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50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石切丸这才慢吞吞的端着托盘走近了。

    “主殿,这都是为了您的身体着想,等身体好了,就不需要吃了。”

    “不要!”

    “主公,吃了吧。”压切长谷部压制着乱扑腾的立花澄,有些无奈的看着石切丸:“药研殿花了很长时间熬得中药,还放了很多蜂蜜,肯定不会很苦了。”

    一听是药研熬的药,立花澄顿时挣扎的更厉害了。

    “我才不要喝!”他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想要耍无赖,压切长谷部虽然于心不忍,可是他也知道这是为了立花澄身体好,所以他现在必须狠下心让立花澄乖乖的喝下药。

    似乎不敢相信压切长谷部竟然这么执着,立花澄顿时不干了。

    “我不要嘛!我才不要喝药研的药!”

    “为什么不愿意喝我的药呢?”药研悄咪咪的出现在这边,他推了推眼镜问道:“我的医术可是很好的,调理身体也是很擅长哦。”

    “我知道……”立花澄吓了一跳,他蹬了两下腿,不动了:“但是,药研先生有点可怕。”

    这并不是谎话,如果真的是谎话,他就不会站在这儿和这个药研说话了。

    药研的确医术很好,可是学医的药研对于毒药也十分擅长,不然也不会让立花澄中招,他对于药研,有一点不自觉的畏惧,疏远这个药研也有这么一点小小的原因。

    然而立花澄并不会说原因,就算他说了,这个药研也什么都不知道,生气和愤怒也无法得到回应,只会把自己气的内伤。

    所以他在说了这句话之后,就不再开口了,甚至为了赶快离开这里,乖乖的喝了药,牵着压切长谷部的手回了他的房间。

    药研陷入了沉思。

    “一期哥,我很可怕吗?为什么大将会怕我。”甚至没有和石切丸告别,药研回到了粟田口现在的屋子里,这间屋子很大,也许从明天开始,在战场上就能找到新的粟田口的兄弟了,所以一期一振在一开始,就跟立花澄要了这间屋子。

    此时的一期一振正在灯光之下看着书,他听见从外面进来就有点浑浑噩噩的弟弟的问话,有些疑惑。

    药研并不可怕,甚至在其他本丸的人气也不低,根本谈不上可怕这种事情。

    可是既然药研这么说了,那就肯定是有人说了什么。

    不出意外,这个人肯定是审神者了。

    但是审神者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呢?

    “不要担心,药研。”一期一振安慰药研:“主公肯定会喜欢你的,而且他不是把你任命为第一部 队的队长了吗?他肯定是喜欢你的。”

    他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心里也没底。

    药研的确被任命为第一部 队的队长,作为这座本丸的第一把刀,也是目前为止练度最高的一把刀,他们对于这个安排其实也是没有什么意外地,虽然作为短刀的劣势很快就会显现出来,在不久之后本丸的成员渐渐增多之后药研就会被从第一部队替换下来,换上白刃战实力更高的太刀和大太刀上去。

    可是就在现在,在稀有度更高的他自己和石切丸可以选择的时候,审神者选择了药研,本身就是对他的肯定。

    但是药研还是在失落。

    他想不懂自己哪里会让立花澄惧怕,他就算想破了头,也想不出自己什么时候做了让大将害怕的事情。

    还是说,大将在接触他之前,见过别的本丸的药研?

    而且那个药研还对大将做了什么?

    如果是这样想的话,那大将对他的态度就可以解释了。

    是觉得自己会像那些坏掉的药研藤四郎一样做出不利于审神者的举动吗?那是大可不必的,他药研藤四郎,可是出了名的护主的刀的,他是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伤害主人的事情的。

    他是作为主人的护身刀而存在的,是不会伤害主人的。

    即便是碎刀,他也会为了保护主人而战。

    自觉已经知道为什么立花澄会疏远自己,一期一振看着药研藤四郎做了个加油的手势,然后满血复活了。

    “一期哥,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待大将的。”

    “……啊。”一期一振眨了眨眼睛,点了下头。

    虽然不知道药研是怎么想通的,但是能想通,那就是最好的。

    他也暂时不用担心弟弟和主殿之前有些让人尴尬的氛围了。

    药研是个好孩子,主殿和药研接触多了,一定会喜欢药研的。

    作者有话要说:  药研:脸疼

    一期:这个flag我就插在这儿了!

    对了说一下更新字数吧,日更三千打底,偶尔周末或者节假日会六千,更新时间早上九点,十二点,下午五点或者八点十一点,只有这儿些时间段我会更。

    over!

    第31章 成为婶婶的第三十一天

    立花澄房间的榻榻米还没有换新的, 而且有的地方还没有打扫完,立花澄把压切长谷部拽回了他的房间, 鼓着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压切长谷部从桌子下面的小抽屉摸出了一块奶糖, 放在了立花澄手心。

    “吃完糖之后要洗漱才能睡觉。”

    他的嘴里的确还有中药的苦涩的味道,立花澄剥开糖纸,把奶糖塞进了嘴里。

    糖果算是他现在为数不多可以吃的零食了, 而且压切长谷部根本不打算拿第二块糖给他吃,甜蜜的奶味在嘴里散开,他用舌尖顶着糖,不大的地方都快被糖块塞满了,说出的话都有些模糊了。

    “没有把长谷部先生设为队长, 你会生气吗?”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