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97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旧的!”

    “怎么都是男人啊,没有可爱的女孩子嘛。”

    “女孩子又怎么样,就算有女孩子,你也不能对不起你的未婚妻。”

    “木佐那个女人才不会管我找多少女朋友。”伏见仁希抱怨了一句:“父亲给我找的这个未婚妻真是太凶悍了。”

    “联姻而已,生个孩子就行了哪还有那么多事。”压切长谷部为立花澄这种很社会的语气感到惊讶。

    作为人类来说,这种情感是不好的吧,玩弄女孩子的感情什么的。

    他虽然接触的女性很少很少,更多的也是在他还是一把刀刚刚生出意识的时候接触到的公主或者侍女,就连那些公主们都不会和这种男人结婚的。

    就算是联姻,这样也太过分了吧。

    “话虽这么说,被人看见父亲肯定会又来说:‘给谷钟家丢脸了’、‘像什么样子’这种话了,总是拿迹部家的少爷作比较——证券公司的少爷和黑道怎么能比呢。”伏见仁希颇有些不耐烦:“说起来迹部家的少爷和你同岁也在冰帝,父亲说让你和他打好关系。”

    “那个水仙花?算了吧,他浑身都是玫瑰的味道,一过去就过敏,我才不要呢。”

    伏见仁希沉默。

    他对于立花澄玫瑰过敏这种事情知道的很清楚,既然这个样子,那就没有办法了,只能他去接触。

    谷钟家现在虽然做的大,可是根基并不深,不过一百来年的历史,传了三代而已,和一些已经传成了很久的老家族是不能比的,但是谷钟岩太就是有本事,就是能挤进上流社会,他们的身价也就水涨船高,然而在一些老牌世家眼里,谷钟家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尤其是现在谷钟家的两个继承人都不是现在家主的亲生血脉的时候。

    迹部家算是个新生的企业,而且重点在国外,近年来才开始慢慢往国内转移,所以继承人也从英国回到了日本上学,他们急于结识本土的一些权贵,而谷钟家,则是权衡之下最好接近的一个。

    本来迹部景吾也听从了父亲的指示准备和谷钟家的小少爷打好关系的,但是他真的不知道,那个瘦弱又矮小的小孩,竟然是在上流社会中传的很凶的立花澄。

    这个误会就很大了。

    其实伏见仁希和立花澄说的话,压切长谷部还好,加州清光就听不太懂了,不过也无非就是一些地方势力的交涉之类的,在这种时候立花澄那种冷静睿智的反应倒是和平常耿直又单纯的样子截然相反了。

    就像他们有点不敢相信立花澄手上沾了不少人命。

    “这是压切长谷部。”立花澄把加州清光和压切长谷部叫过来给伏见仁希介绍着:“是个国宝,挺贵的。”

    “加州清光,冲田总司的刀,本体碎了,现在是以付丧神的名义活着的。”

    “主……普通人不是不能看到付丧神吗?”压切长谷部没忍住问道。

    他可是记得立花澄说过普通人是看不见付丧神和一些精怪的存在的,现在主人的兄长竟然能够看到他,而且还能够对话,这就让他很奇怪了。

    “他啊,虽然灵力弱了点,不过还是能看清你们的。”立花澄解释:“他以前没太接触过这个,所以有什么冒犯的事情……”

    “真的是国宝啊。”伏见仁希拿出手机搜了搜,查到了压切长谷部本体现在的状况。

    “价值千万日元的国宝……”伏见仁希满脸复杂:“等咱们家破产了,就把他卖掉吧,瞬间暴富。”

    压切长谷部顿时有点忐忑的看向立花澄。

    可能很不值钱的加州清光不开心的厥起了嘴:“什么嘛,明明我也很值钱的呀。”

    “我是国宝。”压切长谷部突然很自豪。

    还是非常值钱的。

    不,不对,为什么要纠结自己能卖多少钱啊!如果被卖掉,不就说明主公不需要自己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一瞬间激动起来的压切长谷部噗通就跪在了地上,立花澄被吓了一跳,他往后蹭了一点,一脸懵逼的看着长谷部。

    “只要不被卖掉,不管是火烧寺庙手刃家臣,我都能为您做,只要您不放弃我!”压切长谷部让人猝不及防的表忠心就连看热闹的伏见仁希都有点被吓到。

    “开个玩笑而已……你的这个付丧神……”

    “不不不我不会卖掉你的。”立花澄赶紧把压切长谷部拉了起来,赶紧开始安抚压切长谷部:“长谷部非常重要,是我不能失去的人,请不用担心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

    “那我呢?因为我不出名所以你不要我了吗?”安抚好了一个另外一个又开始了。

    伏见仁希一开始还有点担心,后来就差点拿点干果在一边看热闹了。

    他之前还担心立花澄在本丸会不会被欺负什么的,现在看,立花澄在本丸简直就是个皇帝,这两位付丧神对立花澄的态度,简直就像是后宫争宠的妃子一样,看着很煽情,但其实……只是在争风吃醋而已。

    哇这种修罗场好刺激哦。

    伏见仁希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给立花澄鼓掌。

    怪不得不吸引小姑娘,原来男人缘比较好啊。

    在那一瞬间,伏见仁希微妙的平衡了。

    一边一个表忠心,另一边要哭不哭的开始撒娇,一边一个弄得头都大了,他本来想向老谋深算的伏见仁希求救,结果一回头发现那个男人竟然靠着桌子撑着头看戏看的很开心。

    压切长谷部和加州清光明争暗斗,一个仗着是初始刀,一个仗着自己现在是立花澄不可缺少的处理文件的文秘,两把刀开始了堪称宫斗剧的勾心斗角的戏码。

    立花澄头都大了。

    他拎起伏见仁希的领子 ,把吃瓜看戏的伏见仁希从自己房间扔了出去,然后回到房间坐下看两个吵得很开心的人。

    加州清光也就算了,压切长谷部一向沉稳,怎么和小孩子似的和加州清光拌嘴吵个不停的。

    “你们两个我怎么可能会卖掉呢。”立花澄打断了他们的话:“缺了你们谁都不行的,你们可都是我的刀啊。”

    这种万金油似的回答,他俩其实并不满意,但是以立花澄的性格能够说出这种话已经非常好了,他们两个无法,只好暂时放弃这次的较量。

    关于谁才是阿鲁基最重要的人的问题。

    但是他们现在放下了,并不代表他们就不介意了。

    立花澄刚准备收拾东西休息,被扔出去的伏见仁希就又敲门进来了。

    “小澄澄——老头子叫你了,去目黑的别墅的书房。”伏见仁希撇头看向压切长谷部他们:“父亲可以看见付丧神的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