而具t的画面突然过来,又突然地离去。她看见叶锦鸿穿着普通的格子衬衫站在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手里拎着很多东西,肩膀上夹着电话跟她说话,叫她去吃晚饭。又是到了他的家里,那套一百平左右的小公寓,光线明明暗暗,两个人坐在电视机前喝啤酒吃零食,还有不停地za。

    在他家里,他总是能把她的胃招呼得很好。

    叶锦鸿的t温、笑容、触m0,进入身t里胀满的感觉,就如一张皮,带着最后的温度裹在她的身上。

    可是这些东西他要收回了。

    他送出的东西不会再要,是啊,她也不可能再获得。

    一想到这个可能x,不,是这个现实,他离开前的话和表情告诉他,这就是现实。

    这个男人不是那种意志不坚定首鼠两端的普通男人,他在做什么,他从头到尾都很清楚。

    他要走,她拦不住的。就像他要来,她也拦不住。

    玉真已经站不住,两手吃力地撑在桌面上,猛地一下子,把所有的东西挥到地上。

    yan红的玫瑰花跌倒、散落,红se的花瓣轻飘飘地飞,最终还是落到了地板上。

    自上次走私事件之后,金文琎已经快两个月没跟玉真碰面,邵玉真在这两个月里就连金门大会也没有参加,代她来参会如今是她的左右手秦副总。秦政当然有能力,可是无论如何他的根不属于金门,会长们对他代职私底下很有意见。他们暗示金文琎,如果邵总不想坐,不如你来坐这个位置。

    傍晚,别墅二楼的yan台上,金文琎坐在躺椅上喝酒,白se欧式台柱子上搁着一只方形的红se丝绒盒子。

    盒子里放着一枚简单素雅的戒指,还是没有镶钻的那种。

    跟何佳丽爸妈已经吃过几次饭,过节也上他们家,每次他们的眼神都在告诉他,你跟阿丽什么时候定下来。

    每一次他都认为该把戒指拿出来,可是每一次到最后都没有拿出。

    久不归家的玛丽莲穿一条x感的鱼尾裙上来,开开心心得过来m0一把儿子的头,看到戒指后愉快地发笑:“你跟那个老师是不是快要办好事了?”

    金文琎扭开头,不让她碰自己,点了根香烟ch0u。

    “什么时候带给我看一下啊,好歹我也是你妈。”

    文琎起来夺去她手里的戒指,不知怎么地就是没有捏住,戒指落到地上,叮叮咚咚滚了几圈,竟然就隔栏中滚了出去,直掉到下面泳池里去。

    他烦躁地拧眉,心口突兀地发慌,转身正要下楼去捡,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听了两句后大惊失se。

    玉真面前堆着很高的文件,处理完一小部分,侧额部分就是阵阵的发疼。    最近她多了偏头痛的毛病。

    秦政端了一杯热水进来,见状把她手里的文件ch0u掉:“别管了,休息一会儿。”    玉真无所谓地接过热水慢慢喝。

    秦政看看手表,道:“时间差不多了,我陪你去医院。”

    有一次秦政不小心做简餐的时候多加了一勺盐,闲的不能入口,而她跟没反应似的下噎。他拖着她去医院检查,初步检查是没有任何问题。

    玉真放下水杯,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算了吧,那有什么关系。”

    秦政面se严肃,话不多说,取了衣架上的外套给她穿上。

    “反正你的状态也不适合工作,出去走一走透透风也是好的。”

    好半天,玉真也只得点头,随他去停车场。

    路上堵车很严重,而且红灯一个接着一个。

    她把手肘撑在窗沿上看外面的车流,天越来越y,不到五点钟已经乌黑一片,又到一个红灯时,豆大的雨水砸了下来。

    路况差得可怕,秦政将车窗将下分好,凉寒的风夹着雨丝飞了进来。    他沉默地点了根香烟,用力的x1了两口,对身旁两眼放空的nv人道:“你要烟吗?”    玉真没所谓要不要,他既然提了,她就要。

    脸刚刚转过来,下巴突然被大力地捏住。

    啪嗒一声,秦政松开自己的安全带,整个人像一座山似的压过来,x口碾压到她的身上,带着烟草味的薄唇就这么压了过来。

    他不给她挣扎和喘息的空间,制住她的手腕,把人往自己的x口上压。    唇舌激烈用力的动作起来,他的吻中带着咬吃人的力度,吮得玉真的下唇胀痛不已。    她的舌头被迫被x1到对方的嘴里,很快,男人的舌头又重重地顶回来,带着他的津ye和攻击。

    后面大片响起大片的汽车喇叭声。

    秦政撤开,眼睛浓黑,b天上的乌云还要吓人。

    玉真给了他一耳光,还要再打的时候,被他握住了手腕,语气很平淡:“你有本事就直接杀了我。”

    玉真愤愤地甩开手,秦政将车子重新启动,这一次,他把手伸过来,顽固强势地牵住她的手。

    暴雨冲刷里玻璃,雨刮左右有节奏的动来动去。

    车厢内的气氛却是越来越紧张,仿佛有什么东西已经释放出来,就决计不会再收回去。

    玉真挣了挣左手,男人捏得很紧,警告似的加重了力道。

    “你不要乱来。”

    男人的注视着前方的路况,对她的话不为所动:“你说,还有什么事是我没替你办到的。”

    amp;quot;这么长时间你都在自暴自弃,有用吗?这不是我认识的邵玉真。”

    玉真无话可说,沉默下来。

    车子又到了一处停滞点,秦政长手伸过来搂过她的脖子,把人带过压在方向盘上攻城略地地强吻。

    玉真拼命地推他的x口,喊叫的声音被他全数地吞到嘴里。

    她的口红被他吃得一g二净。

    汽车重新发动起来,这次是刻意往车流少的拐道上去,偏离了原定的行驶方向,玉真的耳蜗里旋着嗡嗡的鸣响声,x口也是焦躁地上下起伏。

    她猜到他可能要做什么,x口很混乱,计划着一旦他停下车她就下车。

    ———————

    接下来可能会有大面积马赛克镜头,嗯,没错。

    昨天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导致没心情更新,我是小辣j。

    然鹅啊有人竟然还要把送下来的猪偷走,啊喂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lt;/divgt;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