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42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这还是第一次。

    可是以药研的手艺来说,调理身体的饭菜和药做的并不算好吃,自己吃倒是没什么关系,就怕立花澄吃不惯。

    至于为什么,大概就是立花澄稍微想改善一下他们的关系吧。

    他不断跟自己说,囚禁自己的事不是这个药研做的,而是那个已经暗堕的药研,已经消失了,也许回归了本源,被别的审神者锻出来,至少立花澄曾经在万屋遇见的药研藤四郎都是有责任心有担当三观非常正的好孩子。

    没有了暗堕的刀剑们,都很单纯呢。

    就连因为被他冷落而藏起来的失落都看的一清二楚呢。

    立花澄还是有点心软。

    立花澄端坐在压切长谷部的臂弯里,被压切长谷部小心翼翼的抱着走,一边走,还被樱花糊了一脸。

    万叶樱,不是还没开吗?哪里来的樱花。

    以压切长谷部为中心,樱花纷纷飘落,落了庭院和走廊一地,走在他身边的石切丸和药研都有点哭笑不得的把樱花挥开,甚至想要离压切长谷部远一点,以免被纷乱的樱花卷进去。

    虽然知道长谷部很开心……可是,之后的打扫要很麻烦吧。

    立花澄对这座本丸比其他人都要熟,索性直接带着三位付丧神在本丸里熟悉本丸,等他们都熟悉了之后,带新人这件事就不用他再操心了。

    他不知道一共能有多少付丧神,只是把原来就很大的本丸从头到尾修缮了一遍,也不想多花费灵力让本丸变大。

    虽然不想承认,自己的灵力充沛到要溢出来,可是这具身体却无法承受这种强度的灵力,如果再频繁的使用灵力,搞不好真的会崩溃。

    如果还有像鹤丸那种暗堕刀,在非必要的情况下,他还是会选择直接用刀剑来和他们进行白刃战。

    他和他弟弟不同,不管是灵力还是天赋,他都比他弟弟强的多,是内定的继承人,来到现世也是因为继承的问题,虽然他弟弟现在不怎么样,但是对于现在的他也是一种威胁。

    立花澄一点一点的给他们介绍本丸的事物,从住所到后面的田地,马栏,还有温泉,后山,都介绍了一遍,介绍完之后,几个人又再一次回到了锻刀室。

    他们逛完本丸用了很久,那把3:20的刀也已经成型,修长的刀身在火光里隐隐若现。

    有点眼熟。

    有点像之前在万屋遇见的一期一振的本体刀。

    这把是一期一振吗?

    他并没有忘记那把一期一振的所作所为,恐怕当时的一期一振发现了什么,才会拦住烛台切想要提醒他,只是他当时并没有往这方面想,也就错过了防范的机会。如果这把一期一振也是这么温柔的刀的话,还真是让人期待。

    立花澄让压切长谷部把自己放下,小跑两步从刀匠那里拿过红色刀鞘的太刀。

    他注入了灵力,金色的光芒和纷散的樱花之下,出现了穿着军装的俊秀蓝发男子,他有着蜜金色的眸子,身形挺拔。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他说着,短披风轻微的飘动着,被那双蜜金色的眸子注视着,就连立花澄也感受到了被重视的感觉。

    是药研的哥哥吗?

    立花澄的猜测没有错,看到一期一振,就连稳重的药研也有些激动,一期一振在和审神者打过招呼之后,就安抚的摸着药研的头,蹲下身,和立花澄平视着。

    “药研多谢您照顾了。”

    “药研先生也是不久前才来到这儿的,既然一期先生是药研先生的哥哥,那熟悉本丸的事情就交给药研先生吧。”

    “大将。”药研请求到:“我可以和一期哥住在一间屋子吗?”

    “随意。”

    立花澄倒是管不到他们怎么住,就连药研的请求他也是随便就答应了。

    反倒是一期一振感觉到了什么,碍于审神者在这儿,没有和药研说,他听到立花澄的话,就跟着有些低落的药研出去了。

    直到一期一振确定离得够远,审神者不会听到之后,他这才询问:“主公为什么对你这么冷淡呢?”

    “我不知道。”药研摇了摇头:“我才到这儿不久,是大将的初锻刀,可是……大将似乎并不喜欢我。”

    闻言,一期沉思了起来。

    他倒是有点在意药研说的话了。

    如果是因为稀有刀的话,显然不是这个样子。

    见到身为稀有刀的自己,主君并不兴奋,反倒是非常的冷静,对待他也不冷不热的,说话也非常的疏远,称呼也是非常冷淡的先生的称呼。

    那应该就是药研做了什么惹了审神者不高兴了吧。

    一期让药研把他今天来到之后所有的经历都说了一遍,可是在药研把今天说的话做的事都重复了一遍之后,就连一期一振也有些头痛起来。

    就算是他,也无法分析出审神者为什么会对药研这么冷漠。

    相比较起来,审神者和自己的相处,倒是显得有些亲密。

    一期一振无法,只好嘱咐药研小心翼翼的和审神者相处,他会想办法找出为什么审神者对药研为什么这么冷淡的相处。

    药研即使不开心,可是他也在带领一期一振收拾好自己之后,就自发的去了厨房。

    除了药研之外,还有压切长谷部已经在厨房面对着一桌子的食材如临大敌。

    “长谷部?”

    “啊,是药研啊,你会做饭来着吧。”虽然不太想承认,压切长谷部自认自己做饭的程度顶多就是能够填饱肚子的程度,要说好吃还真的说不上,如果是擅长做家务做饭这类的,还是歌仙兼定和烛台切光忠更擅长。

    不过现在在本丸没有烛台切和歌仙兼定,现在吃饭的问题大概就只能依靠药研和压切长谷部两个人,而石切丸和一期一振看起来虽然很可靠,可是做到这种事情……他们两个还真的做不过来。

    石切丸和一期一振在房间里休息,而立花澄则是回到了房间,他在房间翻看着狐之助新送过来的文件。

    这次的文件已经是普通的新人接受本丸之后的正常的文件了,在他之前接手黑暗本丸的时候,文件的更多的内容,是关注暗堕付丧神的情况,并且时事报告,而现在的,则是正常的出阵远征之类的基本常识的报告。

    这些事一般都是狐之助来做的,可是立花澄拒绝了狐之助,而他的初始刀加州清光甚至还是本体刀状态,连神智都没有,根本没办法跟他解释这种事情。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