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婶婶活了两千年_分节阅读_153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综]婶婶活了两千年 作者:夜半灯花

    好在伏见仁希旁边就是结界,他跑了两步,和立花澄站在了一起。

    “这个给你。”伏见仁希摘下盒子,递给了立花澄:“萨尔阿波罗让我给你的。”

    “萨尔阿波罗?”

    “时政的。”

    立花澄一边顾及着外面的死神,一边打开了盒子,看到里面放着的刀剑,他有些疑惑的把两把刀拔了出来。

    “主人,许久不见了。”那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随着樱花的散去出现在他的面前,可是他却没有做自我介绍,而是弯下身用略带有怀念的眼神看着立花澄:“弟弟丸也很想你哦。”

    “是膝丸不是弟弟丸!”膝丸在一边纠正:“请不要听哥哥胡说,我是膝丸,和哥哥是一体的。”

    这两振刀,并不像普通的刀剑一样是一级刀,而是已经满练度的付丧神了,而且他们口中的自己,似乎已经和他们认识很久了。

    可是这的确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他们。

    “主人已经不记得我们了吗?”髭切敲了一下手心:“果然是因为在侑子小姐那边呆的太久了……记忆都有点生锈了,不过现在的我还算是好用的刀哦,请尽情的使用我吧。”

    “还有我,膝丸,是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王子殿下。”在旁边围观了一会,山本元柳斋重国终于开口了:“我们这次来的目的,是带您回王宫。”

    山本元柳斋重国说出这句话,不仅仅是立花澄,他身后的死神们都露出了惊诧的神色。

    能够被山本总队长称为王子殿下的人,再加上他说的回到王宫……

    莫不是尸魂界的统治者灵王的儿子。

    也只有灵王的儿子才够资格被称为是王子吧。

    “可是父亲并没有让我回去呢,我的任务并没有完成。”立花澄歪着头,他让膝丸和髭切站在了自己后面:“而且就算让我回去,也不必用这么多人来接我吧。”

    “殿下,除了接您回去,我们还有别的任务。”山本元柳斋重国的声音顿了顿:“您最好把您身后的两个人交出来……灵王陛下下的命令是清缴所有的……刀剑付丧神。”

    “嗯?”立花澄皱起眉:“为什么要对我的刀下手?”

    “大概……妨碍到他了吧。”髭切说到:“醒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有这种需要牺牲的觉悟了。”

    “虽然记性不太好,不过正事还是需要记得的,对吧,懵丸。”

    “阿尼甲我叫膝丸!”

    “好的吼丸。”

    “是膝丸!”

    兄弟两个人插科打诨让气氛变得轻松了点,可是立花澄的脸色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变得好看一些。

    事实上,从听到山本元柳斋重国的那句清缴所有的付丧神开始,他的脸色就一直黑沉下去了。

    就算时之政府是父亲的下属,可是就这么对自己的下属的战士,也是非常不可理喻的。

    “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

    “抱歉,我并不知道陛下的想法。”山本元柳斋重国犹豫了一下:“除了这两位之外,还有您本丸的所有的付丧神。”

    面对着立花澄,山本元柳斋重国突然有点没底气。

    立花澄现在的壳子是个小孩子,看起来十分的瘦弱,可是山本元柳斋重国却被立花澄突然散发出来的,属于强者的灵压压的喘不过气了。

    立花澄感受着这个身体的灵力被飞速消耗着,有点开始烦躁。

    这个身体,实在是太弱了。

    仅仅是使用这种程度的灵力,就开始一点点的崩溃,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那这具身体就没有办法用了。

    反而是用灵魂体会好一些。

    伏见仁希看着立花澄又看了看山本元柳斋重国他们:“你要回去了吗?”

    立花澄抬起头,颇有些复杂。

    “你都知道了?”

    “嗯。”伏见仁希点了点头:“不过你不用担心,大家都不会介意这件事。”

    伏见仁希不知道谷钟岩太知不知道现在家里的状况,被这么多不知来历的灵能力者把老巢包围起来,想想就有点害怕。

    “殿下,请交出来吧,毕竟对于您来说,这些付丧神,这些斩魄刀并不值得一提,只要去刀神殿重新拿新的就够了。”

    髭切在后面发出了不屑的嗤笑声。

    “从很久之前开始,你们就会用这幅语气来教训人了。”髭切的声音很柔和,可是说出来的话却一点也不温柔:“就算是我在刀神殿呆了很久,那也不是你这个小辈可以置喙的,连一千岁都不到的小家伙。”

    在这些付丧神眼里,这些不过几百年生命的死神其实就是小孩子,更何况零番队所在的灵王宫,时间流速要比现世以及尸魂界都要慢。

    在他们眼里,山本元柳斋重国都只算是小孩子,那其他人大概就只能称之为婴儿了。

    就像所有人都无法相信立花澄足有两千岁了。

    即使真身也看不出已经活了很久,比他大几百岁的兵主部一兵卫看起来也已经是人过中年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了。

    “王子殿下,请不要为难我们。”

    “可是我不是很想交给你们。”立花澄说到:“就算是父亲的命令,也要我亲自交过去才行。”

    “……这的确是陛下的命令。”

    “兄长……?”膝丸看向髭切,髭切只是笑了笑,手放在了腰间的本体上,按着刀镡推出了一点刀刃。

    膝丸明白了髭切的意思,他也做出了进攻的姿势,动作幅度并不大,却没有破绽。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