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她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玉真赤条条的两手臂往前伸着,手腕上的麻绳绕了结实的两三圈,中间打了个结,绳子往前延伸,那一头就在秦政的手心里。

    她的目光只有随意往下瞥去分寸的角度,就能看见自己紫红发胀的n头,跟葡萄似的随着nzi上下起伏。

    秦政走在前面,速度不算快,长手指里夹着香烟,不时地回头看她,顺便把手里的绳子扯上一扯。

    绳子每次一动,玉真就要随着力道往前跨上一步。

    这个男人赏赐她穿着k子,不过也跟她自己的争取有关系。

    秦政m0m0口袋里烟盒,已经g瘪得只剩下软纸张,最后一根已经叼在他的唇赤间,他又回头看了一眼,邵玉真额间大汗淋漓,sh法紧贴在她的脸侧、脖颈和x口上,这些地方原本还糊着他的jingye,不过已经在水湾里洗g净了。

    这个nv人面se冷感神情木然,跟身上盛放的q1ngyu痕迹南辕北辙。

    他领着她,仿佛领着自己的奴隶。

    二人跋涉回到民房门口,秦政暂时把邵玉真栓在门口一颗歪脖子树上,从口袋里m0出铁丝一样的东西,细细的疙瘩声过去,老旧的铁锁打开了。

    他们这次是从正门进去,秦政再从围墙里跳出来把锁重新关上,顺便踢了几脚门口的落叶,让这里恢复到无人造访的原景。

    在这荒山野岭的第四天晚上,邵玉真在一片幽幽的烛火里,赤身lu0t地被悬挂在柴房里。

    两根绳子穿过房梁吊下来缠住她分开的手腕,两只脚掌刚刚踏到水泥地面上。

    四周点着几根长短不一的白蜡烛,秦政靠坐在唯一的出口处,pgu下是一只低矮不到三十公分的小板凳。

    香烟已经食完,他不知道从哪里ga0来了烟叶子,也许不是,用陈旧的纸张卷起来,举起手边的蜡烛点燃。

    粗糙恶劣甚至带着cha0气的烟雾,涌进他的口鼻中  ,从肺部转了一圈之后被吐出来。

    不过也没关系,这样的味道跟这样的场景,非常适合。

    玉真不怎么说话,秦政也不急,他也不说。两个人的目光,基本上一直都黏在一块儿。秦政是必须看着她,而邵玉真,除了没东西可看之外,似乎也必须看着他。

    他屈尊降贵地像个农民一样坐在小板凳上,穿着农民的汗衫,两条大长腿岔开着坐,似乎坐的很舒服。不论是真舒服还是假舒服,起码他的面se是沉稳的,凝聚沉黑魂魄的眼珠子,时而藏在深凹的眼窝下,时而s出无声的光芒。

    玉真的手腕很疼,不是因为吊着,而是下午在树林和草地上擦出来的,至于膝盖那里,已经磨破一大块油皮。她现在要感谢这些痛感,正是这种微不足道的一点皮r0u之苦,还能让她保持清醒。

    只是随着时间的过去,烛火和白烟像慢镜头般打在秦政的面庞上,玉真发现自己快要忍不住了。

    忍不住什么呢?

    这个问题似乎相当的深奥,思考得让人头痛yu裂。

    她猛地踢出去一脚,当然伤害不到男人分毫,她想要攻击他等于徒劳无功,可是她还是要踢要动,要挣扎。

    很快两条手腕随着她的动作发出尖锐的刺痛,有血从那里流了下来。

    秦政弹了一下烟灰,道:“你别乱动,吃苦的还是你自己。”

    玉真的喘息声在十几平米的屋子里回荡着,她似乎真的受不了了,半个灵魂悬在上空,  看到自己像个疯子一样胡乱的踢打,听到沙哑的嗓音里发出低沉、愤怒的咒骂声。

    再度朝男人低吼一句,玉真叫:“你tamade放开我!”

