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r7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余唯西的病假没有休息两天,毕竟是坐台小姐,没什么权力和保障,领班鹰哥一个电话,她立刻就滚回了夜场。

    对此,阿雅抱歉地说:“我只能给你争取到不用出台,鹰哥脾气不好,有时候发火我都怕。”

    阿雅和鹰哥虽然是一对,但男强nv弱,很多事情阿雅都cha不上嘴。

    余唯西都懂,点头道谢,去化妆间简单涂抹。

    夜场nv人打扮主要以x感为主,即使你是学生妹路线,该露的地方也要露,毕竟男人是来寻欢而不是谈恋ai,不会去了解你的内涵。

    前段时间突然掀起一阵齐b小短裙和小短k风,每个坐台小姐都是那样打扮,白花花的大长腿露在外面,晃得那群男人眼睛都移不开。

    后来有个叫曼曼的姑娘,直接把齐b小短裙下的内k脱了,在大腿上纹了条蛇,蛇头刚好在大腿内侧,吐着红信子仿佛想穿过y毛往b里钻,多的是男人专门来看,上个月她被个有钱的香港老板包了。

    所以说在夜场不是你长得美就可以,最重要还是大胆嘴甜会来事,毕竟这是个美nv扎推的地方。

    余唯西就属于笨鸟的那种,只会拍马p,而且是单一的在床上飙演技,喊哥哥你好bang把我弄得好舒服的那种,她胆小又不够sao,下面又g得很,即使再漂亮男人也不喜欢。

    不过余唯西虽然生意不好,但人老实热心,云霄里的坐台小姐都喜欢她。

    她下t受伤的事情有些人知道,妆还没画好,多多就来喊她,说是有几个老板来谈生意,对方只要小姐作陪唱歌倒酒,不g其他的,刚好点了多多,多多愿意带她一起进去。

    像这种被点小姐推荐姐妹进去的情况,客人一般都不会拒绝。

    余唯西很感激,连忙涂了个口红收尾,跟着多多离开。

    来谈事的是几个香港商人,人挺有礼貌,也没有占她们便宜,聊得高兴了就让她们唱歌跳舞助个兴,余唯西很轻松。

    只是快到尾声时,阿雅突然面se不太好的将她喊出去,说:“有人点你的钟,两个小时。”

    余唯西心一凉,她下t的伤口还没好,根本不能折腾。

    紧接着,阿雅又说:“是上次那个要你当众给他口的男人。”

    余唯西顿时面如si灰。

    “这人一来就说要找你,我说好话推其他人也没用,你等会儿服软把人哄着点。”

    余唯西白着脸点点头,去了钟点房。

    她推门进去时男人正靠在床上一边看h片一边dafe1j1。

    上次男人当众羞辱她,在关键时刻却被警察打断,他自然不会记恨警察,而是直接把那笔账算在余唯西头上。

    今天,他不知道会怎么折磨羞辱她找回那晚丢失的面子。

    电视里一男一nvch11u0身t正在做活塞运动,nv人jia0声十分夸张,恨不得把电视屏幕都震破,床上的男人却很享受,但x器仍旧软趴趴一坨。

    那晚闹过之后,余唯西仔细回忆了一番才记起男人。

    他曾经点过余唯西出台,但老二很难b0起,后来好不容易b0起了,又因余唯西下t太gsi活进不去,往里怼了一分钟没能cha入,倒还把自己ga0软了,随后怎么都y不起来了。

    看到余唯西进去,男人立刻吩咐:“过来,给老子k0uj,p眼也t1ang净点。”

    太变态了,余唯西一阵恶心,却还是挤出一丝笑脸,甜甜地说:“老板,我来为您服务哦。”

    “臭b1a0子,那天不是不情不愿么?你先跪下来喊老子一声爷爷,再给老子t1an脚,让老子高兴了再上来给老子k0ujt1anp眼。”男人神se轻蔑,仿佛余唯西是什么肮脏之物。

    余唯西紧扣牙齿,却还是继续笑意盈盈。

    p客花了钱是大爷,就算你再怎么恶心不愿意,p客的要求都得一一满足,夜场的坐台小姐虽然b站街小姐赚的多又稳定,但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不听话就要挨打。

    她们都是有卖身协议的。

    男人说这些话时,手里的套弄仍在继续,可他双腿之间的那坨像是si掉了似的,并未有任何反应。

    余唯西心中悲凉,慢慢蹲下身,顿时闻到熏人的脚臭味,那脚趾甲也估计很久未剪,里面还有泥垢。

    强忍住恶心正yu张口hanzhu恶心的脚趾头,突然房门被人用脚踹开,有警察鱼贯而入,“扫h,穿好衣服靠墙手抱头蹲下!”

    男人吓得半si,从大爷变成了孙子,哆嗦着下床。

    而这时余唯西就淡定许多,毕竟云霄有白道撑腰,虽然以往基本不会有警察来扫h,但就算来了也只是做做样子,根本不会真的把小姐们带走。

    “把他们铐起来,跟外面的一起带回去。”一个警察发话,冰凉的手铐就落在了余唯西的手腕上。

    她心叹:这回还演得挺b真呢。

    跟着走出去,余唯西居然一眼瞧见了被铐起来推着走的一大排小姐,为首的就是阿雅,她顿时大惊,要知道平时再怎么做做样子都不会到这个地步!

    余唯西后知后觉意识到这可能真的是扫h,她慌了,连忙对押着她的警察说:“大哥大哥,我认识你们局长!”

    那警察讥讽,“你就算认识市长也要跟我们走。”

    “我没骗你,真的,你们局长叫陈简言,我跟他可是面对面坐在一起聊天的交情!前几天我还去找他喝茶了!”余唯西慌里慌张,胡说八道。

    那警察疑惑地看她,余光瞧见走廊外走过的人,连忙道:“局长,这个小姐说认识您。”

    余唯西忙顺着视线去看,果真瞧见几步之遥的陈简言,他身后竟然是被铐着的鹰哥!

    连鹰哥都被抓!

    余唯西扑腾着朝陈简言招手:“陈局长陈局长,我是余唯西啊陈局长!”

    陈简言表情挺温和,却是反问:“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余唯西吃瘪,结结巴巴,“……陈局长,我还可以给你提供线索啊陈局长!”

    “不好意思,我们有另外的线索了。”陈简言说完,冷酷地对那警察说,“涉嫌与警察攀关系,把她多关一天。”

    余唯西:“???”我去你nn个腿!n2qq点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