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123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宗三左文字在水底睁开了眼睛,他翻身坐了起来,头发顺着水波的流动蜷曲起来,翻到身后。

    “哗……”轻微的出水声让立花澄睁开了眼睛。

    宗三左文字站在温泉里,水面刚刚好到胯部的位置,他抬起脚,走到立花澄前面,立花澄视线下移,在接触到宗三左文字的腹部的时候赶紧撇开了眼睛。

    虽然下面裹了毛巾,但是怎么看都很糟糕啊。

    “我要回去了,您要回去吗?”

    “啊?不用了,我再泡会吧,一会我会自己回去。”立花澄把嘴露出来对着宗三左文字说道。

    宗三左文字笑了笑,顺着台阶绕开了立花澄走了上去,沾了水的毛巾紧紧贴着身体,那种糟糕的弧度让立花澄没忍住把眼睛合上了。

    一直都知道宗三左文字长得好看,那振倾国之刃腰肢劲瘦,在腰部收紧,然后顺着胯部勾勒出了自然的弧度,水从毛巾下面滴落下来,顺着光洁的大腿根往下滑落,带起一条条的水痕。

    可惜唯一能见到这幅场景的立花澄闭着眼睛在水里不敢看他,宗三左文字轻笑一声,拿起放在温泉边的内番服,把胯部的毛巾解开,扔在了地上,沾了水的毛巾落在地上的轻微的声响,没忍住让立花澄哆嗦了一下。

    总感觉这种氛围怪怪的。

    立花澄听着宗三左文字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没忍住把自己整个人都沉了下去。

    “主殿?”宗三左文字回头,在温泉边跪了下来,伸手把立花澄捞了出来:“别在下面泡着了,容易呛到。”

    大半夜的,后山的树林被微风吹过,发出了飒飒的声音,清凉的月光打了下来,把宗三左文字的身影打上了一层银蓝色的光晕,立花澄看不清背光的宗三的面容,只好顺着宗三左文字拖住自己胳膊的手坐了起来。

    宗三左文字跪坐在旁边,脚边还放着一个木制的小盆,里面放着刚刚还在他胯间系着的毛巾和其他的东西,立花澄甚至在里面看见了一把散发着莹润的光泽的白玉梳子。

    玉石做的梳子都十分脆弱,一般都是作为观赏物来用的,但是这把显然不是。

    立花澄接过宗三递过来的梳子,没忍住摸了一把。

    手感很好,玉质也不错,只不过,唯一特别的就是,这把梳子的材质和杀气石的材质十分相像。

    在碰到梳子的时候,立花澄只感觉到手上以及这只胳膊的灵力像是被隔绝了一样。

    已经习惯了灵力的身体在失去了灵力之后变得十分迟钝,可是宗三左文字却随身带着这把梳子。

    “主殿不喜欢么。”宗三左文字背着光,立花澄看不清他的表情,如果只听声音里的情绪的话,想来是忧郁的吧。

    这把梳子有什么特别的……吗?

    他非常好看算是特殊么?

    对着月光可以看见里面雕刻的细细的花纹,那些纹路最后汇集成了宗三左文字的刀纹,让这把梳子变得不平凡起来。

    宗三左文字叹了一口气,将梳子拿了回来,放在了随身的盆子里。

    “我先走了。”宗三左文字抱起了盆子,向立花澄稍微一个欠身就转身离开了。

    木屐敲击地面发出的声音愈发的小了,最后消失在这片寂静的夜里。

    立花澄在水池里站了会,还是不想继续泡下去了,拿着毛巾胡乱的擦了擦就穿上了自己的浴衣出去了。

    晚上还是有点冷的,立花澄被夜风吹的打了个寒颤,用毛巾擦了擦头发,抱着小盆子加快了脚步。

    这间本丸,已经陷入了睡眠。

    歌仙兼定还在门口等着他,在见到他回来之后也离开了,立花澄拉开自己房间的门发,发现房间里已经有了铺好的被褥,和明显刚熬出来的姜茶,还散发着氤氲的热气。

    立花澄把小盆子放在一边,那起了那杯姜茶。

    这群付丧神的心思,还真是想不清啊。

    只是稍微表达出了一点想要和解的意向,他们就全部对自己散发出了善意。

    倒是……不忍心追究下去了。

    但是也仅仅是不追究而已,并不代表他会忘记。

    他们做过的事情,总是要还回来的。

    但是,除了烛台切光忠之外,鹤丸国永没有来,今剑药研现在虽然没有死可是却也不知道去哪里,就算想要干点什么,也没有对象可以下手做。

    所以现在就只是暂且放下一切然后和他们相处了。

    他啜了一口姜茶,然后关上了房间里的灯。

    压切长谷部远远的看见立花澄房间暗下去,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房间里。

    他根本不敢反抗歌仙兼定。

    他打得过歌仙兼定,但是只是愧疚让他不敢还手,被打到四次重伤这才解气,歌仙兼定离开之后,压切长谷部者这才去了能够看到立花澄房间的地方等待着。

    醉酒的自己,竟然做出了那样过分的事情。

    而且还把汤弄到了主的身上,所以被惩罚也是必然的,不然就连自己,都没办法面对审神者。

    好在很快立花澄就睡了,压切长谷部回到自己乱七八糟的房间,把房间收拾好,床铺也收了起来,他看着放在桌子上的那碗还剩一大半的醒酒汤,端起来直接一口喝完了。

    明天,就去请罪吧。

    这个时候,压切长谷部也冷静了下来,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会醉酒。

    好像是主给自己的酒心巧克力。

    酒心巧克力是谁给的。

    次郎太刀。

    等着吧次郎太刀,明天手合室见。

    不只是压切长谷部,还有其他人保有着这样的想法。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