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86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很可爱的哦。

    明白立花澄对付丧神们多么有吸引力,一期一振也明白自己的阻止,只能让粟田口和审神者之间产生隔阂,所以一期一振没有阻止,反而是勾起唇角笑了笑,同意了信浓的请求。

    但是一期一振有些勉强的笑容虽然瞒过了信浓,却没有瞒过其他成年体型的付丧神。

    明白一期一振的心结在哪里,可是现在的一期一振虽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理智上明白,可是感情上,他还是对立花澄有意见的,这种事情只能让他自己想通,别人怎么说都没有用的。

    眼见着信浓得到了一期一振的许可,其他的粟田口们都很兴奋,吃饭都不老老实实的吃了,准备在吃完饭后和立花澄出去玩。

    “大家,现世那边的话,我还是会回去的。”等到所有人都吃完饭,立花澄这才说到,他话音刚落,整个食堂就安静了下来。

    “之前一去一年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立花澄解释:“我在现世也有学业必须要完成,家里面还有其他的事情……”

    “所以,主,您是打算再一次抛弃我们吗?”

    第46章 成为婶婶的第四十六天

    “不, 你在想什么呢长谷部。”立花澄赶紧否认了压切长谷部的话:“狐之助已经把时间流速调到二比一了, 我在那边呆一天这边不过过了两天而已。”

    虽然这么说了, 可是长谷部明显是不相信他的。

    毕竟上次立花澄说自己只去三天,结果过了一年才回来。

    听到他这么说,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立花澄被这么多人直勾勾的盯着,他也不恼,放在桌子下的手突然往旁边够了一下,把在桌子底下藏的严严实实的狐之助拽着尾巴拎到了桌子上。

    “狐之助可以作证。”立花澄拽着狐之助的尾巴不让他跑掉,狐之助爪子划拉了几下,放弃了挣扎。

    “澄大人说得对。”狐之助赶紧表明态度:“现在时间流速很慢的, 绝对不会出现一走一年的情况的!”

    要是真的在一走一年,立花澄也不用回来了, 估计这个本丸都直接疯了,哪里还会像现在平心静气的谈判呢。

    不对,这也不算平心静气吧, 这些付丧神, 眼刀子凉嗖嗖的, 看的狐之助心里咯噔一下。

    这哪里是平心静气, 这分明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狐之助突然有点心疼立花澄,如果没有这档子事情,现在立花澄这个本丸应该还是个比较好的本丸,以立花澄的灵力应该能撑很长的时间不让这个本丸崩坏。

    怎么说的,这个本丸从根源就已经坏掉了啊。

    不过这种事情他是不会对立花澄透露逇,毕竟这种事情在时之政府也算是机密, 而自己如果不是这座本丸的狐之助的话他也不会知道的,但是他宁愿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担的责任就多了,总感觉在这群贼精的付丧神眼皮子底下撑不了多久。

    虽然现在三日月和鹤丸不在,但是他总感觉,这些付丧神其实还是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的。

    这件事情已经要瞒不了多久了。

    照这个情况,他们的记忆撑不了多久就会恢复,药研已经恢复了一部分,更早远的记忆还需要一部分时间,可是本丸里的其他付丧神,大概也要想起来了吧。

    所以说嘛,头头为什么选中他当这个本丸的狐之助嘛,成天愁的毛都要掉干净了。

    狐之助虽然这么想,可是现在还是在帮助立花澄安抚这些付丧神们。

    现在这些付丧神这么疑神疑鬼,心智脆弱也有一部分则个本丸的原因了,等到时候这些付丧神的记忆全部恢复,就连上面也很难控制住了吧。

    不过,这种让人头疼的大事,肯定是轮不到自己来管的,在不涉及其他涉及时政的方面,他还是非常乐于帮助这个审神者的。

    听到狐之助这么说,其他的付丧神稍微缓和了脸色,但是却没有完全相信狐之助。

    前科太多,不太想相信。

    立花澄攥着狐之助的尾巴,一脸正直。

    “大不了,我去现世的时候带着你们。”

    压切长谷部的眼睛蹭的亮了。

    “作为主的近侍……这个职责当然要有我来履行!”

    “长谷部桑好狡猾!明明贴身保护的话是我们短刀比较有优势啊!”秋田不满的开口:“我们短刀可是护身刀呢,而且主人总不能带着那么长的长谷部桑,会被别人发现的。”

    “这个不用担心,没有灵力的人是看不见付丧神的。”

    “身为刀剑,保护主是职责。”

    “江雪殿不是不想战斗吗?”

    “只是讨厌战争,该战斗时我也不会退缩的。”江雪拨动珠子的手快了点。

    “既然这么说,那身为神刀的我也许会很适合呢。”

    “石切丸太慢了,跟不上主人的节奏的。”

    再一次被黑了机动的石切丸什么也不想说。

    食堂里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立花澄眼见着他们被转移了注意力,他拎着狐之助的尾巴,和狐之助的豆豆眼平视着。

    “狐之助先生,你瞒了我什么吗?”

    “啊呀呀……我怎么会瞒着审神者大人呢?”狐之助不安的动了动爪子:“我的尾巴很疼,可以把我放下来啦吗?”

    “不要。”立花澄说道:“如果我松了手,你就会跑掉吧。”

    立花澄并没有掩饰自己质问狐之助的动作,坐在立花澄身边的压切长谷部看向了狐之助。只看得狐之助浑身寒毛直竖。

    立花澄扭头看了眼压切长谷部,撒手让狐之助跑了,狐之助抖抖毛,砰的一声消失在原地。

    “主。”压切长谷部叫了声立花澄,含义不言而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