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51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生气?并不会的。”压切长谷部开始给立花澄挤牙膏倒水准备洗漱的东西:“药研现在是本丸里练度最高的刀,而且也是您的初锻刀, 担任第一部 队的队长并无不妥。”压切长谷部解释着, 他的手很稳,挤了牙膏的牙刷被放在杯子上,稳稳地也没有到处乱晃。

    要说不甘心,那肯定是有的。

    不过他可不能说出来。

    压切长谷部把内番服的外套脱了下来, 搁在一边的凳子上面,开始给立花澄铺床。

    不过问题来了。

    这间房是只有自己在住的, 就连被褥也只有这一套, 今天白天的时候,立花澄就是睡在这套被褥里面,白天还好, 他在外面做事情,立花澄一个人在屋子里面睡觉,可是晚上,压切长谷部也是要睡觉的,不过这个时候,压切长谷部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今天晚上不睡觉,给立花澄守夜了。

    立花澄嚼着嘴里已经软化的奶糖,把最后一点糖咽进了肚子。

    “长谷部先生晚上要和我一起睡吗?”立花澄拿着牙刷开始刷牙,含了口水吐了出来,含糊不清的问道:“在本丸的话,并不需要守夜的。”

    这话说的他都不信。

    他在这个本丸一共就没呆几个晚上,可是这几乎每天晚上,都出事。

    先不说药研粟田口刺杀他的事情吧,就他在这个本丸昏睡的每个日日夜夜,都让人很是复杂。

    在这个本丸呆的时间不长,经历的倒是不少。

    压切长谷部被立花澄不经意的直球刺激的整个人都泛红了。

    “不,不用了,我去跟一期殿他们借一床就好,他们肯定还有新的被子。”

    粟田口人数众多,而且还是在战场随处可见的那种,一期一振肯定准备了不少被子,压切长谷部只有一个人住,所以就只领了一床,想来一期一振应该也给立花澄留了被褥。

    压切长谷部穿着棉质的T恤,慌忙推开门跑了出去。

    立花澄歪着头看着压切长谷部跑掉,似乎很是不解为什么压切长谷部会这么慌张。

    自己没说什么不好的话吧。

    长谷部先生还真是奇怪呢。

    立花澄根本不知道压切长谷部内心激烈的挣扎,他洗漱完,就直接钻进了压切长谷部给他铺好的被褥里面,只不过他白天睡了很长时间,现在根本不困而已,不过他还是闭着眼,准备酝酿睡意。

    压切长谷部充分发挥了腿长机动快的优势,走得飞快,很快就到达了粟田口所在的部屋门口。

    这座本丸很大,但是因为付丧神少的关系,在夜里显得很是空旷和寂静。

    一期一振和药研已经准备睡觉了,听到敲门声,药研从被子里爬了出来开了门。

    “不好意思药研,请问还有多余的被褥吗?”压切长谷部有些不好意思的问:“主公在我的房间里睡觉,不过我的房间只有一套被褥……”

    “嗯,还有的。”药研让压切长谷部进了屋子,自己却隔壁的房间搬还剩下的被褥。

    “长谷部殿下。”一期一振趁着药研去了隔壁,坐在一边叫到:“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请长谷部殿下留意一下主殿对于药研的态度吗?因为药研因为这件事不开心很久了。”

    “说起来,主公刚刚还跟我提起了药研。”压切长谷部跪坐在一边,闻言说道。

    “刚刚?”

    “嗯,主公问我,是否会嫉妒让药研当第一部 队的队长。”

    “我没有从主公的话中感受到厌恶。”压切长谷部说道:“反倒是有着迷茫。”

    他不懂立花澄在迷茫什么,也不懂他在纠结什么,穿着宽松的白色T恤的煤发色男人跪坐在房间的一边,对着一期一振说道:“主公并不讨厌我们,也无需顾忌什么,主公毕竟还是个小孩子。”

    还是个死活不愿意吃药的小孩。

    本丸还未步上正轨,压切长谷部不希望本丸从一开始就充满裂痕,一期一振扭过头,和抱着被褥走过来的药研对上了眼。

    “大将不讨厌我那是最好的。”药研明显是开心了起来,怀里的被褥被他的胳膊勒出一道一道的褶皱,他把被褥递给压切长谷部,目送得到被褥的压切长谷部离开。

    “这下子就不用担心了吧。”一期一振看着飘起了花的药研:“快睡吧,明天还要出阵。”

    作为第一部 队的队长带领大家出阵。

    药研在努力的平静心情,带着一点激动,努力的想要让自己睡着。

    一期一振虽然能理解,可是还是对现在激动的药研有点无语。

    压切长谷部回到房间的时候,灯还亮着,立花澄头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头软软的黑发,他身子蜷缩着,蜷成小小的一团。

    压切长谷部把被子放在一边,走过去跪了下去把被子抻开,然后把立花澄的身体伸开,却对上了立花澄清亮的眼睛。

    “长谷部先生。”

    “主公?怎么还没睡?”压切长谷部&啪的&关了灯,摸黑在立花澄旁边把被褥铺上,然后坐了下来。

    “白天睡太多了,现在睡不着。”立花澄说道,他翻了个身,和压切长谷部面对面:“长谷部先生要睡觉了吗?”

    “嗯。”压切长谷部点头:“小孩子要多睡觉才长得高。”

    “我可不是小孩子。”立花澄再一次强调:“我已经很大了,可不是小孩子,也不需要吃药!”

    压切长谷部颇为头痛。

    他脱了衣服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屋子里只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的清浅的月光,正好把立花澄笼罩在里面,轮廓变得毛茸茸的,看起来手感很好。

    压切长谷部撇开了视线,翻过了身不去看立花澄,立花澄看了一会压切长谷部的背影,也翻过身面对着窗子。

    只不过他闭着眼睛,却一直都没有睡着。

    固然有白天睡多了的原因,可是更主要的,却还是因为他身边有不熟悉的人。

    他并不知道,背对着他的压切长谷部也同样一点睡意都没有,可是两人都沉默的闭着双眼,假装已经睡着。

    至于压切长谷部。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