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45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嗯?”压切长谷部看着这个只到他胸口的护士,发出了疑问。

    “你们不是他的付丧神吗?为什么不知道……”护士还没说完,就被医生叫走了,看着背影,显然是被训斥了。

    看来审神者并不简单。

    这只是个小手术很快就结束了,他醒过来以后,守在他旁边的三位付丧神马上就围了过来。

    立花澄疲惫的眨了眨眼睛,又闭上眼睛想要睡觉。

    “好啦,你们出去吧,如果今晚没什么事情,明天就可以回去了。”眼瞅着已经一点多,护士试图把三位付丧神赶出去,让立花澄好好休息。

    “我可以守在主公身边吗?”压切长谷部很不乐意,他跟护士讨价还价:“变成本体也行,如果没人守夜的话……”

    “没关系,长谷部先生留下吧,药研先生和一期先生先回本丸就可以了。”立花澄闭着眼睛说。

    压切长谷部真的像他说的,变成了本体刀,一直躺在立花澄旁边的沙发上,可是立花澄总是能感觉到从沙发那边时不时传来的灼热的视线,要说本体刀没有眼睛吧,但是立花澄还是能感觉到压切长谷部的视线。

    他翻了个身,默默掀起被子盖住了头顶。

    被这么看着,根本就睡不着。

    “长谷部先生。”终于受不了,立花澄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他一边为自己抽疼的胃感到头疼,一边为压切长谷部毫不掩饰的眼神而感到一丝尴尬和不安。

    似乎是没想到立花澄竟然能发现自己的视线,压切长谷部的刀身在沙发上挪动了下,他的声音在寂静的病房里面响起:“对不起主公大人……我只是担心您,我们付丧神不睡觉也没什么的。”

    “可是你这么看着我我也睡不着的啊。”立花澄看压切长谷部的刀身竟然有了颓废的感觉,连忙补充道:“长谷部先生要好好休息才行,明天才能把我带回本丸,长谷部先生今天也受累了。”

    “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我的话主公根本不会住院吧!”

    “这不关你的事。”立花澄说道:“只是身体不好而已。”

    如果他真的想,他完全可以找曳舟桐生重新做一个义骸,毕竟曳舟桐生的义骸比这个身体承受能力大的多,可是他来到现世,就是为了不接受父亲和家人的帮助,如果现在请求他们,就不是他的初衷了。

    可是他这次能被时之政府捞出来,也是拜托了他背后的关系,让时之政府能够关注他,不然他就真的要像那些被神隐好多年的审神者一样了。

    被囚禁在屋子里,与世隔绝,除了付丧神之外无法接触到其他人,然后被付丧神洗脑,真正的成为这些付丧神的附庸。

    这些新生的付丧神,大概都没有心肠坏的吧。

    能够用这么单纯的喜爱对待着自己,毫无目的的对他好。

    真的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如果他从一开始就接触到这样的付丧神,也许真的会喜欢上审神者这份职业。

    可是他一开始遇见的是那些已经变了的暗堕付丧神。

    偏执,钻牛角尖,甚至有被害妄想症,如果不是他,是其他的孩子,那他估计尸体都凉透了。

    不得不说,现在的这些没有暗堕的付丧神,其实是非常符合对于现在的小孩子对于美好的幻想,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像他这样的小孩子很少,更多的是正值花季的女孩子,偶尔能见到穿着巫女服的端庄的女子,可是更多的,还是穿着校服或者各式各样的裙子的女孩子,就连男性也很少。

    正是会胡思乱想年纪的女孩子,在这么一群各有姿色的付丧神里面,和他们一起生活着,难免会有人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比如说谈个恋爱什么的。

    因为谈恋爱而被神隐的审神者,不多,可也不少,所以时之政府是明令禁止审神者和付丧神谈恋爱的。

    可是,初成人的付丧神来说,他们对审神者天然的亲近,总会让他们把亲情理解为爱情,因为这样的那样的误会而最终变为了神隐。

    可是没有哪一座本丸,能够暗堕持续这么久还没有被清剿,说到底还是因为这个本丸的特殊性。

    从刀解池开始,到付丧神的灵魂。

    每一样,都不对。

    那些在万屋行走的付丧神们,身体里的灵魂碎片少的可怜,根本不像他的本丸里的付丧神,虽然灵魂已经被污染,可是纯净的像宝石一样,而且是大块的,占据了大半身体的灵魂,就连他新锻造出来的这些付丧神,也是这个样子。

    如果他没有估算错,刚刚锻造出来的压切长谷部,在没有进行任何锻炼的情况下,也能打败大多的付丧神。

    这就是灵魂之力。

    不可再生,不可毁灭。

    “主公。”压切长谷部变回人形,他手指因为用力过度而变得发白,血管和青筋微微的突了出来:“请允许我,作为近侍来照顾您。”

    “近侍?没问题的哦。”立花澄说道:“那我可以睡觉了吗?”

    立花澄挥开在空中炸开的樱花,再一次用被子盖住了脑袋。

    压切长谷部兴奋的要跳起来了,他在房间中踱步,可是顾忌着立花澄要休息,只好端坐在沙发上,暗自消化着这个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了钱的好消息。

    作为主厨,能够被主人需要是最幸福的事情。

    即使他的主人是小孩子。

    他很成熟,也会忍耐。

    压切长谷部不时的看向躺在床上的立花澄,捏紧了拳头。

    第28章 成为婶婶的第二十八天

    立花澄被压切长谷部带着回了本丸的时候, 在院里有所感觉的付丧神们都看了过来。

    立花澄换了新的衣服,被压切长谷部长谷部抱着, 在时空转换器的前面出现。

    压切长谷部怀里的立花澄困倦的靠在他的肩膀上, 毛茸茸的短发蹭着他的脖子。长谷部一手从膝盖下面揽着,另一只手穿过腋下把他抱了起来,立花澄的身上还盖着一件明显是成年男性的外套。

    “大将怎么样了。”药研害怕吵到立花澄, 小心的接过压切长谷部带回来的数目可观的大大小小的药瓶和药盒,从塑料袋里掏出一盒看着说明书。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