    秦政松展的眉头,眼皮下垂,长睫毛在眼脸上落下一片暗影。

    “你听到没有!秦政!你这个混蛋!天杀的王八蛋!”

    男人越不回应她,玉真愈发要失去自己的理智,理智是什么东西?

    她得不到回应,灵魂却在不断的撕裂中,地上全是扭曲挣扎的影子,一gu剧烈地要冲破天际的怨气撞得满屋子都是回声。她不再顾忌会不会有人听到,彻底地敞开喉咙歇斯底里地叫唤。

    她叫得是那样的激烈,喉音是那么地尖锐,这一幕完全打破所有在人前地冷酷和理智,温柔和优雅,她自觉自己要疯了,快被b疯了。而秦政的行为顶多只能算是其中的一个导火索。

    秦政终于起身,解开她手腕上的绳子,手掌落到她的后背上安抚:“嘘.....别喊了,安静下来....”

    玉真恨透了他,撕扯他的衣服,挥巴掌打他的脸,抬腿往他的身上踢。

    秦政抱着她滚到地上,两个人抱在一块儿翻滚、扭打,当时是邵玉真单方面的攻击和男人单方面的化解。

    玉真满脸的泪水,张嘴去咬,碰到什么就咬什么,咬他的下巴、喉咙、肩膀和手臂,不算长的指甲深深地陷到男人后背的皮r0u中。

    当她还要扣他的眼珠子时,秦政一手摁住了她手腕,将人强制地锁si在自己的身下。

    他定定地望住她,声音轻轻地问:“疯够了吗?”

    玉真立刻大叫回去:“n1tama才疯了!”

    “好,”秦政换了一个词,道:“你发泄够了吗?”

    叫过闹过之后,玉真的身子仿佛轻了一大截,虽然被人压着,倒像是悬浮在半空中。

    秦政垂下头吻她,sh润的舌头用力挑开紧合的唇缝,在她的口腔里缓缓柔柔的挑逗拨弄。

    玉真闷哼一声,两腿已经被男人打开,健硕粗野的yanju在y上滑动,男人低声说有些g啊,手指cha进她的嘴里刮出唾ye往身下抹。玉真反感的扭头:“你不觉得恶心吗?”

    秦政反问:“怎么可能?”

    “如果恶心的话,人就不用交配了。”

    巨大的玩意儿款款的往里面挤,y外不算sh润,可是一旦cha进去,里面有着丰沛的sh润,以及紧致的缠绕。

    下午在草地上做得很激烈,这会儿她的小b很胀,秦政稍稍一动,她都觉得拉扯得厉害。

    秦政看她脸上出现痛苦的神se,小心地顶到尽头,cha一点儿水出来后,竟然就把ji8ch0u了出来。

    玉真朝他投去惊讶的一撇:“你又想g什么?”

    “不g什么。”

    他m0着她的rt0u,轻轻地哆了两口,然后匍匐着往下面,最后让她踏起脚掌,将脑袋埋入腿心当中。

    玉真低叫一声不,可是来不及了,蛇一样的软蛇在她的x口t1an舐着,那种痒让人心尖颤颤,不可遏制。

    她抓了秦政的头发,忍不住夹紧了腿心,男人的舌头趁机挤到里r0uxue里面,顽强而灵活地在甬道里t1an刮着敏感的臂r0u。

    “不、不要....你不要t1an了....”

    b起拿ji8cha入的侵略感,这又是另外一番不可言喻的折磨。像是有人拿羽毛在搔你的腿心,痒得让人想大笑,而且还会上瘾。

    男人y挺的鼻端磨着她的y1nhe,玉真扭着双腿挺腰时,正是把敏感的珍珠送过去给他磨。

    秦政掰开她的腿,唇上亮晶晶地,眼里也是亮晶晶的:“差不多了吧。”

    玉真轰然往后倒去,脑子空白的喘息着,随后他才把自己的东西深cha进来,顺畅入港。

    ——————

    今天努力码了九百字。哭了。lt;/divgt;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