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r2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余唯西的生活一直浑浑噩噩,她明明缺钱缺到当了j,却又不愿意跟兰兰一样,为了钱什么活儿什么人都接。

    按阿雅的话说:你余唯西又不是长得不好看,又不是身材不好,只要用心打扮,放开一切对着那些臭男人张开腿,哪一个不愿意砸钱嚷着要上你?当小姐跟花瓶明星一样,吃的都是青春饭,这几年不抓点紧,那就都白g了。

    但余唯西油盐不进,她平时嘻嘻哈哈人缘好,可没人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时间不紧不慢,两个星期后,兰兰的事情已经在云霄被人忘却,不少人将那天看到兰兰下半身满是血时的惊恐样子抛在脑后,看到一掷千金的主便争先恐后往上贴,也不管其他。

    余唯西照例过自己的小日子,只是也不知怎么的,生意越来越惨淡。

    这一日,她在路边小摊吃坏了肚子,来的路上肚子就翻江倒海,等一到地方,立刻就冲进了洗手间。

    噼里啪啦一顿释放后,余唯西扶着墙壁站起来冲厕所,双腿颤颤巍巍地去开锁,可锁刚打开,门突然被人从外往内使劲一推。

    “我去,有必要这么急……”话未说完,一人踉跄倒进来,她连带着那人一起撞在马桶上,可还还未骂出声,余唯西顿时面se煞白。

    那人是个警察,浑身是血的警察。

    他还留着一口气,上半身压在余唯西身上,使劲全身力气将手里的刀塞给她,气若游丝地说:“陈,陈简言……”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他开始翻白眼,身tch0u搐两下,不动了。

    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余唯西吓得眼泪悬在眼眶内打转,身t微颤而僵y,直到警察断气后,鲜血滴答顺着嘴角滴在她手臂上时才回过神。

    她瞪大眼张大嘴想尖叫,却因惊恐发不出任何声音。

    余唯西使劲将警察推开,跌跌撞撞往外爬。

    突然有人推门而入,那人看到余唯西k子和手臂上沾满鲜血,手里居然还握住一把鲜血淋淋的匕首,而在格子间,一双腿直挺挺地伸出来……

    “啊——杀人啦杀人啦,杀人啦!”那人惊恐万分,转身就跑。

    ……

    审讯室里,一名警察将桌上的台灯猛的对准余唯西,厉声喝道:“人是不是你杀的?你知道杀警察是什么罪吗?!”

    余唯西被吼得差点魂飞魄散,立刻结结巴巴地解释:“不是的警察大哥,那人真不是我杀的,是他把匕首塞给我的!”

    “难不成是我们同事嫁祸你?”警察拍案而起。

    余唯西今天被吓得不轻,惨白着脸,嘴唇哆哆嗦嗦地辩解:“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真的没有杀人,我上完厕所他就闯进来了,然后撞到我身上把刀塞给我,接着就断气了,我虽然不是什么职业高尚的人,但也知道遵纪守法,而且我跟他无冤无仇,怎么会杀他呢?”

    “刀上只有你和我们同事的指纹,不是你还是谁?你们当j的还知道遵纪守法?你以为当j就不犯法了吗?”那警察神se鄙夷,声音又提高两度,“看来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杀警察意味着什么,等着判si刑吧!”

    一听说要判si刑,余唯西慌忙从审问椅子上站起来,手腕上的手铐跟着哗哗响,她在一瞬间想起什么,忙大声道:“我记起来了,那个警察临si前告诉了我凶手的名字!”

    “是谁?”

    “简言,对,陈简言!”

    审问的两个警察皱起眉头,“你说什么?他临si前告诉你杀他的凶手是陈简言?”

    “是的,我百分百确认!他说完就断气了!”

    两个警察对视一眼,低头交耳几句,先前那个鄙视余唯西的警察出去了,另一个警察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盯着余唯西看。

    余唯西恐惧又煎熬,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一时感觉到心力交瘁。

    她闭上眼睛,期盼着等自己再睁眼时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隔了小几分钟的样子,审讯室的门开了,余唯西连忙睁眼看。

    来人穿着警服,面貌俊朗,气质g净,余唯西一看到他就觉得有gu正气,她不知对方什么来头,莫名稍稍心安。

    “你好,我叫陈简言。”

    余唯西呆住。

    陈,陈简言?

    “我是东城警察局局长。”

    余唯西石化。

    陈简言?警察局局长?那,那个si掉的警察……

    她蠕动嘴唇正yu开口,陈简言上前坐下。

    一gu淡淡的柠檬薄荷味顿时扑面而来。

    【点击“加入书柜”即收藏,点击“我要评分”即投珠,期待小可ai们留言~】n2qq点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