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104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早啊。”小狐丸对他打着招呼:“我就说还有人会记得那些事。”

    这个小狐丸,也是药研熟悉的那个小狐丸。

    可是小狐丸应该已经被刀解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儿?而且在他离开之前,大将并没有锻出小狐丸吧。

    “是我哦——”药研身后传来了衣物鼓动的摩擦声,黑发红眸的付丧神站在了药研身后:“在这里的人,只有恢复了以前记忆的人才能回来。”

    来的人是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带着狡黠的笑,看着现在已经比他还高的药研,颇有些感叹:“这样子的药研,真是许久没见了。”

    他的话让药研有些摸不到头脑,什么叫做,多年没见?

    恢复了记忆?

    难道不是上一辈子的事情。

    “兄长。”小狐丸对闻声出来的今剑点点头。

    “啊。”今剑敷衍的点头:“药研,我们走吧,今天不是要去别的战场看看——”

    “别的合战场已经被堵死了,你们过不去的。”鹤丸国永没有拦住他们两个而是提醒道“除非你们有像我这样英明的队长!”

    “你在说什么?”药研抿着嘴,眉头皱的老紧。

    “你们一定在想,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付丧神都道。

    的确是这个样子的。

    药研不管做什么,他都无法让那些付丧神发现他们,而在其他地方,自己也无法发现除了他们两个之外的生物。

    小狐丸笑了笑:“那当然是因为,大家都在别的世界啊。”

    独立于这个世界之外的地方,也是他和鹤丸国永在碎刀之后去的地方。

    那里阴暗,充满了绝望和压抑,可是曾经最厌恶这些的付丧神们,在这种地方才会变得舒适,不会受到折磨。

    其实还是有点可笑,他们一向自诩正义的一方,竟然会依附黑暗而生,因为黑暗而变得强大。

    变得不像他们自己了。

    可是这又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总要活下去的。

    小狐丸对于这个审神者没有什么印象,在和鹤丸国永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曾经挣扎过,却很快的适应了,反倒是鹤丸一直到现在都不能放下过去。

    他其实是有点好奇那个名为立花澄的审神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问鹤丸,却只能得到什么都不是的回答。

    而这个药研,也不是他们预想当中的样子。

    今剑在一边默不作声。

    他看了看小狐丸,又看了看鹤丸国永,宽大袖子下面的手攥得死紧,却被袖子盖住看不出分毫。

    “那你们今天来有什么事情吗?”今剑没等药研说话就抢先开口,他的嗓子因为许久没有说过话而变得有点沙哑,但是那语气里的质问却赤裸裸的暴露了出来。

    今剑在怀疑他们。

    “兄长。”小狐丸没什么反应:“你要和药研殿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吗?”

    你们难道不想离开这儿,这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界吗?

    虽然那个世界充满了黑暗,可是却是现在的他们难得栖身的地方了。

    忘记那个审神者留在这里,安静的当一个付丧神,即使没有主人也可以活的很好,像以前一样过拮据却十分平淡的日子。

    药研和今剑既然到了这里,就是已经被承认了,所以他们才能和他说话,碰触他们然后邀请他们去那里。

    即使现在的药研和今剑,已经不是那副弱小可怜的样子了,和千年之前的他们,如出一辙。

    想来药研虽然没有恢复以前的记忆,可也快了,而今剑,大概是已经恢复了全部的记忆吧。

    “我不会走的。”今剑拒绝了小狐丸的邀请。

    “我答应他了,要在这里等他。”

    “他早就忘了。”鹤丸国永插嘴:“忘记了你们的约定,把我们忘得一干二净。”

    不只只是你,还有我们。

    小狐丸却皱起了眉。

    药研听不懂鹤丸国永和今剑打哑谜似的话,可是他却没有像今剑一样拒绝小狐丸和鹤丸的邀请。

    “今剑你……”

    “没关系。”今剑看向药研:“这段时间麻烦你了,剩下的时间,就让我一个人等好了。”

    不知怎么的,药研觉得今剑有些不太对劲,那个青年透露出一股悲伤,红色的眸子里流淌的,是他无法理解的情绪。

    “那里对你很好。”

    今剑应该知道什么,但是药研不敢说,他对小狐丸说的那个地方很是好奇,但是他却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可能那就是付丧神应该呆的地方应该呆的地方吧。

    喝完异常的沉默。喝完异常的沉默,他没有再说什么。他看药研已经打定主意准备跟他们走就再也没有说什么,他一直不懂今天在想什么,就像之前他对丽花城做过的那些事情一样。

    他把自己的刀铃系在了神乐铃上,可是却依旧做出了暗杀审神者的事情,他应该对立花澄很有好感,可是他的本能却让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他现在已经恢复了记忆。他已经开始在这片熟悉的地方寻找熟悉的身影,可是这个地方却什么都没有。就连他自己也想在这片地方找到他。

    他没有奢求他的原谅,但是他他却想再见到他。

    是这个样子的吗?他的内心有她的内心是这样想的吗?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