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7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因的天色暗了很多,外面渐渐有走动的声响了,立花澄坐在房间里,打卡了嵌入式的柜橱门。

    柜橱里面,有还干净的被褥和衣服,只是放了好几年,有一股霉味,立花澄把衣服和被褥全都掏了出来,瘫在了榻榻米上。

    然而那些衣服都是成年男性穿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他这么小的孩子穿的衣服,也就是说,他今天需要穿着这身脏兮兮的衣服。

    立花澄撇了撇嘴,开始到处呼唤狐之助。

    要是狐之助的话,肯定会知道什么的吧。

    第6章 成为婶婶的第六天

    狐之助被叫来之后,显得有点惊讶。

    这间属于审神者的房间,已经被打扫出来了,而打扫的人,显然是眼前的审神者,毕竟审神者身上布料华贵的剑道服已经粘上了些灰尘,袖子还挽着,脸上还带着几道因为擦汗蹭到脸上去的灰印子。

    “审神者大人,您已经成功接受这所本丸了吗。”

    “嗯,有衣服吗,我需要换衣服和进食。”

    经过立花澄的提醒,狐之助这才想起,这次的审神者是个小孩子,在这个本丸里,除了短刀们就根本没有小孩子,怎么想,那些短刀们都不可能把自己的衣服借给审神者。

    “衣服的话,我带了最小号的和服,我把承诺的资源还有工资什么的都带来了,还有御守,不过食物的话,除了自己做之外就只能去万屋买幕内便当了。”狐之助把好几箱资源放到榻榻米上,然后又拿了稍小些的木箱摆在立花澄的面前:“这些是小判,可以用来在万屋买物资的,现世的货币也可以兑换,汇率是1:10,大人要去万屋吗?”

    “我的身上很脏呢。”

    “本丸应该有温泉的呀。”狐之助在立花澄脚边转了转:“不过需要审神者大人重新修缮一下,不然是不能使用的。”

    狐之助把两套明显造价不菲的浴衣放在箱子上,还有另外两套现世的少年穿的衣服,显然是特意为立花澄准备的。

    不过一想到要去修温泉池,他就头痛得不行,他刚刚工作了一个下午,就要又去修东西,怎么想都很生气

    “只需要用灵力重建就可以了。”狐之助连忙解释:“很简单的,不费事。”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狐之助知道,要修好一个温泉池需要的灵力可不是小数目,立花澄的资质虽好,可是却不是这么用的。

    然而立花澄身体里的灵力储备绝对是他想不到的多,如果他想,他甚至可以把这个本丸拆了从新再做一个新的,但是那肯定会很麻烦。

    既然知道了哪里可以洗澡,可是他看着这么多箱子,有点烦愁。

    他就算灵力很厉害,可是他这个身体,真的就只是个小孩子的体质啊。

    无奈,立花澄只能一点一点的搬,木炭还好,玉钢和砥石那就完全超过了他的承受范围,更不用说用水缸装着的冷却材。

    好气耶:)

    无奈,他只能把上身从窗口探出去,试图找两个苦力帮他搬东西。

    “可以帮我个忙吗?”立花澄对着坐在走廊上的加州清光以及另外一个身形高大的付丧神说道:“狐之助带了些资源,可是我搬不动,可以拜托你们吗?”

    两人对视了一眼,站了起来去了二楼。

    除了自己的房间,立花澄还把走廊以及二楼的地板擦了一遍,已经很干净了,太刀太郎太高了,站直身体之后距离天花板就只有堪堪一掌的距离,这两位付丧神的暗堕程度比较轻,在天色还没有完全昏暗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可以出去活动了,而一些像鹤丸之类的,还无法出来,必须要等天色完全暗下来,月亮出来的时候才能出来放放风,以前天天还是阴天的时候还稍微好一点,现在空气中的黑气被驱散了,天空变得晴朗起来,可是付丧神们却无法在白天活动了。

    不过好在空中还有立花澄的灵子,能够安抚那种难受的灼烧感,倒是比以前好过了点。

    几个大箱子已经把房间塞得满满当当的了,付丧神的力气比平常人大得多,立花澄根本搬不动的玉钢和砥石他们随随便便就能搬起来,而太郎太刀则是非常耿直的两个箱子摞起来抱起来走。

    立花澄个子小,搬了个木炭箱子,就只有鼻子还有眼睛能露出来了,太郎太刀甚至因为箱子的阻碍,根本看不见立花澄。

    这次的审神者,是个小孩子啊。

    甚至,比栗田口的那些短刀们还要瘦弱矮小。

    这样的人,真的能做好吗?

    这样危险的本丸,对于这样的小孩子真的没关系吗?

    现在的太郎太刀在这个本丸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把了,他在这个本丸,其实是第五个审神者召唤出来的,虽然因为协助栗田口杀了审神者,可是他本身,其实是因为被传染而暗堕的,他本人并没有什么想要与审神者为敌的想法。

    这个瘦弱的好像一碰就会坏掉的小孩子,并不会让他很反感。

    一个小孩子,能做什么呢?

    对待小孩子,他们似乎都会变得宽容一点,甚至加州清光的语气都变得温和了很多,立花澄在后面跟着两个腿比他长的付丧神,绝望的要哭出来了。

    其实太郎太刀已经非常照顾立花澄,用对于他来说是小碎步的步伐慢吞吞的往前走,可是以立花澄的步伐来说,他那个小碎步,和烛台切没什么区别。

    所以太郎太刀不得不走几步就停下来等着他,后来太郎太刀就干脆让清光把立花澄的那个箱子也放在了他的那些箱子上,让立花澄可以走的快一点。

    立花澄没了负重,走路轻快多了,他不认识路,清光在前面带路,立花澄揪着太郎的衣角,带着视线受阻的太郎太刀往锻刀室走。

    自己的卧室还有好几箱资源,看这个样子,估计还要再搬一趟。

    立花澄在一边看到了另外一个蓝色头发的小少年,他在一边看着,躲在柱子后面,悄悄地看向这边。

    立花澄对他笑了笑,那个小孩却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一样跑走了。立花澄摸不到头脑,只好扭过头记着去锻刀室的路。

    这座本丸很大,立花澄跟着他们走了好一会这才到了锻刀室。

    比起其他地方,锻刀室却比外面更加破旧,蒙的灰摸一下蹭的全都是,立花澄特别清醒还好自己是先搬东西再去洗澡,不然就全部白费了。

    太郎太郎和清光放下东西,转身就要出去,但是立花澄却看向了锻刀室角落的那片不大的池子。

    那个池子被各种杂物堆满,下面的炉子里也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但是这不是立花澄关注那里的理由,而是因为这个池子上面飘得黑色雾气,浓稠的都快要凝固成水了,只是那些付丧神们,好想看不见。

    作为神刀,太郎太刀本能的厌恶这里的气息,他放下东西,就准备再去搬东西。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