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31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如果能够彼此接受那最好,如果不能接受,那就只要保持明面上平静就好了。

    如果付丧神识相点不再对他做些什么的话。

    他想,他还是很愿意和这些可爱的孩子好好相处的。

    立花澄从窗台上爬下来,又坐回桌子前,看着厚厚的文件,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

    啊,伏见仁希,傻蛋老哥。

    突然很想你。

    从明天开始,安排出阵和远征任务吧,内番什么的也都要安排下去。

    就像政府文件说的一样。

    “主人,饭菜已经好了。”  加州清光在门外叫到。

    听到加州清光的声音,立花澄干脆利落的把笔一扔,拉开门跟着加州清光一路小跑去了食堂。

    食堂里已经坐了人。

    所有还醒着的付丧神都已经坐在了大厅里,就连今剑也醒了过来,坐在了离立花澄有点距离的地方,他看见立花澄进来,扭过头想要把自己躲到太郎太刀后面。

    他身上的黑气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浓了,想来是已经恢复了神智,看到他还会不好意思,太郎太刀低头看了眼今剑,把他从自己身后拉了出来。

    “那个……主人。”今剑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他低着头,看着那个比自己矮了半头的审神者:“之前非常对不起!我,我没想伤害你的!”

    “……”立花澄抬起头,看着今剑漂亮的眼睛,把今剑看的浑身发冷,但是那好像是错觉似的,他很快就看到了立花澄原谅的微笑:“没有下一次哦。”

    “是!”

    虽然感觉有些哪里不太对,但是今剑还是挺开心的。

    他放下了心事,又变回了那个快快乐乐的小天狗。

    面对想要杀了自己的人,都能面带笑容的原谅……吗?

    ——这怕不是个傻子。

    鹤丸坐在立花澄下手的第一位,他往后仰着,手撑在身后,仰着头看向主位上的立花澄。

    立花澄已经落座,他面前的小桌子上,摆了丰盛的饭菜,白米饭,豆腐味增汤,烤鱼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小菜。

    看到立花澄在主位上落座,其他人这才把头扭了过来。

    烛台切端着最后的饭后甜点进来,放在了立花澄的小桌上:“因为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我就随便做了点。”

    “谢谢烛台切先生,我很喜欢。”立花澄对烛台切道谢。

    烛台切擦了擦手,坐在了右手边第二个位置。

    “我开动了。”立花澄拿起筷子,合十念了一句,夹了一筷子菜,底下的付丧神这也才拿起筷子说了句:我开动了开始吃。

    烛台切的手艺很好,就连立花澄这个饭量不大的人也吃了两碗饭,他吃饱了,揉着肚子消食。

    烛台切做的甜点是草莓大福,白白胖胖的卧在盘子里,立花澄没忍住,拿了一个塞进嘴里。

    然而下一秒他却吐了出来。

    立花澄的脸色顿时变了。

    因为刚刚立花澄吐东西的动作,其实饭厅里已经有人停了下来,看过来了,立花澄却没有管他们的视线,他又看了一眼大福,视线定格在了烛台切身上。

    “烛台切先生。”立花澄叫到:“请问这盘大福,有谁碰过吗?”

    “是不和口味吗?”

    烛台切答非所问。

    “不,非常满意,不过我只是比较想知道……本丸里,还有多少库存的药呢。”

    随着这句话,食堂里顿时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看着立花澄,他脸上的笑容消失,小脸绷得紧紧的,脸色难看,阴沉的好像可以拧出水来。

    “如果不服气我,请尽管来……咳咳……向我挑战,我不会杀了你们……咳……甚至会非常欢迎。”立花澄放下盘子,上面的大福依旧饱满,除了那个被嚼了一下又被吐出来卖相很丑的大福。

    他嘴角开始渗出红色的血迹,顺着嘴角往下滴落,落在白色的长裤上面,留下了猩红色的血花。

    “可是,下毒这种最下作的手段……就是你们想出来的方法吗?”

    “那有什么关系,好用不就好了。”今剑卷着鬓角的头发,率先打破了沉默:“这个药效很大呢,你虽然吐出来了,可是还是有的流进了身体里呢。”今剑笑嘻嘻的说道:“虽然少了点,可是也该生效了吧。”

    从腹部传来的绞痛,霎时冲入了脑海,他手抖的甚至端不住盘子,任由盘子和大福打落在地,他捂着腹部,另一只手撑住地板,额头渗出了冷汗。

    今剑和鹤丸站了起来,走到立花澄身边扶住了立花澄,动作很温柔,力道却一点也不小。

    可是这个时候的立花澄有心反抗却奈何腹部疼痛,甚至连手脚都虚弱的使不上力气。

    “烛台切!”

    “抱歉,审神者大人,我们还是觉得,与其被你哄骗着,再一次经历痛苦,还不如将主动权掌握在手中。”

    这样,就不用担心这只是梦了。

    药研的药效果很好,立花澄试着调动身体里的灵力,然而他却被鹤丸捂住了嘴,鬼道被堵在嘴里,根本无法发出来。

    烛台切拿出一根黑色的皮带,扣在了立花澄的脖子上,顿时,他身体里的灵力,就像是被锁住了一样,虽然还在,可是却用不出来。

    没有了灵力的肉体,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