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41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药研稍微擦拭了身体,拿过变得崭新的出阵服穿上了,又套上了小腿袜,穿上小皮鞋,拿起放在凳子上的本体刀,出了门。

    手入室隔壁的锻刀室开着门,立花澄浅绿色的背影在门里若隐若现,药研不敢进去,就等在门口,却还在侧耳听着屋里的话。

    可是立花澄站在那振刀面前,拿起了那把刀,果断的扔进了刀解池。

    清光先生只需要一个就足够了。

    而同样已经锻造好的两把刀,一把长,一把短,他注入了灵力,在他面前,出现了两个高大的付丧神。

    一人穿着类似于神父的装束,煤灰色的中分短发,看起来大概二十三四岁,西裤包裹着修长笔直的腿,而另一个则是穿着绿色的狩衣,身材高大,褐色的齐耳短发,神色温和,隐隐带着笑意。

    “我叫石切丸。你有治愈疾病的愿望吗?……诶呀,原来不是参拜者呀。”

    “我是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为您完成。”

    两位接连介绍着。

    这两位,都是立花澄没有见过的付丧神,不过都是成年人的身材,旁边的那个穿着绿色狩衣的男人,更是比他高好多,不过看起来并没有太郎先生高大。

    “哦呀,审神者竟然是小孩子吗?”石切丸稍微弯了下身子:“需要我来祛除脓包吗?看样子您的身体并不好呢。”

    “并不需要,石切丸先生,我会自己保重身体的。”立花澄摇了摇头:“身上也没有脓包可以祛除。”

    “主公!这样可不行!”压切长谷部有些激动:“身体要好好调养!请交给我吧,不管是火烧寺庙,还是斩杀家臣都可以交给我。”

    “不……压切先生,并不需要火烧寺庙和斩杀家臣。”

    “如果可以的话,比起压切,更希望您可以叫我长谷部,因为那名字源自于我的前主人野蛮的举动。”压切长谷部强调。

    “前主人?”

    “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

    “哎?织田信长?”立花澄点着下巴想了想:“好像……见过呢……是个黑色长发的小姑娘?挺凶的。”

    压切长谷部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其实那个叫织田信长的女孩子,立花澄记得还挺清楚的。

    织田信长作为非常重要的人物,魂渡不是由普通的静灵庭的死神来引导,而是零番队的队长级别的人来引渡,这类人一般身上都有大功德,死后的灵力也格外出色,如果愿意的话,其实可以留在零番队工作。

    不过织田信长在零番队只待了几天就转世去了,据说是不喜欢被人管着,还是喜欢和别人抢天下的快感。

    立花澄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他还能稍微俯视一下那个女孩子,也明白那个女孩子的个性,按照压切长谷部说的,倒是真的有可能做出来。

    那个女孩子性格豪爽,不拘小节,是做大事的料子,不甘于零番队也是有可能的,不过他是真的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的刀。

    “您在……”

    “她转世去了。”立花澄说道:“那个孩子很有趣,如果可以的话,还真是想让她在宫殿陪陪我呢。”

    压切长谷部和石切丸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里的无奈。

    审神者是在说笑的吧。

    小孩子怎么可能看到织田信长呢?除非是和付丧神一起出阵,在桶狭间之战见过织田信长。

    “主公,请不要开玩笑了。”

    “我没有,我为什么要骗你们呢?”

    “那个人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人了。”

    “不,我真的见过她的。”立花澄非常认真的说。

    立花澄为这群付丧神的幼稚感到一丝丝绝望。

    他明明说的都是真话,为什么不相信他。

    然而他并不知道,他一本正经说着的话的样子,就像一个小孩为了博得家长的注意而做出的举动。

    真的是非常可爱了。

    在场的两位付丧神,一位是对小孩子格外宠爱的石切丸,而另一位是主厨压切·主人说的都是对的但是小孩子不可以胡说八道·长谷部,他们对于立花澄的话包容度意外的高。

    “石切丸先生,长谷部先生,现在本丸里除了我只在,就只剩下你们和药研先生了——药研先生请进来吧,不要在门口了。”立花澄把在门口光明正大站着的药研叫了进来,试图让这三位付丧神好好的认识一下。

    在场的人都不是会冷场的人,药研虽然在意立花澄对待他和对待这两位付丧神有所不同的态度而有着不小的意见,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非常友好的和他们打招呼。

    虽然只比他们早来了几个小时,可也算是除了审神者之外,在这个本丸呆的时间最久的付丧神了。

    所以药研藤四郎自动承担起了带两位参观的任务,虽然他自己也不太熟。

    压切长谷部和药研算是旧识,也不陌生,可也并不算很熟,他们两个一边说着话,一边偷偷的瞄着立花澄。

    他们自以为很隐蔽的视线其实都在立花澄的感知之内,可是他没什么反应,任由其他付丧神的打量。

    立花澄是几个人当中腿最短,走的也最慢的那个,神色憔悴的让人感觉下一秒就会昏倒,他们几个人走了几步,看着立花澄慢吞吞的步伐,终于还是没忍住。

    “主君,我可以抱着您走的。”压切长谷部实在是没忍住,没忍住像立花澄请求。

    药研本以为立花澄会拒绝,可是没想到,立花澄竟然同意了。

    压切长谷部拖着立花澄的屁股让他坐在自己的臂弯里,像抱幼儿一样让立花澄抱住他的脖子,被立花澄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他是不会做这种小孩子的幼稚的举动的。

    也是把立花澄抱了起来,压切长谷部才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审神者到底有多轻,他一只手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抱着他,而且还可以做别的事情。

    立花澄的身体很瘦,没有刚来这座本丸时有点肉肉的胳膊和腿,他身上的骨头硌的让压切长谷部有点心惊肉跳,他掂了掂立花澄的体重,非常不赞同的摇摇头:“主公大人,药研非常擅长治病和调理,如果可以,请让药研帮一下忙吧。”

    药研本来已经做好立花澄会拒绝他的准备了,谁知没想到,审神者看了他一眼竟然同意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