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130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乱,不要挑食。”一期一振叫住了准备把生菜偷偷夹给五虎退的乱藤四郎:“不要学主公哦。”

    “我哪里有挑食!”立花澄在一边反驳:“我只是吃的少。”

    “但是之前的饭菜,青椒都会剩下。”作为橱子的烛台切还是非常明白最后剩下来的东西的成分的。

    他只负责做饭,洗碗之类的工作一般都是其他的付丧神轮着做,毕竟除了做饭,他们还要进行正常的出阵和远征,练度也没有放下。可是,在洗碗之前,他会特意关注一下立花澄的吃饭的情况。

    考虑到了立花澄的食量,所以立花澄的饭菜都是少量多样,量不大但是种类很多,能勉强让立花澄多吃一点。

    烛台切和歌仙煞费苦心。

    可惜最后还是新来的巴型能狠的下心逼着他吃东西。

    这点压切长谷部就不如人家巴型了。

    “我会非常认真的做近侍这个工作的。”巴型试图取得近侍这个位置。

    “不行,近侍是长谷部的。”长谷部虽然平常会有点啰嗦,可是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顺着自己的,比起会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的巴型好多了。

    “这都是为了您好啊。”巴型有些不解:“主人太瘦了。”

    巴型刚显形,再加上是所有巴型薙刀的集合体,并没有身为刀剑的记忆。什么都不懂,做的事情未免有些不知分寸,虽然本意是好的,可是贸然这么做,立花澄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他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显了。

    “可是我不想吃。”

    本意是为了立花澄好,可是做的方式有些不对。

    巴型露出了有些茫然的神色。

    “如果是主人说的吩咐的事情,我都会去做的,不会的也会去学。”巴型顿了顿:“就连……就连刻印这种事都可以!”

    龟甲贞宗眼睛咻的亮了。

    “主人,我也希望您能够在我身上留下印记!”龟甲贞宗凑了过来:“如果是齿痕那最好了,当然嘴唇吮吸的也可——”

    巴型一拳捶在了他的脸上。

    “龟甲殿注意一下言辞比较好。”

    青江默默往数珠丸身边靠了靠。

    “太郎殿,最近本丸需要清除一下污秽了。”石切丸放下筷子说道。

    太郎点了点头,空气中顿时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第70章 成为婶婶的第七十天

    下午的演练, 由山姥切带队, 成员是新加入的龟甲贞宗、物吉贞宗、巴型薙刀、山伏国广、以及长曾弥虎彻。

    虽然除了山姥切之外其他都是一级刀, 可以称之为造福社会队,可是这队的组成,可以说是欧洲人的配置。

    先不讲长曾弥虎彻,就说让所有审神者秃了的龟甲贞宗和物吉贞宗, 还有今天刚刚开始的巴型薙刀限锻就已经出货的巴型薙刀。

    屠不尽的欧洲人,流不尽的非洲泪。

    立花澄穿着时政新发下来的制服,有些不适的拽了拽衣服上的链子。

    审神者的制服是改良的狩衣, 有着长及小腿的渐变的白色的披风, 到尾端渐变成浅浅的黄色,黑色的袴下面是到小腿的黑色长靴, 还带了几公分的跟。

    这并不适合战斗。

    事实上,作为审神者也并不需要战斗,通常作为后方指挥的存在, 处理文书, 并不会上战场,而能让审神者上战场的情况, 那都一定是非常紧急的战况了。

    并不觉得自己是去拉仇恨的立花澄带着刀剑们出了门。

    作为队长的山姥切确定好了甲区演练场的坐标,转动了院子里的固定时间转换器。

    熟悉的失重感, 立花澄被巴型护在怀里,基本没什么感觉就来到了人潮拥挤的演练场。

    现在是下午三点,正好是重新登记的时间,登记的本丸非常的多, 只不过审神者的数量,比起数目庞大的付丧神来说非常的多。

    巴型的大高个非常的引人注目,他怀里还抱着穿着审神者制服的审神者,身边的付丧神也几乎全是稀有刀。

    虽然都是一级刀,可是不管怎么看,都是新人啊!

    这也,太欧了吧。

    立花澄被其他审神者的灼热的视线包围着,他似乎无所察觉,让巴型把自己放下,根据提示去做了登记。

    时政的工作人员递给立花澄的表格非常简单,就是审神者的代号以及本丸号码以及队伍的组成。

    比起其他审神者的高练度,立花澄几乎全一级的组成,无疑非常显眼。

    本着捏软柿子的想法,顿时不少人递交了申请。

    “山姥切,加油哦。”

    五十二级的山姥切国广拽了拽被单有些局促:“对面都是真正的名刀名剑……和我不同。”

    “为我带来胜利哦。”立花澄眨眨眼无视了山姥切国广有些自怨自艾的话,他拍了拍山姥切国广的胸膛:“要加油。”

    “为您带来胜利。”巴型薙刀提着自己的本体跃跃欲试:“主君想要做的——”

    “咔咔咔,要开始了!”山伏国广下意识打断有点微妙的对话:“贫僧已经迫不及待了。”

    “啧,”被打断表忠心的话,巴型啧了一下,差点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走吧。”不过既然这个样子了,也没有办法继续拖下去,山姥切国广点了点头,带着其他人进了场,而立花澄也坐在了场边的看台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