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116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而现在有意识的主动改变就可想而知了。

    次郎身上还带着酒气,可是人没醉,他们一家很少接触审神者,偶尔见到一次都能高兴的不行。太郎太刀和立花澄本身应该是亲近很多的,可是在那种情况下,前有忠犬长谷部,后有撒娇清光,左右还有左文字一家虎视眈眈群狼环肆,不善言辞还不太好做什么的太郎太刀,已经很就没有和立花澄单独说过话,甚至在一个空间里了。

    所以在次郎太刀把立花澄带来的之后,太郎太刀虽然惊讶,可是脸上还是那副古井无波禁欲的表情,只是在看到立花澄因为次郎身上的酒气而打喷嚏的时候有点责怪。

    “大哥?来一起喝酒啦。”把立花澄放在太郎怀里,次郎从柜子里翻出了自己的酒。

    “本丸里怎么会有酒呢?”

    “大晚上不要喝酒了。”太郎怀里还坐着软软的一团,他有点僵硬,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他对于立花澄的疑问,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立花澄放在本丸里的钱挺多的,压切长谷部对于这部分的钱倒也不会太吝啬,只是次郎酒瘾太大,一次喝不少,一个月买的酒很快就喝上了。其实他已经在很努力的控制次郎喝的酒,没想到次郎竟然还有存货,竟然还想让自己陪他喝酒。

    真是太松懈了。

    然而次郎毫不在意太郎有些不太好的脸色,没有下酒菜,就纯喝酒,也能喝的像在宴会上似的,立花澄瞅着他,有些蠢蠢欲动的伸出手。

    “小孩子不准喝酒。”

    “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嘛。”立花澄很是郁闷,他根本就不是小孩子,还用束缚小孩子的那种方式束缚他,他也是很难过的。

    然而这个时候立花澄却忘记自己用现在这个身体是个小孩子的便利条件跟压切长谷部签下了多少不平等条约。

    压切长谷部心里苦,还不敢说。

    他现在一看到立花澄委屈的样子,就什么也说不出口了,就连这种有利于立花澄身体好的行动和话语,也是在不断的心里建设和自我催眠的时候慢慢建立起来的。

    他对于主君的抵抗力实在是低的吓人。

    而太郎太刀对于这个就没那么多顾及了,他虽然乐于宠着立花澄,但是对于喝酒这种伤身体的行为,他还是非常严厉的表示了拒绝。

    本来小孩子就不能喝酒,再加上立花澄现在的身体并不好,谁知道他会不会因为这么一点酒水刺激到肠胃什么的,要是真的这个样子,那疯了的压切长谷部真的谁也压不住。

    微醺的次郎似乎完全没有在意这个,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知道看起来很正常的立花澄身体不太好,

    可能是出于一种有趣的心理吧,他一直在试图让立花澄喝酒,奈何太郎太刀根本就不同意,次郎太刀只能委屈巴巴趴在桌子上自己一点一点的喝。

    “太郎先生,我也想喝。”

    “不行。”

    “为什么啊,我都不是小孩子了。”

    “你是想进医院吗?现在本丸里没有药研在,如果出了点事情,急救都没有人。”太郎太刀突然提起了药研,他的大手放在了立花澄的头顶:“等一会我送你回房间,这么久没回去压切殿估计要着急了。”

    把立花澄抱回房间本就是次郎太刀临时的决定没有跟其他人说,太郎太刀换下了衣服,没忍住揉了揉立花澄毛茸茸的脑袋,结果被立花澄拍了下去。

    临走的时候,次郎太刀趁太郎太刀去拿东西,悄悄的拿了东西塞在了立花澄的兜里。

    “巧克力?”

    “之前在万屋买的哦,保密呀。”

    立花澄什么高级甜点高级巧克力没吃过,次郎送的巧克力,立花澄兴致缺缺的揣进口袋里,被太郎太刀一把抱了起来,放在臂弯上。太郎太刀本来就很高了,立花澄坐在他胳膊上,已经快要碰到天花板了。

    大太刀的夜视有点感人,和瞎子基本没什么区别,好在立花澄对于自己的本丸很是熟悉,也不至于迷路,他还没等回到房间,就看到了跪坐在门口的压切长谷部。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点心虚。

    立花澄悄悄的攥了一下太郎的领子。

    “主!”长谷部的夜视比太郎好了不少,在立花澄看到他的时候,他也看到了立花澄和太郎太刀。

    而太郎太刀则是等压切长谷部跑到他面前的时候才发现他。

    “长谷部。”立花澄坐在太郎太刀臂弯上,整个人比压切长谷部高了很多,压切长谷部对他伸出手要把他接到怀里,立花澄也非常习以为常的让压切长谷部抱过去。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一直喊着自己不是个小孩子其实一直都在做小孩子做的事情,至少他不会随便让一个成年男人对他抱来抱去的。

    “你跑到哪里去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太郎太刀觉得,压切长谷部有点像担心自己儿子晚归到处跑的妈妈,而且本丸里的其他人,在一涉及到立花澄的事情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告诉压切长谷部。

    虽然不太想承认,可是他们不得不承认,在这个本丸里面,除了左文字一家,就数的压切长谷部最得立花澄的亲近。

    同样是作为原本本丸的刀,太郎太刀收到的待遇和左文字一家完全不同,左文字家有小夜,可以套套近乎,加州清光撒起娇来也是一大利器,就剩自己,什么也不会,就连哄孩子都不是很擅长。

    所以自己完全没有竞争力。

    认识到这个可以说非常扎心的事实,太郎太刀即使面上看不出来,可是心里还是很难接受。

    即使是自己也是很想和审神者亲近的,还挺想让立花澄今晚留宿在他们这里,想必次郎也是这么想的。

    压切长谷部非常熟练的调整好自己的姿势,在回到本丸之后,他就没有了在谷钟家那种有些拘束的感觉,管着立花澄也没有顾及了。

    当然立花澄也也做过向别人告状的事情,虽然结果是被谷钟岩太给丢回去了。

    因为不管怎么看,不吃胡萝卜都不是正确的!

    立花澄非常不爽的去找伏见仁希,结果被嘲回来了。

    在这个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

    “麻烦太郎殿下了,您能自己一个人回去吗?”

    太郎太刀沉默,结果最后还是压切长谷部抱着立花澄再把太郎太刀送了回去。

    立花澄衣兜里还放着次郎给的巧克力,虽然只有一个,不过也不小了。

    “长谷部一直在外面等着吗?”把太郎送回去,立花澄扒着压切长谷部的脖子问道。

    长谷部没说话,立花澄也没问。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