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线2——无法理解的世界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做足两个月的正常人,突然从某一天开始,或许就是质问潘浩成的那天开始,金文琎抛开了所有的工作,在自己的别墅里接连不断地举行派对。

    他自己并不参加,习惯x地坐在二楼拿一瓶啤酒,一瓶喝完了再拿一瓶。

    看着楼下欢闹喧哗的场景,脚边已经堆了十几个酒瓶,有的站得好好的,有的歪倒在瓷砖上。

    期间不断又nv人上来跟他搭讪,用ch11u0lu0的眼神和鲜美的躯tg引他,他把手伸出去一次,m0到某个nv人光滑圆润的肩头上,然而忽然感到非常的恶心,爆发着怒气让nv人滚下去。

    也不知道醉生梦si了多久,某一天,他醒在自家的地毯上,头痛yu裂的爬起来洗澡。他看着镜子里面丧魂落魄的面孔浇水,什么都感觉不到,嘴唇像是磕了药一样还在发抖。

    这天他把自己收拾得gg净净地出门,去金门总部。

    办公桌上堆放了无数的文件夹,他叫人进来把最重要的收拾出来阅览。

    这时他的眼睛和心智自动地运转起来,眨眼就到了中午。

    新雇的秘书心理素质还算过关,起码b前面那些人强。是的,这段时间他已经炒了不下五个秘书。每个秘书都被他突如其来的暴怒给吓走,或是老板直接让她滚蛋。

    老板还在办公室,她怕自己突然外出吃午饭遇到他叫的情况,于是叫了外卖就在外头的茶水间里吃。

    前台过来跟她说有位何小姐要找老板。

    前台朝她眨眼睛:“听说这个nv人是老板的前nv友,你看...”

    “那我去问问吧。”

    金文琎下意识地不想见何佳丽,可是何佳丽已经闯到门口,他笑了一下起身:“你怎么来了。”

    何佳丽见到真人后,反而有点紧张:“阿琎,我给你打了很多电话,你怎么都不接?”

    金文琎说自己自己有点忙,没顾得上,何佳丽痛苦着望住他。

    “这个点你是不是还没吃饭,你想吃什么,我请客。”

    何佳丽说好。

    金文琎亲自开车,一路上没说话,何佳丽透不过气,几次都备着勇气要想打破这种氛围,可是光是看到他那张苍茫冷感的侧脸,她的勇气瞬间埋进地上。

    终于在看见一家普通的茶餐厅时,她说就在这里吃。

    这家餐厅是他们以前经常来的。

    她要了炒牛和,和n茶,拿着菜单问他要什么,他的眼睛似乎在她身上,却仿佛根本没听到她在说什么。

    “谢谢,那就要两份一样的。”

    午餐基本就没怎么动。

    金文琎手上的香烟一根接一根,像是突然回神:“对了,你最近怎么样,跟男朋友相处得还行吗?”

    何佳丽勉强喝一口n茶,声音很小:“他对我很好,我们....”

    她还没说完,金文琎cha进话截断了她,英俊的面上带一点笑:“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他一定对你不错。你是个很温暖很好的nv人,在你身边的人都会ai上你。”

    何佳丽的眼里溢出了眼泪,低斥道:“你不要说了!”

    她轻轻地哽咽一声:“你是不是在怪我,真姐出事的那天晚上去找你?”

    金文琎的脸se大变,急忙的扯自己的领口:“你不要说。”

    佳丽抓住他放在桌面上的右手:“阿琎,我问你,你真的ai过我吗?”

    金文琎ch0u开自己的手,颤抖着端起n茶要喝:“佳丽你不要乱想。”

    何佳丽猛地站了起来:“其实你一直在怪我,在怨恨我.....你不想见我,你认为是我害了她!”

    金文琎的后脑空白一片,只是机械地回答:“我没怪你。真的,阿丽,我不会怪你。”

    他终于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在怪他自己。

    他对这个世界存在一个最大的误解,一个最大的错误认知——邵玉真怎么可能失败?她永远不可能失败。她每一次都渡过了难关,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够挡住她前行的脚步。再困难的事情,到了她的手里,她总是能够解决。她会一直都在,把所有人都踩在自己的脚下,最后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最终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

    所以这样他才可以放手。

    她怎么可能突然就消失了?怎么可能突然就si了?

    没这个可能啊,这不可能啊。但是为什么他们所有人都当她si了?

    这是不是全世界编织的一个最大的骗局?

    金文琎又看了一眼纯白如鲜花蓓蕾的何佳丽,他隐隐记得以前是真的ai她的。如果是以前的他,他会立马抚上她哭泣的脸颊,把人抱进怀里好好的安慰。可是现在......他只觉得整个世界空旷一片,以前的自己也不是自己,现在的自己也不是自己。

    他抬起自己的手,把香烟摁到手背上,上面迅速地烧成了黑se。    一点点地刺痛终于抵达了脑子里,这个身t的确是他的。

    何佳丽冲过来抓开他的手,金文琎也任她夺去香烟,他无所谓,真的无所谓。

    “你是不是疯了!”

    佳丽拽起他,要带他去处理手上的伤口。

    金文琎被她拖着走,仿佛又进入了一个别人无法理解的世界。

    直到出门的一刹那,对面的马路上停下一辆昂贵的轿车,豹哥穿着夏威夷的衬衫,外面套着皮草从里面钻了出来。

    金文琎不顾从马路另外一头驶过来的汽车,冲上去掐他的脖子,牙訾目裂地质问他:“是不是你!”

    豹哥瞪着眼睛挣扎:“喂!大白天的你发什么疯!什么是不是我?!”

    “是不是你做了什么,阿姐要对付你,所以现在还没出现....”

    豹哥一把推开他:“金少爷,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说。虽然我不敢说我豹哥有什么节c,可是我对邵总还算是很衷心的!警察都说了是意外,你把脏水泼到我身上来g什么?”

    金文琎反复质问他,目光sisi的锁在他的脸上,想要找出引而不发的面部变化:“真的不是你?”

    豹哥很坦然,目光中的失意沉痛一闪而逝:“你别发神经了,我觉得你现在最重要的事,应该是想想怎么把邵总的葬礼办得风光一些,而不是像这样自欺欺人地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

    剧透一下下前情提要,真真是自己把车撞上护栏掉进海里的,之前当然发生了很多事,坠海前去过小金楼下,看到何亲小金,于是放弃了最后一点点想法。

    金线最终结局happy    ending哈,小金会吃好多r0ur0u的,嗯lt;/divgt;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