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喘息声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在他面前,她就可以是一个情绪不稳定的疯子。

    次日醒来时,秦政的手正搭在她的腰上,沉重的大腿夹着她的。

    玉真看外面的天se,已经不早了。

    秦政过来吻她的耳垂,他早就醒了。

    玉真刚刚坐起来,立刻发现自己的左手手腕上还系着麻绳,她顺着绳子看过去,另外一头圈在秦政的左手上。

    去昨日不同的是,他给自己那头也打了个结。

    于是  他起来冲脸漱口,她就要跟他一起。他要去上厕所,她也要跟他一起。

    男人堂而皇之地扯下k腰放出半y的ji8,尿ye呈抛物线飞出去,玉真转过脸烦的抓头发。

    “你真是越活越回去。”

    她讥讽他。

    秦政以那种极其寻常的口吻道:“这有什么关系,反正以后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玉真哽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狂烈的怒火:“n1tama就不能松开我吗?!”

    “谢谢,不能。”

    他转过头笑,抬手抚上她冷厉盛怒的眉梢:“我怕你突然又要走。”

    他凑到她的耳畔,暧昧地t1an她的脖子:“怕我也跟着发疯把你gsi在这里。”

    秦政把玉真拽回屋子里,把藏在木柴下的手枪交到玉真的手里:“里面还有一颗子弹,你可以用这颗子弹杀了我,也可以留着送给要追杀你的人。”

    玉真想从他脸上看到谎言之蛇,看到虚伪之剑,可是什么都没有。

    他很坦然地回视她,甚至还带着一两分悲哀的丧气。    她立马把枪口对准男人的左心房:“你以为我不敢?”

    “你当然敢,那就动手吧。”

    他握住她的手背,让枪口切实地顶到自己的r0u身上,然后捧起她的脸颊吻过来。

    唇上微微一热,玉真感受到他笼下来的手正压着她要扣动扳机,她只得用力的挣开他:“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可以在回港城之后解决你。”

    秦政淡漠地朝外看,道:“随你意。”

    然后很突然的,在中午把红薯粥吃到一半的时候,玉真把手上还没吃完的热粥泼到秦政脸上。

    秦政反应快,抬手挡去大半,滚热的yet飞溅到他的头发上,额头上,手背立刻红了一大片。

    他随便地抹,甚至t1an了自己的手背两口,就在邵玉真冷冰冰且敌意浓烈的目光中,隔着桌子猛地把她拽了过去。

    两人大打出手,四肢紧张而充满爆发力地牵绊在一起,玉真是突然想要发狂,秦政也不再是一味忍受的货se,或者说,他的策略已经改变。温和隐忍的怀柔政策已经不在此刻的考虑范围之内,他不仅要陪她发疯,他自己的理智也强不到哪里去。

    屋外的yan光烈到发白,垂直地从天顶上s到地面,又从地面折s波及到屋内。

    他们在地上翻滚着,玉真撕扯他的头发、衣服,张嘴咬男人结实的皮r0u,她当然知道自己在t力上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但是她从来没有怕过,而且正当jing神处于崩裂的、坏si的、不顾一切的时候,但凡能看到秦政脸上出现一丝丝微不足道的扭曲痛苦,这会让她快活,让她有种癫狂到神经的快乐和发泄感。

    她在破坏他的时候,忽然就意识到这个男人对于她的特别——她再也不用在一个男人身上顾忌任何东西,她可以痛骂他、嘲笑他、讥讽他,可以扑上去撕咬他。

    她不需要再做人前那个完美的邵玉真,在他的面前,她就是一个情绪不稳定的疯子。

    秦政已经见识过最崩裂的她,而且他也不打算走。

    是的,玉真知道他绝对不会走。他在她身上投入了太多的东西。他要反击,要重新把两人的关系洗牌,要走上这段关系的主宰的位置。好啊,就让主宰吧,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有这个本事。

    秦政没有真的揍她,大概他知道nv人总是不禁揍,也犯不着去揍,只要反制她、压制她,最后贯穿她,随后就是热烈的ga0cha0。

    男nv扭打的最终落脚点还是在ch11u0lu0的r0uyu侵犯中,严格来讲算不上侵犯,因为这正是她在深海的潜意识中最期待的部分。当那条坚y而灼热的东西猛的贯穿到深处时,玉真的嘴里竟然有了甜味,是血ye的甜味,是jing神上的如罂粟的甜腻,也是r0ut上撕咬过后的结果。

    白花花的r0ut在地面上铺陈开,她的x口高高的起伏着,秦政埋头去吃她的nzi,伴随着腰上一下b一下充满破坏力的cha入。

    玉真抓着男人流汗的肩胛,耳边是两个人浓沉的喘息声,他把她的两条腿架了起来,大颗大颗的hanzhu砸下来落到她的脸上。她同样是sh汗淋漓的状态,他们就像两条在旱地了蹦跶着求水的搁浅之鱼,光溜溜的、ch11u0lu0地、动作激烈的交换tye。

    这次秦政足足s了三次才结束战斗,他扭着邵玉真的手臂困在x前,侧目是去门口白到刺眼的光。

    他们没有休息多久,因为突兀的枪声从远处传来,在空谷幽静的山林里嗡嗡的回响。

    快速地穿上衣服,秦政拽着玉真往正屋里去。很多地方乡下人都有事先为自己准备棺材的打算,这个y沉和满布尘埃的二楼上,墙角上正放着一樽木头发黑的棺材。他把她塞了进去,重吮她的唇:“如果不是我回来,你就不要出来。”

    秦政解开了手上的麻绳,很快从这里消失。            枪声只响了一下,他按着声音来源的方向走去,一直走到qianbao邵玉真的那边湖水边。

    他无声的躲在错落的树g后面,眼见着文家强用消音枪s杀了之前追击他们的h毛泰国人。

    阿强面上出现冷酷而y郁的神se,重新给弹夹上子弹,冷哼一声道:“你出来吧。”

    ——————

    这里是存稿箱,哔哔lt;/divgt;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