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线4——姐,我想吻你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文琎睡不着,已经连续几天没睡过觉。

    人只是g躺在床上,左右辗转着,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只能靠着酒jing和药物入睡。

    一个礼拜后,被人发现昏倒在客厅的地上,送到医院后说是胃出血。

    他朦朦胧胧地醒来,发现自己在陌生而赤白的地方,眼前有白se的窗帘飘动。

    门口有人说话。

    医生翻着病例,对何佳丽道:“还好你送他来得及时,如果再晚一点后果不堪设想。”

    佳丽对医生说谢谢:“都是您救了他。”

    医生嘱咐了一番平日的饮食,又道:“你男朋友jing神不稳定,你要细心点照顾他。还有,一定要禁止他乱吃安眠药和兴奋剂。年轻人总是以为自己的身子是铁打的,喜欢放纵自己,这可不行,迟早有一天会垮掉。”

    医生离开,何佳丽转身,惊喜地叫了一声阿琎,跑过去扶起他:“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金文琎的脸庞彻底失去了血se,头发乱糟糟地竖起,抬手捂上发痛的喉咙。

    “是不是有点痛?洗胃就是这样,管子要从嘴里cha进去.....阿琎你饿不饿?”

    她说了很多,然而对方用一种非常陌生的眼睛看着他。

    “你别吓我阿琎....你还认得我是谁吗?”

    过了好一会儿,金文琎才点头,难受的压了一下太yanx:“别乱想,我知道是你,佳丽。”

    他又问自己是怎么来医院了,何佳丽解释玛丽莲偷偷给她配了钥匙,让她去看看他。

    金文琎偏头望向窗外,不带感情地说了声谢谢。

    从这天起,他不再说让何佳丽不要出现的话,出院后开始恢复了正常的生活。白天去金狮处理杂物,或者去金门总部。有时在那里碰到了秦政,只是不把他看在眼里。两人不融洽,各自都有拥护的阵营。秦政主要负责大新港日常事物,跟叶家老爷子关系好。而金文琎跟会长们走得b较近。两人在一段时间内井水不犯河水。

    金文琎找时间去医院看了生父金正,金正瘦骨嶙峋的,因为毒瘾病入膏肓,可是脸上带着兴奋的神情。

    “秦政那个人不足为虑,他始终是金门外的人。阿琎,我真欣慰,你现在才知金门的老大。”

    金文琎立在窗边,ch0u了一根香烟的功夫就说要走。

    他回到金狮的办公室,忽然接了一个电话,拿了西装急迫地往外走。

    何佳丽提着保温桶差点跟他撞上,金文琎避开,她在后面追着走:“阿琎,你要去g什么?”

    金文琎偏头:“有点事。”

    “再重要的事也要吃饭啊,你的胃本来不好,我炖了老鸭汤....”

    “下次吧。”

    金文琎匆匆地到了维多利亚顶楼的旋转餐厅,一个穿着黑se高领薄毛衫的nv人坐在圆桌旁,侧脸秀丽文雅无双。

    他快步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喘着气道:“姐,你来了多久了?”

    邵玉真看他一眼,温温地笑:“我也是刚来,想吃什么?”

    金文琎看看手表,知道她的时间宝贵说了随便。

    “那就叫行政套餐吧。”

    他便抬手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生要了两份套餐。

    餐点上来,他的心情很好,把自己盘子上的西兰花cha到她的盘子上:“你喜欢吃这个对吧。”

    玉真抬头笑了一下,那双暗红se的唇散发着幽暗的x1引力。

    “听说你最近住院了?还洗了胃?”

    金文琎面上出现一点孩子气的紧张:“不小心喝多了点,不过我以后会注意。”

    玉真说好,温柔的目光波光盈盈。

    金文琎的心跳越跳越快,两人进了电梯,他从金属板子的倒映上看玉真,又去看电梯顶上跳动的数字。

    快到楼下的时候,他把玉真抵到角落,塞了两张电影票到她的手里,垂首凝视着她:“阿姐有时间跟我看一场电影吧。”

    几秒钟的时间而已,他几乎等到发了心脏病。

    玉真点头,电梯门也开了。金文琎的唇忍不住g起,手掌攀住她的肩膀让她避开人流。

    晚上七点金文琎从办公室出去,被人截住说是金狮下面的场子有人闹事,还闹得很大。金文琎叫他自己去解决,这人一脸苦se:“老板,你知道我镇不住那些人啊,是旺角那边的人。”

    金文琎烦躁地走到安静处,给玉真打电话,那边很快接起:“我知道,你先处理问题好吗?”

    金文琎抓一把头发:“可是....我想跟你去看电影...”

    玉真柔柔地笑:“文琎,下次吧。”

    谁知到了第二天,阿姐的电话就进来,说在电影院等着他。

    金文琎飞到了中环的电影院,里头光影交错情侣无数,一个穿着咖se长风衣的nv人站在爆米花的玻璃框前,光是她的背影,就算这芸芸众人中最受人注目的一位。

    “想吃这个?”

    玉真回头,她的唇差点贴到他的下巴:“小孩子才吃这个吧。”

    金文琎摇头:“我看你就想吃。”

    他问柜台要了超大号的一桶,配上两杯加冰可乐。

    两人m0黑往电影院最后排走,那里竟然没有别人。

    电影放的什么他根本没看,余光里,克制不住地往身旁的人瞟过去。

    玉真低笑一声:“你就不能认真看电影吗?是你说要看的。”

    终于等到电影里男主主人公接吻的一幕,文琎的身子朝旁偏过去,肩膀贴着她的肩膀:“阿姐我想吃爆米花。”

    玉真推他的肩膀:“就在你手边,要吃自己拿。”

    金文琎说我的手有点痛,拿不动。

    玉真果然还是抓了一颗起来送过去,被他连

    玉真果然还是抓了一颗起来送过去,被他连着手指hanzhu。

    他吮了好几秒,终究是用力握住她的脸颊,气息喷洒过去:“姐,我想吻你。”

    玉真撇开脸:“不行.....我有男朋友。”

    “那你跟他分手吧,只要你跟他分手,我什么都愿意做。”

    玉真没做声,金文琎强势地贴过去,贴住了梦寐以求的唇瓣,舌尖大肆的侵略进去。

    金文琎焦灼着等待着,每天晚上都给玉真打去长长的电话,问她在g什么问她吃饭没有,问她要不要出来散散心,去海边吹吹风也可以。

    “下班了吗?”

    “还没呢,手里有点事没处理完。”

    “待会儿我去接你好不好?”

    “别,我这里不方便。”

    他知道她说的是秦政,但是从阿姐的态度里看出她已经有有所犹豫,有犹豫就是很有希望。他现在已经不恨秦政了,秦政注定会被阿姐抛弃。她只要想做一件事,就一定办得到。如果她说不出口,他会去帮她。

    只要她说一句,他做什么都可以,他的命都是她的。他跟她已经认识了二十年,人有几个二十年?

    金文琎知道自己所有记忆的锚点,都深扎于她的身上。

    踽踽独行的道路终于有了曙光。

    阿姐,我认了。

    你呢。

    求你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lt;/divgt;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