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134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不……不对!

    立花澄下意识跳了起来,想要从窗子跑出去。可是这是个之由审神者才能掌握的结界,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立花澄竟然没有从这里跑出去。

    从清歌身体里伸出来的黑色的触手在顷刻间布满了整个房间,鼓动拥挤着,塞满了这个并不算大的空间。

    立花澄站在窗子边,他往窗外看过去吗,已经有不少付丧神围在了这栋楼下面。

    啧。

    立花澄看着明显已经神志不清被控制的清歌,有些烦躁的从脖颈上摸了一把。

    自己的武器呢?

    立花澄暗道不好。

    自己的雀弧银翎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而在这个时候,没有武器对他有些不利。

    还在黑气的克星是自己的回道,他像在刀解池时一样,让自己的灵力布满自己身周,触角在接触到他的时候,发出了滋滋的融化的声音,力道减弱了不少。

    立花澄踩着触角翻了个身,灵力化为短剑,被立花澄握在手中。

    只是这一次,他的目标不是清歌,而是窗户处的结界。

    他要出去才能有优势,而且在外面,有自己的刀。

    他不能过多的浪费自己的灵力,普通的微弱的灵力还好,一旦用得多了,他这个残破的身体就真的要坏掉了。

    绿色半透明的刀刃在躲避着触角的攻击的时候,一次又一次的劈砍在结界上,看起来结实无比的结界,露出了细碎的裂痕。

    像是发现了立花澄想要跑掉,清歌身后的触角更是涨大了几分,而且在下意识的挡在窗户的位置,让立花澄在碰到结界之前,受到阻碍。

    立花澄一开始还一次次的切掉触手,可是后来却有些不耐烦,虽然用灵力做的刀非常轻松的就可以劈开触角,可是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让人非常的烦躁,他后退了一步,伸出了手:“破道之四,白雷。”

    从窗户透出来的刺眼的白光在一瞬间把整个本丸笼罩了起来,围在楼下的付丧神被这个强光刺激的闭上了眼睛,等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之后,这栋华丽的二层小楼的上半部分,已经完全消失在了本丸里面。

    立花澄从半空跳了下来,他站在了巴型他们的面前,把龟甲的本体刀抽了出来,撑着自己的身体。

    “你们找个地方躲起来。”

    他们从未见过这样严肃的立花澄,身周的气息也带了一丝冰冷,莹绿色的灵力在身边鼓动着,带起了轻盈的衣角。

    第72章 成为婶婶的第七十二天

    清歌踉踉跄跄的身影出现在废墟里面, 她身后挥舞着的触手在没有房间的限制之后, 又开始不满足的伸展延长。

    他们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审神者。

    不管是清歌的刀还是立花澄的刀都没有见过, 就连立花澄都没有见过,可是他却见过其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数珠丸。

    那个时候的数珠丸为了镇压黑气而痛苦着,而现在的清歌却只是成为了黑气的附庸罢了。

    这个骄傲的女人,现在和破败的娃娃一样没什么区别。

    “你们对主殿做了什么?!”清歌的付丧神们质问着立花澄, 立花澄却没有理会他们,而是无视了那些虎视眈眈对着自己的付丧神,把龟甲贞宗拔了出来。

    他的身体用打刀其实有些不协调的, 可是他又不想用物吉贞宗, 就只好用了离他最近的龟甲贞宗。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审神者握在手里的龟甲贞宗却没有那股子变态的气息了, 他难得变得严肃,甚至想要把自己的本体从立花澄手中抢出来。

    “主人,请让我们来吧。”他单膝跪在立花澄面前, 请求道:“战斗这种事情还是让我们来做吧, 身为刀剑,却被主人保护, 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同意的的。”

    “你们打不过他。”立花澄伸手把龟甲贞宗拨到了一边, 用了灵力之后,立花澄的力气简直大到让人承受不了的地步。

    已经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被立花澄碰到的地方已经有些酸胀和疼痛,这样的刺激却让龟甲贞宗有些不安。

    总觉得,立花澄说的都是真的。

    他的确是g打不过那个看起来就十分危险的审神者的, 仅仅只是看着,就能感觉到她身边的浓郁的令人讶异的黑色的气息,远比自己要强。

    而更令人惊讶的,却是立花澄了。

    立花澄在这个时候,根本就不像一个小孩子,分外的严肃,那些浓郁的可以看见实质的灵力令他们十分的舒适,而他们却在为那强大的灵力而震撼着。

    这真的是小孩子?

    “一会记得把我带回去。”立花澄对龟甲说道:“一会,我可能就动不了了。”

    “什……”还没等龟甲贞宗的话问出口,立花澄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而在龟甲贞宗下意识地冲出去之后,却被其他的付丧神拦了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三日月宗近冷下了脸:“我想你们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

    “我们也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巴型昂起了下巴:“如果不是你们审神者邀请我们过来,我们根本就不会来,更别说会发生这种事了。”

    其他人也点了头。

    这说的的确是实话,三日月宗近是看着清歌怎么把他们邀请回来了,会问出这种话也是关心则乱。

    “那现在怎么办。”长曾弥虎彻问道。

    “等着。”物吉贞宗说道:“等主人回来。”

    一种属于付丧神的默契让在场的付丧神都没有出手,而是站在一边警戒着。

    立花澄的动作几乎快的看不清,短刀看的稍微清楚些,只要是立花澄经过的地方,就会有不少的触手被砍断掉在地上蒸发,而清歌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失了神志的脸上露出了狰狞和震惊混合的表情。

    “你是灭却师?!”清歌的声音带了些尖利:“不可能!现世的灭却师已经很少了!我根本没有在日本找到除了石田家之外的灭却师!”

    “咦,你知道灭却师啊。”立花澄双手持刀,砍掉了清歌身边的粗长的触角,脚尖轻点,站在了她的身边,他的手伸向了清歌胸前的,因为剧烈运动而滑落出来的银色的十字架。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