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47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而且听医院的人说,主公才从医院出来不久吧。

    压切长谷部是不愿意相信立花澄对这些付丧神做了什么的,在他和立花澄接触的这段时间,立花澄表现出来的,都是一个非常懂事,有礼貌的好孩子,即使对药研有着摸不透的排斥,可是在其他方面,他都是个无可挑剔的,所谓的别人家的孩子。

    他也会是个非常好的审神者吧。

    他把刀剑们重新摆好,讲壁橱整个清理了一遍,再把刀原样放好。

    他希望有一天,主公能够跟他解释。

    如果不解释的话,也无所谓。

    关于这些刀剑付丧神的问题。

    立花澄很久没睡的这么好了。

    这些被子上还带着阳光的温暖的味道,蓬松的被子和枕头都有着单单的肥皂的味道。

    大概是哪个付丧神洗了吧。

    他在被子里蹭了蹭,虽然胃还在隐隐作痛,可是他却感觉非常的安心。

    “主殿。”门被拉开,穿着草绿色内番服的褐发的高大青年跪坐在门口,他手中还拿着放了茶杯和花花绿绿的药片的小盘子,他看到立花澄看了过来,稍微躬了下身,起身走了进来。

    “该吃药了,主殿。”石切丸的手很大,能够把立花澄的手整个包进去,他把立花澄扶了起来,还把被子掖了下:“这些药是饭前喝的,等一会吃了饭,还有要饭后喝的。”

    立花澄看着小盘子里十多个的药片,没忍住苦了脸。

    “我可不可以不吃。”他对这种药片很是抗拒,而且除了喝药的温水之外,还有一杯泡了冲剂的褐色药水:“太苦了。”

    “不行,喝了药才能好,才能长高。”对于不愿意吃药的主殿耐心的哄劝着,石切丸对于立花澄倒是有十分的耐心,小孩子吗,都不太喜欢吃药,就连栗田口家的那些短刀,也是不喜欢吃药的。

    不对……他怎么会知道的?

    现在本丸里的栗田口,只有药研和一期两把。

    但是他的疑惑却被立花澄抗拒的手给打断了。

    立花澄用手把药推开,躺在被褥上,把头埋起来。

    “主殿——”石切丸无奈,他揪着被子的一角,想把立花澄从被子里挖出来乖乖吃药:“现在不喝的话,一会凉了就更苦了。”

    “我不要。”立花澄的声音闷闷的,隔着被子有点模糊:“反正喝了也不好。”

    他这辈子,在孤儿院就被灌了不少药,而后来被谷钟岩太收养了之后,就变成了天天被伏见仁希还有管家逼着吃药。

    搞的他现在对药有了心理阴影,尤其是需要熬的中药,别说喝了,闻到味道就想赶紧跑。

    现在要他喝药,根本就是要他命。

    第29章 成为婶婶的第二十九天

    可惜石切丸不知道。

    不过在他的印象里, 小孩子,都是不喜欢喝药的。

    所以立花澄现在这个样子, 倒是不意外, 反倒是因为挣扎着不想喝药的举动,有了点生气,像个真正的小孩子了。

    他们刚见面, 立花澄就一直很平静,对于他们的到来也没什么意外,也有非常礼貌的打招呼自我介绍和带他们参观本丸,也不会去麻烦他们,就连出阵什么的本职工作, 也是生疏的像是拜托陌生人一样。

    他可是唤醒他们的审神者,在这座本丸, 本应该是最亲近的, 可是审神者对他们一点也不亲近。

    “不要任性了,喝了药,身体才能舒服。”石切丸用力把被子掀开,立花澄大病初愈的身体根本拗不过石切丸, 保护他的被子离开了他,他分开腿坐在被子上, 露出两条细瘦的腿, 在雪白的被子上显得有点瘦弱。

    压切长谷部给他换了舒服的棉质T恤和小短裤,让他睡觉的时候能舒服一点,现在被突然掀了被子, 着了凉打了个喷嚏。

    石切丸连忙又用外套给他披上了。

    石切丸一把拉住立花澄,用胳膊拦在他的腰上,托盘放在一边,另一只手一用力,拖着他的腿把他抱在怀里,固定住他的身体:“快些吃药吧,不然凉了就没法喝了。”

    石切丸亲昵却强势的动作把立花澄吓了一跳,他瞪着眼睛,惊讶的看着石切丸。

    石切丸左手固定着立花澄不让他乱跑,左手拿着已经有点凉的药水亲自喂给立花澄。

    立花澄撇头。

    石切丸很有耐心的追过去抵在他的唇边。

    他抿着嘴再扭头。

    他怕他一张嘴,石切丸就把药灌进来了。

    伏见仁希的套路,他已经摸透了。

    别想套路他了!他可是身经百战的人!

    然而石切丸的套路比伏见仁希高多了,他挠了挠立花澄的腋下,在立花澄没忍住笑出来的时候,塞进去一块糖。

    在立花澄有点懵的时候,把药也一起塞了进去。

    药很快就在嘴里化了,苦苦的药味和糖果的甜味混在一起,味道特别奇怪,但是他又不能吐出来,只能喝些水把药咽下去。

    立花澄的眼睛因为刚刚的动作有点红,水水的,亮晶晶的,石切丸没忍住,在他头上揉了一把。

    他又拿出糖,喂给了立花澄。

    可是那杯冲剂,立花澄却怎么也不愿意喝了。

    石切丸这次没办法了,冲剂和药片不一样,他总不能强灌进去,他的胃还不好,万一呛到,估计又要进医院。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