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泡在里面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玉真含着他的手指忍耐着,不久他又加了一根进去。

    拖拉机跑起来的声音很吵,吵得她在不适中心情暴躁,可是再暴躁她还是要忍着。

    越过一个山头后,秦政把车停在盆地的一颗茶树下,他ch0u了手指从车上下来,玉真以为他要去方便,结果他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拉开她的双腿,一手搂过她的脖子强吻,两根坚y的指节再度cha了进去。

    他用力地吮着她的唇r0u,亲吻她的脖颈,令她高扬起脖子受他的抚慰。

    玉真的脖子上传来刺痛,随即是x口,他埋下下t1an舐rr0u,手指在粘稠紧致的甬道里cha入ch0u出。

    可能是他觉得这个姿势不具有刺激x,于是把她拽下来,让她背靠自己撑在座位上。如此这般的话,当他的手指侵入后,随着快速的动作,可以看到她的圆满的tr0u颤颠颠地蹿动。

    玉真怨恨地回头,秦政很ai看她如此闪亮的眸光,加大了cha入的力度,笑着覆过去吻住她的耳垂:“放心,我现在不会把ji8cha进去,只是心疼你刚才一路不上不下  。”

    他真的很恶劣。

    在他的手指下喷了一次,秦政ch0u了手指甩甩上面的汁ye,唇边含着一点鬼魅的笑,又是掐开她的下巴把手指送进去擦拭。

    这才去树后解决了一次。

    他回来后把剩下的半个馒头,摆碎了小块小块的喂给她:“别任x,你该吃点东西。”

    瓶子里最后三分之一g净的水也给她灌下。

    秦政重新坐回去继续上路。

    玉真没有坚持多久就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身处在一间漆着白灰小房子里,墙上有扇小窗户,上面没有玻璃,挂着白se的蜘蛛网。

    她躺在一块很长的木板上,身上盖着秦政的衬衫。

    刚要撑着坐起来,额头上的布块滑着掉在旁边满是厚厚灰尘的地上。

    磕碜发黑的木门嘎吱地响了一声,秦政穿一件洗的半透的t恤,手里端着水盆,上面还冒着热气,他过来蹲下贴她的额头:“感觉好点没?”

    玉真的喉咙g得像火烧,头痛的确好了很多,可是她没道理给他好脸se,自然就不回答。

    秦政gg唇,扶着她躺下:“还是再热敷一会儿,你的t质太差了,以后要去看看中医调养。”

    玉真的暴躁之火突然冲上来,抿住唇讥诮道:“中医中医中医,你到底说够了没有!”

    他默不作声地笑一下,像极了不跟nv友斗嘴的男人,捡了地上的脏毛巾拿出去洗,洗完浸入滚烫的热水里,再贴到她的额头上。另找了布料给她擦拭腿间的泥沼。擦完这里又换了一盆水进来,把她浑身上下伺候得清清爽爽。

    玉真闭着眼问:“我们这是在哪里。”

    “应该是大屿山附近,翻几个山头,再过那边的大海就是珠海。”

    “我们去珠海?”

    “我还在考虑。”

    玉真撑开沉重眼皮,严肃而锐利盯住男人的眼:“都这样了,阿政你不如告诉这次的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秦政半蹲着0她的脸和脖子,手掌伸到衣服内玩她的rt0u:“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把所有的坏事都赖到我的头上。”

    男人的面上出现清淡的讽刺:“你觉得我现在对于你的作用,还犯得着做这种冒险的事吗?”

    他的脸b近了:“你别忘了,我唯一的一次脏手,那是你b我的。我不是你们帮派的人,我是个合法的公民,我做的一切都是合法又正规的。你们这些人从根子里面就烂了,什么为非作歹的事情都g,杀人放火简直就是小儿科。”

    秦政叹了一声,抚m0她的唇:“邵玉真,是你把我b到无路可走的境地。b起你做的那些事,还有你对我做的事,我现在对你做的这些,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他慢慢的说,声音越来  越低,仿佛是从暗黑森林里走出一个巫师,发出魔魅的催眠:“你真的觉得我对不起你吗?你不觉得是自己咎由自取么?”

    玉真看他越压越近的脸,x口沸腾翻搅着五颜六se的颜料,直到那滩水浑浊不堪。

    他们其实是一个思想t系的人,说穿了就是同类。

    这可能就是玉真之前对他一直防备的原因。

    秦政说的话,他的逻辑,她完全赞同。他们之间的事,不过是权力上风的人,对权力下风处的人,进行的各种辖制和控制。

    他吻住她,索求她,看在她还没病好的份上,割舍出细微的怜悯,只是抱住她上下摩挲。

    天se暗下来后,两人分吃了三块烧红的番薯,这是他从后院里的地窖里弄上来的。

    夜幕降临时,秦政同样挤在这块木板上,将她拢进怀里,屋内没有电灯。

    凉白的月光从右面那扇窗户里shej1n来,屋子里影像影影绰绰。

    晚上有点冷,男人的身t自然散发着持续不断的温度,玉真浑身冰凉只能贴住他,从他身上汲取热度。

    秦政摩擦她的手臂和肚子,道一声太凉了。

    玉真望着s下来的那片白光,问道:“你觉得这件事是谁做的?你现在有计划吗?”

    她的擅长在荒山野岭里发挥不出来,她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路痴,基本的野外生存技能都没有。

    秦政把手圈在她的腰上,x口同她严丝合缝地贴紧:“如果你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我唯一知道的是,现在不能贸贸然地回去,现在无论是谁都有嫌疑。”

    “难道我们就一直不回去?”

    “你想联系谁,李英杰?”

    秦政的气息喷到她的耳边,那里有点痒,他道:“你认为我连他都不如?”

    然后他自问自答着:“是啊,你信任他,信任这种脑子一根筋的男人,不信任我这种人。”

    他把她掰了过来,面对着面,在昏暗的视线了玉真还看得到他闪耀沉凝的目光。

    秦政捏住她的下巴,嘘了一声:“别叫我拆穿你邵玉真。你反感我,不过是因为认为我跟你像,对吗?说到底,你厌恶你自己,并把这种厌恶波及到我的身上。公平——在我这里从来都不存在。”lt;/divgt;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