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110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新干线?”从未来过现世的药研一脸懵。

    “不要管他们啦!他们可以飞的!”,猫老师开始在夏目身上打滚催促夏目赶紧离开这里,付丧神的包围圈撕开一个口子,夏目小心翼翼的从里面出来,他离开那条巷子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那里已经没有人了。

    “溯行军是什么?”

    “为了改变历史的一群可悲的人。”猫老师非常简略的解释:“虽然没什么危险,可是还是不要接触的好,时之政府可不是你这么一个小孩子可以解决的,我都护不住你。”

    “哎?”夏目听不懂什么时之政府的,只得摇了摇头,记住了立花澄这个名字。

    第59章 成为婶婶的第五十九天

    鹤丸拿着那个十字架在手中把玩着, 银色的项链坠子随着他的动作从手掌心垂了下来, 上面花纹精致繁复, 是一个完美的工艺品和饰品。

    然而,鹤丸却知道,这个项链并不只是长得好看这么简单。

    在灵力强大的人手里,这条项链会变成收割生命的利器。

    而这条项链,应该在立花澄的手上。

    可是现在却被药研拿着,转而交给了鹤丸国永。

    说不定能凭借这个,找到回家的路。

    鹤丸国永坐在有些破落的屋子里面,手指勾着项链一下一下的晃动着。

    这个雀弧银翎并不算是多么好的武器, 在灭却师一族里面算是比较普通的品质,稍微有点能力的灭却师都会有这样的武器, 不过像一叶一样直接从强悍的灵力撑着普通的武器的人还真的不多。

    一叶分明是个死神,但是使用灭却师的武器却毫无心理负担。

    大概,因为这个是友哈巴赫送的吧。

    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上面还残留着立花澄的灵力的气息, 鹤丸拿出时空转换器, 把项链放在了上面。

    啊, 成功了。

    鹤丸国永看着在自己面前打开的扭曲的黑洞, 抄起本体走了进去。

    也不知道现在的本丸,是什么样子的。

    ——

    立花澄离开的这两天,本丸依旧按照原本的秩序运转着,因为知道两天之后就能回来,所以本丸里并没有出现人心惶惶的气氛。

    而这个时候,出现在本丸, 一看就是暗堕的鹤丸国永就非常刺眼了。

    鹤丸国永刚刚从穿越时空的晕眩中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被针对了。

    “嘛嘛,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来找小澄澄的。”鹤丸国永举起了双手:“别这么凶吗,好歹都是一个本丸的付丧神,对吧,江雪殿。”

    “……鹤丸殿?”江雪楞了一下。

    “你不是已经被刀解了吗?”江雪在一开始的怔愣之后,很快就皱起了眉,他从腰间抽出了自己的本体,摆出了进攻的姿势。

    “面对这么久不见的同僚,你就这样对我吗?”鹤丸国永攥着的手指松开,从掌心垂下来的银色的项链非常的刺眼江雪能够认出,这是立花澄的项链。

    “江雪殿?”莺丸有些疑惑。

    审神者回来之后,日常的出阵日课已经开始了,本丸里的人一队远征一队出阵,留在本丸里的付丧神并不多,而已经满级并不喜欢争斗的江雪则是理所当然的留在了本丸执行内番。

    其实本丸里的大部分刀剑都已经满级了,现在出阵的也都是未满级的刀剑,留在本丸里的十多人,也都是已经满级了的,并不弱小的刀剑付丧神们。

    这个鹤丸国永看起来和江雪认识,并且,还是江雪殿以前的同伴。

    也就是说,这个鹤丸,也是这个本丸的付丧神,可是按照江雪说的,这个鹤丸国永应该已经被刀解了,可是为什么被刀解的付丧神还会出现在这里呢?

    在他的印象里,立花澄并没有锻造出鹤丸国永。

    莺丸看向江雪,江雪只是皱着眉,但是他的动作依旧没有松懈,显然并没有因为鹤丸的话而放松。

    “鹤丸殿,还是请回吧,这个本丸并不欢迎你。”

    “我不会再对小澄澄做其他的事情了嘛——道个歉什么的。”

    鹤丸国永话里信息量有点爆炸,他在一瞬间就被十来道目光紧紧的盯着,这里面不妨有稍微菜刀点什么的人。

    “这个链子,还是药研给我的。”

    “药研?”一期一振一惊:“你见到药研了?他在哪里?”

    “嘛嘛,别急,让我们坐下来慢慢的谈咯。”鹤丸国永依旧笑嘻嘻的,一点也没有被威胁的样子。

    其他人对视了一眼,江雪率先收起刀,收回了有些防备的姿势,江雪开了个头,其他人也将自己的刀插回刀鞘。

    “……来吧。”

    短刀们被隔离出去了,留在会客室的,只有成人形态的刀。

    鹤丸、江雪、莺丸、、一期一振、烛台切光忠、太郎太刀、以及蜂须贺虎彻。

    “现在可以说了吧,为什么会回来……或者说为什么会没有死。”没等江雪开口,一直沉默的蜂须贺虎彻就咄咄逼人的发出了质问。

    “蜂须贺?”

    莺丸端着茶,垂着眼睑看着茶杯里面的茶水。

    他现在还有点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只好先等着,而烛台切光忠在看到鹤丸国永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