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正文——沦落 n2qq.com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金月亮 (np) 作者:艾玛

    注意:现在不是小金线了啊,回归正文了啊。

    小金线是大概两年之后的事情哈。

    玉真到了这时候已经不急,她歪着身子靠在树干上,转过了头,既不看李英杰和阿琎,也不看秦政。抬着手臂往上捞了 一

    捞,扯下一片绿油油的树叶,朝上面轻吹一口气,就把叶尖子放进牙齿里面咀嚼。舌头上的味蕾尝到了草叶的腥气,是真不好

    吃,可她还是细细的嚼,手指往上插入发根往后抚去。秦政的视线有如实质,清楚明白而带着力量感的投射过来。

    玉真偏头看去,朝他无声的冷笑勾唇。

    秦政面色绷紧,牙关咬合的力度默默地加重,深吸一口气后掉头继续观测外面的情况。

    可是的确也没什么好看了,有外面那两个人,大概是足够摆平如今的风波。

    果然,又一批爪牙从山下涌上来,金文琎把手指卡进嘴里,尖锐的口哨在山林中响起,穿着黑西装缀着金玫瑰图标的徒子

    徒孙包抄最后几个杀手,不到半个小时就解决了这场混战。

    玉真拨开叶子往外走出来,虽然她穿着土衣土布,可是脸上的神情冰冷,而且是极度的不可侵犯之感。

    文琎朝她大步的走过来,黑洞洞的眼眸里压着浓郁的焦躁。抬手刚要握住她的手臂,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深深地刺了一

    下,这让他因激动而散发出病态潮红的脸颊瞬间失去了血色。

    玉真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知道上面有秦政留下的吻痕。

    秦政慢悠悠地跟了出来,随意地往玉真身旁站去,是一个很自然也很特殊的态度。

    所有人都看得懂。

    “姐,你——”

    金文琎想问她怎么样,可是后面几个字怎么也吐不出来,忽然间就去拽秦政的衣领,满身散发着狂躁的气息。

    玉真低喝一声阿琎,把他的手从秦政身上扯了下来,冷漠地推开金文琎,一言不发地往越野车那边走去。

    秦政尾随而至,来开后车厢的车门,让玉真先进去。

    两人先后坐上汽车,李英杰作为沉默的狼犬,一面撕了衣服扎上左臂,一面大步流星的过来跳上的驾驶位。

    车辆在山地里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把金文琎远远地甩在后面。

    玉真透过后视镜往后瞥了一眼,金文琎怔怔半晌,才弯腰进了后面的车。

    “有烟吗?”

    玉真问李英杰,李英杰说有。

    玉真终于吸上一口浓烈的香烟,秦政自己凑了过来,接着她的烟头抽了一口,右手搂上她的腰,笑得莫测:“何必在我面

    前演戏。”

    邵玉真撩起眼皮子,斜略过去:“我有必要在你面前演戏?”

    秦政用力的把她搂到胸前,轻吻她的唇角,然后索然地松开了她。

    几辆汽车先后驶出了大屿山,过了一条又宽又长的大桥,正式进入了港珠快速通道。

    天上的白云在大风的驱使下飘得很快,这是一个明媚的好天气。

    汽车飞驰着把白色路灯和绿色山野远远的抛在后面,海水在远处发出琳琳金光。

    李英杰忽然把车速降了下来,道:“邵总,前面有警车。”

    玉真方目看去,高速的分叉路口下行处,的确横亘着白色的警车和绿色摩托车,车顶上的红色警报器刺破空气呜呜的鸣响

    起来。

    “给后面的车打电话,叫他们绕路,我们正常过去。”

    车子被警察拦了下来。

    短发女警官神色不善的敲玻璃窗,待看清车内的内,腻着眼道:“请把身份证拿来出来。”

    李英杰把身份证递了出去,Mary又道:“后面那两个呢?”

    秦政开车门出去,给她分一根烟:“警官,我们是出来郊游的,没有带,你看能不能容我们回市里,然后”

    有人打断了这边的交流。

    叶锦鸿一身标准的白色高级警司的制服,肩章在阳光下闪耀着光泽,他的鼻梁上架着墨镜,公事公办过来弯腰往车内看。

    “你,出来。”

    玉真看不到他的表情,依言下车。

    阳光把所有的细节照的一清二楚。

    叶锦鸿抽了Mary手上的记录夹,随便问了两个问题写了几笔。

    当然没有人会说真话。

    玉真看着身前的叶锦鸿,他的态度是陌生的,这让她以为看到的是一个从来就不相干的男人。

    以前他们在青天白日下,要装作不熟没干系,现在,果然就是再没关系。

    命运的轮盘要怎么走,似乎谁也不知道。

    “我怀疑你们前几日一宗谋杀案有关,你——”他拿笔尖指向李英杰:“开车跟着我们走。”

    秦政过来搂了一下玉真,说好的警官,随后开车门把她送了进去。

    凌晨一点钟,律师办好了手续把几个人从警局领了出来。

    黑色的轿车已经在门口挺好,玉真回头看了一眼警局门口,里面亮着白灯,门口空寂没有人影。

    随后的一阵日子,金门再次进入了某种风声鹤唳的紧张时期。这种危险不是来自于外界,警察对他们的监管从来没有松懈

    过。但是就算让他们抓到一些小鱼小虾又怎么样,这些人没有分量,周游在外围,永远都得不到最核心的信息。这次的谋杀

    案,被害者不配合,警方又能有什么办法?没有证人,没有证据,这件事到最后只能够不了了之。

    对于警察来说是这样,对于叶锦鸿来说,情况更加严峻。他升到警司的位置并没有多久,可是在之前针对公海上的巨大金额走

    私案件时,他——起码对于上头的解释是,是处于自己客观的判断和考量放弃了现场抓捕李英杰,然而行动结果非常明显 ——那是一个大大的失败。

    叶锦鸿在工作上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紧绷时期,工作环境恶劣,威望大大的减弱,而上头竟然还提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建议。

    “这样的例子不是没有,锦鸿,你可以将计就计,装作渐渐被排挤到我们的圈子之外,然后”

    叶锦鸿手里那着香烟,他没有因为落魄的境况在外貌上表现得邋遢,相反,他的胡子刮得很干净,蓝衬衣穿的很整洁,脸

    上的线条仍旧顺畅而紧致。即使如此,人的精神总会总眼睛或者表情中出卖自己。

    他的眼眶里布满了缺乏睡眠造成的红血丝,抽多了香烟的后果是,他不时地要咳上几声。叶锦鸿忍着喉咙里的瘙痒,啼笑皆非

    地回应道:“您的意思是,让我慢慢接近金门,获取他们的信任,装作被他们利用,然后做一个双面间谍?”

    上头刚刚欣慰地要点头,叶锦鸿立马摇头,他觉得很可笑,他的价值现在已经沦落到这个地了?

    不过声音还算得上温和有礼:“老板,我这年纪——真的不适合了。”

    局长愠怒地看着他:“真的不再考虑考虑?锦鸿,只要换一个角度想问题,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叶锦鸿看着他笑,局长只得也跟着笑,只是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

    叶锦鸿觉得他误会了自己,不过这种事多说无用,他起身拍了拍大腿,告辞离开。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