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122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次郎咕哝一声,在铺上翻了个身。

    “真是的,不喝就不喝嘛,凶什么了。”次郎说完,就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

    太郎关上窗子,也准备睡了。

    “去温泉吧,应该还能用。”立花澄想起了自己就用了一次就再也没有去过的温泉。

    “嗯?好。”

    立花澄在衣橱里找了找。

    其实衣橱里衣服不少,但是大半都是西式的衬衫短裤,一看就是一期一振的风格,只有小半是浴衣之类的,更少的现世的卫衣在一边,立花澄无视了那些小短裤们,拿起了另一身米黄色的浴衣。

    歌仙把烛台切的外套收了起来,又给立花澄准备了洗澡的东西,牵着立花澄去了后山的温泉。

    现在已经十点多了,去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歌仙,你先回去吧,我自己洗就可以了。”立花澄抢过歌仙端着的东西,让歌仙回去:“十点多了,明天歌仙还要做早饭的吧。”

    “是的,但是您一个人可以吗?”

    “洗澡我还是会的。”立花澄点点头。

    歌仙目送立花澄一个人去了温泉,等到看不见他的时候,这才转身回去了。

    只不过回去的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压切长谷部的房间。

    “长谷部殿,现在方便去一下手合室吗?有点事想稍微和您商!量!一!下!呢!”

    顶着歌仙兼定“非常和善”的微笑,压切长谷部感觉压力非常的大。

    他不是打不过歌仙兼定……主要是,这件事本来就是自己的错。

    他也不能说出什么不是,就算歌仙兼定没有打算和自己“切磋”,他也会自己请罪去的。

    立花澄搬着小盆,这片地方,就只有自己穿着的木屐和石板路撞击的声音,他突然就想起来,上次来泡澡的时候,就是和左文字一家见面的时候。

    他笑了笑,绕过温泉准备先去冲一下然后再去泡。

    温泉蒸腾的雾气里面,存在着一个隐隐若现的樱粉色的身影。

    他听见脚步声,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泡在温泉汤里的尾巴,顺着水流滑动了一下。

    是审神者啊。

    宗三撩起了沾着水的头发,抚到耳后,露出了雪白的颈子和精致完美的侧脸。

    第66章 成为婶婶的第六十六天

    立花澄以为温泉只有自己一个人, 所以洗的开心了,甚至哼起了歌。

    声音不算小, 也是没什么调的随意哼的段子。

    宗三没忍住勾起了嘴角,他拿了白色的浴巾把腰间围了起来, 在宽松的僧袍下面, 是一点也不输于兄长的身材, 虽然不像歌仙那样有明显的肌肉, 可也算得上劲瘦,该有的肌肉一块不少。平常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的宗三,其实也是个战斗力很强的付丧神。

    立花澄抱着小盆, 腰间绕着白色的毛巾盖住了重点部位。

    虽然身上被弄了脏的东西, 可是一想到可以舒舒服服的洗个澡然后去睡觉,他就变得心情很好。

    压切长谷部是什么, 暂时不要去考虑了, 等明天再去想好了。

    当然,如果本丸里没有那么多麻烦的事情来烦自己那就更好了。

    被雾气掩盖的宗三,凭借着良好的视力,就这么看着立花澄穿着木屐小心翼翼的走过来, 然后坐进了温泉里面。

    “晚上好, 主殿。”刚坐下的立花澄被这声婉转的主殿吓了一跳。

    他赶紧站了起来, 眯起眼睛在这片雾气里面找到底是谁在说话。

    “在这里。”宗三左文字坐直了身子, 把上半身露了出来,也让立花澄能够看见自己。

    褪去了僧袍的宗三多了一股诱人犯罪的诱惑的气息,露出水面的胸膛白皙, 黑色的属于魔王的纹身分外的明显,被沾了水的樱色的长发隐隐约约的盖住了一点,他扭过头,水滴答滴答的流了下来,留下一条条的水渍。

    “啊……是宗三先生啊……还没睡吗?”立花澄定睛看过去,这才缓过来靠着温泉的墙壁缓缓的坐了下来,他往宗三那边靠了靠,两个人的距离缩小到了不到一米。

    “睡不着,索性来泡个澡。”宗三撩起了头发挽到耳后去,露出了雪白的颈子。

    立花澄点了点头,往下滑了一下,只露出了下巴以上的地方在水面上,下巴以下全部浸在了微微有些熨烫的水里面,稍微长长了些的发梢飘在水面上。

    宗三本就不是多话的人,他闭上眼睛,也把整个人沉在了水底。

    付丧神在水底呆一会是没什么关系的,整个人沉在了水底之后,立花澄就看不清水底的宗三左文字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宗三会喜欢把自己整个人都沉下去,怪不得刚才没有看见宗三左文字,不然他就不会这么吃惊了。

    付丧神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在没有任务的情况下一般都早早地睡下了,像宗三左文字这样很久不睡觉的倒是很少见的。

    更何况还是出来泡温泉,像下饺子似的泡在里面,都不带出来换气的。

    立花澄倒是也想像宗三左文字一样全都沉下去,不过他闭气不行,一小会就要出来换一次气,根本不像宗三左文字一样可以随意的在水底呆着。

    立花澄又往下坐了坐,这下子只剩下鼻子以上在水面上,湿漉漉的头发飘在水面上,随着水波扩散开。

    有点想睡。

    立花澄闭上了眼睛,在蒸腾弥漫的雾气里面昏昏欲睡。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