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56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前院并不隔音,药研的说话声可以非常清晰的传出去,只是有的离得远了,听的有点模糊。

    他们这次的出阵很顺利,也带回了一点资源和小判。虽然比起一次锻刀的资源算不上什么,可是等他们等级稍好些,同伴再多一些就可以兼顾出阵和远征,不用立花澄一个小孩子来养活他们了。

    立花澄听着,对于这样简单的出阵毫无兴趣。

    对于现在的付丧神来说,他们还是过于弱小了一点,虽然他们在其他本丸的付丧神里面算得上格外的强大,可是仅仅只是这种程度的话。

    药研汇报着这次出阵的战果,完全不介意这是在外面的庭院,而不是二楼的办公室。

    他有点忐忑。

    他这次的成绩并不出色,不知道下一次,审神者会不会还会让他作为队长。

    立花澄听着药研的报告,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他垂着的眼睛睁开,看着单膝跪地在地上跪着的药研,把他拉了起来。

    “下一次,就由你带着五虎退他们出阵吧。”立花澄说道。

    “大将?”

    “你做的很好,我很满意。”

    被立花澄的夸奖惊吓到,药研有点不敢置信。

    “我会努力把胜利带给您的!”药研说道,他脸上带了控制不住的笑意,声音都轻快了不少。

    短刀在前期还好,后期在白天的战场上其实是不占优势的,再加上他们装备的刀装只有一个,承受伤害的能力也比太刀打刀脇差要差,如果不是等级压制的话,在日战图,短刀总是最先重伤的那个。

    大将让他带着短刀们提升练度,是不是已经开始试图相信自己了呢?

    药研想起了自己之前的猜测,却因为暂时的喜悦而埋进了心底。

    药研飘着花离开了,留下立花澄和数珠丸恒次两个人还坐在庭院。

    “您为什么不告诉他们真相?”过了好久,在立花澄以为数珠丸恒次已经睡着的时候,数珠丸开口了。

    “告诉他们什么?”

    “他们曾经伤害过您的事情。”

    “告诉他们有什么用吗?更何况……那都不是他们做的事情。”

    “……如果您这样想,那是最好的。”

    虽然这么想,可是心里的坎,还是迈不过去。

    就连他这个刚到不久的人都可以看出立花澄对药研和今剑的冷淡,更何况当事人。

    虽然现在立花澄已经准备做点什么了,可是数珠丸恒次并不确定付丧神们会不会多想。

    他们从心里信任着审神者,可是猜忌会让他们多疑,变得有些不可理喻。

    数珠丸恒次知道有些本丸付丧神把审神者神隐的事情的。

    有的是因为审神者对他们不好,有的是……审神者对他们实在是太好了,所以在那些审神者察觉不对准备脱身的时候,被早有所图的付丧神们神隐了。

    这些事情,其实也算不得秘密了。

    可是立花澄并不知道。

    数珠丸恒次现在是立花澄锻造出来的,对立花澄自然是下意识亲近,在乎着他的。

    他有心提醒立花澄,可是却不知道从哪个方面开口。

    他瞒着立花澄很多事情,可是却不是现在的立花澄该知道的。

    有的时候,知道太多,并不是好事,知道的越多,反而越让人痛苦。

    他还小,不应该经历这些。

    即使这个孩子在这段时间已经经历了黑暗。

    那些付丧神不是无辜的,总该付出点什么。

    可是现在立花澄对他们的冷落,已经让他们感到害怕了。

    没有什么是比被审神者厌恶更让他们害怕的了。

    他们从心底渴望着审神者的爱。

    尤其是,在身边有着受到宠爱的付丧神的对比的时候。

    为什么他可以被审神者喜爱,可是自己却不被喜欢呢。

    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既然这样,当初为什么要锻出我呢?

    一定会这样想吧。

    “我觉得。您还是告诉他们比较好。”

    “不需要。”立花澄也不回头,他靠在木质的柱子上:“我会尝试和他们好好相处的,让他们看不出来……”

    “但是,给我点时间。”

    数珠丸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虽然他说的从某种方面说没错……可是他却不能告诉立花澄真相。

    这样对他,对审神者,对其他付丧神都好。

    有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过的都比较幸福。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